亲亲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斩妖在线阅读 - 第388章 我们是悍匪

第388章 我们是悍匪

        你也抢钱庄了吗?

        云缺咂摸着这句话的含义,越想越觉得不对味儿。

        什么叫你也!

        云缺终于弄清了对方为何跑得如此卖力,自己是为了躲避盘查和尚而跑,旁边这位老哥是刚抢了钱庄而逃!

        和尚被抓住,充其量被详细盘查,多说挨顿板子关一阵子。

        抢了钱庄被抓住,肯定得掉脑袋。

        云缺脚下妖力暴起,道了句告辞,立刻转向旁边巷子。

        龅牙男一时没反应过来,继续沿着长街往前跑。

        等离开巷子,见后面没有追兵,云缺放慢脚步,走进街旁的茶摊,要了壶热茶。

        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敢在大唐劫掠钱庄,胆子实在够大,云缺可不想与这种亡命之徒牵扯上。

        喝完茶,天色渐暗。

        云缺来到城南,找到驿站,交了一块灵石后乘上云雁。

        云雁背上绑着几排座椅,脚下的羽毛好似绒毯,踩上去轻飘飘宛若身处云端。

        云缺坐在最后一排,抻了个懒腰等着腾空。

        不用自己驾驭就能日行万里,果然有钱就是舒坦。

        陆续有人登上云雁,几乎坐满。

        不多时,云雁在一名驿站官兵的驾驭下展翅腾空,飞出城外。

        云缺盘算着路程。

        飞行法器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换成云雁,用不上十天即可抵达,极大的缩短了行程。

        关键还省灵石。

        自己飞要三十块灵石,乘坐云雁只需要不到十块灵石。

        简直是省钱又省力。

        云雁刚刚飞离城池,云缺发现脚下的这头巨兽出现不安情绪,左右晃动,其背上的人们被颠簸得惊呼连连。

        驾驭云雁的官兵此时也手忙脚乱,不知云雁出了什么状况。

        很快云缺知道了缘由。

        有人在云雁飞离城池的时候,抓住云雁的脚,这时爬到云雁背上。

        半路搭车的家伙,云缺还认得,正是之前一起跑路的那个龅牙男。

        “你怎么回事!云雁飞行途中不可打扰,你不要命了!”驾驭云雁的官兵怒声喝斥。

        “抱歉抱歉,来晚一步没赶上,我着急出门,这就补票,官爷通融通融。”龅牙男拿出一块灵石,灵石下边垫着几两碎银子。

        官兵本想将此人撵下去,看到银子后神色缓和不少,收了灵石又警告一遍后,让对方自己找位置坐好。

        龅牙男来到最后一排,坐在云缺旁边。

        云缺偏着脸,看着远处落日的风景,装作不认得。

        龅牙男坐下后很老实,一声不吭,闭目养神。

        随着云雁飞行,落日渐渐沉入地平线。

        夜幕来临,皓月高悬。

        入夜之后,龅牙男睁开眼,用胳膊肘碰了碰云缺,道:

        “小兄弟,去哪啊。”

        “探亲,家中大舅病重快死了,我去见最后一面。”云缺胡诌道。

        “天下名医那么多,只要你有钱,什么病治不了。”龅牙男道。

        “家里穷,请不起名医。”云缺随口道。

        身旁这位明显是借助云雁逃出大城,之前飞跃城池的时候,云缺看到城门处全是军兵把守,城里肯定在缉拿匪徒。

        能想出这种方法逃出城,这位的胆子确实不小。

        “穷,不怕!银子就摆在钱庄里,只要你胆子大,想要多少有多少!”龅牙男道。

        “我是个老实人,没那个胆子。”云缺道。

        “老实人?那你刚才跑什么。”龅牙男狐疑道。

        “实在没钱,吃了顿霸王餐。”云缺道。

        “霸王餐?”龅牙男盯着云缺,眼睛发亮,道:“敢在城里吃霸王餐,有种!小兄弟叫什么名字。”

        “在下梅钱。”云缺道。

        “我问你叫什么,没问你有没有钱。”龅牙男道。

        “我就叫梅钱,梅兰竹菊的梅,钱币的钱。”云缺道。

        “哦,梅钱,你这名字一听就缺钱。”龅牙男道。

        云缺是万般无奈。

        心说我即便说出真名,你也得说我缺钱,梅钱,云缺,没一个好名字。

        云缺决定以后报齐御的名字,或者木安,再不李玄驹也行,总比又是没钱又是缺钱好得多。

        云雁背上,大多的旅人已经昏昏欲睡,长时间的飞行又十分平稳,只要睡一觉即可抵达目的地,确实方便。

        见旁边人都睡了,龅牙男再次用手肘碰了碰云缺,低声道:

        “梅钱兄弟,咱们遇见就是缘分,待会儿跟我干一票大的!”

        云缺一听立刻警惕起来,道:“你要去劫谁?”

        龅牙男指了指脚下,低声道:“劫这头云雁!”

        云缺很想大骂一句你个疯子,可惜话没出口,对方已经开始行动。

        龅牙男捂着肚子去找驾驭云雁的官差,说他闹肚子想要去方便,不等官差拒绝,龅牙男一记老拳将官差砸晕了过去。

        云雁察觉到头顶的异样,立刻不安起来,发出一阵长啸。

        啸声惊醒一众旅人,大家茫然四顾,不知发生了什么。

        龅牙男站在众人面前,掐着腰喊道:

        “打劫!都别妄动,谁不老实扔下去!”

        人们大惊,缩在座位上不敢乱动。

        随后龅牙男招呼云缺过去。

        云缺此时是无奈至极,本想着轻松点赶路,谁成想遇到这种麻烦。

        龅牙男在城里奔跑的速度极快,可见修为肯定不低,云缺越是不想惹事,偏偏有一堆麻烦事找上门来。

        没办法,云缺只好起身走过去,想着如何应对。

        龅牙男将云雁头部的缰绳交给云缺,道:

        “你驾驭云雁,我去收钱,放心,少不了你那一份!”

        随后龅牙男将云雁背上的所有人全都洗劫一空,连打晕的官差也没放过,从官差身上搜出来几百两银子。

        能乘坐云雁的,没有小门小户,一块灵石就是一千两白银。

        龅牙男收获颇丰,金银首饰不算,单单银票就抢了十几万两。

        劫财的过程十分顺利。

        云雁上的旅人有不少都有修为,其中有人反抗,结果龅牙男一记老拳下去,反抗的人刚要动手立刻浑身瘫软,口吐白沫。

        剩下的全都老实了。

        劫完银票,龅牙男抽出一万两塞给云缺,道:

        “好兄弟,这是你那份,够给你大舅看病了!”

        云缺拿着银票,无话可说。

        我赶个路而已,这就成帮凶了?

        “这些人怎么办,灭口?”云缺试探着问了句。

        龅牙男义正言辞的道:“我们是悍匪,不是杀手,只劫财,不害命。”

        云雁飞过一处山头,龅牙男将其他人全给扔了下去。

        没人摔死,但断胳膊断腿的肯定不少。

        云雁继续飞行。

        云缺看不出龅牙男的修为,问道:“老哥尊姓大名,仙乡何处。”

        “姓徐,名字记不得了。”

        龅牙男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道:“这里受过伤,忘了很多事,你叫我二哥就成。”

        “徐二哥既然脑子受过伤忘了名字,怎么知道自己排行在二呢。”云缺狐疑道。

        “这不写着呢,二。”

        龅牙男抬起袖子,指了指袖口。

        果然在袖口有字迹,是绣上去的,由于磨损太多几乎看不清楚,隐约能看出两个横,确实像个二字。

        你可真够二的,云缺在心里嘀咕道。

        “二哥在何处受的伤。”云缺道。

        “记不得了,但肯定是一处宝库!等我想起来咱们一起去,少不了你的一份!”徐二哥龇起龅牙,嘿嘿笑道。

        “小弟怕是无福消受,二哥自己去吧。”云缺道。

        “怎么,你不信有宝库是不是!别看二哥脑子受伤想不起来,当时我身上可带出来东西了,你瞧,就是这件宝物!”

        徐二哥拿出一块石头,扁平状,巴掌大小,看似与钥匙有几分相似。

        云缺接过来瞧了瞧,看不出有何特别之处,就是块年月久远的石头而已。

        “对着月亮瞧。”徐二哥道。

        云缺将石头拿到眼前,对向皓月,随后出现了神奇的一幕。

        石头里,居然多了一轮弯月!

        那石头仿佛是一潭池水,倒映着明月,轻轻晃动还能看到些许水纹般的涟漪。

        “怎么样,二哥没骗你吧,是好东西吧!”徐二哥拿回了石头,小心的收好。

        对方的状态,让云缺想起了门六。

        门六脑子也有问题,可能也是在某处险地受过重创。

        “二哥行走天下,肯定见多识广,认不认得一个叫门六的人。”云缺问道。

        “门六?不认得,他也是悍匪吗?”徐二哥道。

        “不是悍匪,是个木匠,手艺不错,我想找他打套家具。”云缺话锋一转,道:“二哥劫了云雁,打算如何处置。”

        “当然是卖了,肯定能狠狠赚一笔!到时候再分你一份!”徐二哥很讲义气的道。

        云缺心说不用你分我钱,你被砍头的时候别说认得我就行。

        又是劫钱庄,又是抢云雁,云缺估计这位在大唐地界待不了多久,不是远遁他乡就是身首异处,肯定没好结果。

        徐二哥的运气正如云缺判断的那般,确实不太好,正飞着呢,一侧天边闪过流光,一头金鹰呼啸而来。

        金鹰是死物,散发着法宝程度的气息波动,其上站着十余人,身穿轻甲,均为大唐的官差。

        感受到飞行法宝的气息之后,云缺就知道坏事了。

        能乘坐法宝,来者的境界肯定不低。

        “倒霉,巡天司的人!”

        徐二哥瞄着接近的金鹰,低声对云缺道:“这群人是狗皮膏药,粘上甩不掉,委屈兄弟了,你暂时扮作人质,我劫持你,然后再想办法脱身。”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