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毒医傻妃萌萌哒在线阅读 - 第919章 礼王进京

第919章 礼王进京

        萧沐策果真是在五日后到达了京城,而且还是带领着近一万精兵而来。

        林皓轩率领玄甲军拦在京城门外,笑看着萧沐策。

        “礼王殿下安好!”他笑嘻嘻地道。

        萧沐策傲慢地点头回答:“怎么是你在此迎接本王,你们宸王殿下呢?”

        “殿下正在皇宫之内等候,请礼王殿下进宫一叙。”林皓轩指了下身后的城门。

        “宫内等候!这架子可真是够大的,也对,宸王向来精通算计,哼,说好的前来救驾,可却摇身一变成了这皇宫中的主子了,可是不知,萧沐筠是否给他一份传位诏书,如果没有,逼他写上一份也是一样的。”萧沐策冷哼道。

        林皓轩目光一冷,可面上的痞样却加重了些的笑道:“礼王殿下真会说笑话,当时来此救驾时也是与礼王殿下说明过的,是你自己不来,现在怎么又说是我家殿下有算计了呢,要说这算计人的心思,礼王殿下敢认第二,这天下间就没有第一之说了,以本小侯爷看呀,你也不必在此与我逗这个嘴皮子,不如进宫里去找那些主事的聊,反正皇室宗亲全都聚于一堂,你想说什么,他们谁敢不听呢。”

        “你小子是越来越没规矩了,也不知鄑阳侯是怎么管教于你的。”萧沐策气愤地怒声道。

        林皓轩嗤笑一声:“这就不必礼王殿下操心了,父侯有子二个,虽然都没多大出息,但至少是不会造自家老子的反,害自家老子的命,更没用药迷晕过自家老子,有没有教养的也非别人说就是的,什么事儿都得看情况不是。”

        “你!不可理喻,本王不与你这无知小儿逞口舌之快,让开路,别误了本王的大事!”萧沐策怒瞪他一眼,挥了下衣袖的道。

        林皓轩点头笑道:“好说,不过礼王殿下进京入宫,按规定,只能携同三十兵将,还请礼王殿下遵守,莫要坏了祖上的规矩。”

        “你说什么!”礼王大怒地喝道:“林皓轩你可知在与谁说话,谁给你的胆子。”

        林皓轩从怀里拿出一份圣旨,高举于头顶的嘲讽地看着他:“本将军就是奉了代理国主宸王殿下的旨意,有此旨为证,怎么能错得了呢!”

        “萧沐庭怎么就成了代理国主了,这是个什么头衔,闻所未闻过,他既然不是新君,哪有权力下圣旨,要治罪第一个就得治他的罪,你还拿着鸡毛当令箭,也是同罪!”萧沐策低吼道。

        林皓轩将圣旨展开,举到他的面前道:“礼王殿下看清楚喽,这份圣旨上不但有宸王殿下的大印,还有传国玉玺的大印,本将军就想问问,自从萧沐筠登基以来,他可用过这传国玉玺,本将军这么没见识的都知道的事,礼王殿下也不会不懂吧,就算没有当今圣上的大印,但有传国玉玺之印,这圣旨一样生效,还请礼王殿下遵守,别为难我们这些办差的。”

        “可他也非正式地登基的新君,无权下这道旨意!”萧沐策依旧不认地道。

        林皓轩再轻呼了口气的痞笑着道:“礼王殿下这是明知故犯呀,圣秦祖制有云:圣旨除皇帝玉玺外,也要加盖传国玉玺,另要是在无皇帝玉玺之情况下,只加盖传国玉玺,圣旨一样生效,不知礼王是否认同这一条。”

        “这是祖制,自然是要认同的!”萧沐策皱眉地瞪着他,他是真没想到,这小子会拿祖制来压他。

        “认同就行了,那就按规矩办吧,本将军还是奉劝礼王殿下一句,别在这里与本将军耗着了,皇宫之内才有你想知道的真相,去晚了,可真就听不到了,回头就算你想找人询问,估计都难。”林皓轩对着他轻耸着肩,痞里痞气的道。

        萧沐策眉头再紧拧了些的眼睛转了下,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再坚持要将大军全都带进京城,就带着三十人及萧宴淳一起飞奔进了城门。

        林皓轩目送他进了城门后,这才冷笑一声,指着还在那里挡着路的那些人:“你们有管事的没有,把队伍往一边带,别挡了进京城的官道,你们可是礼王殿下的兵,都有点素质和纪律,别给本将军找事儿干,不然可没情面可讲,听到了就马上动起来……”

        这些人再不服气,可面对的是玄甲军,也不是不打怵,而且他们已经发现了,被这玄甲军给包围了,本以为他们这一万人已经够强了,可这玄甲军人数更多,也只能乖乖的听话。

        萧沐策带着萧宴淳在皇宫门前下马,就要直往里冲,但却被萧宴漓给拦了下来:“侄儿见过礼王叔,王叔来得是真快呀,五日不到就已经到了京城了,快快请进吧,小皇叔与祖父及皇室宗亲人都在朝阳殿内等着呢。”

        “一路上快马加鞭,幸好是赶得及。”萧沐策对他还算是客气的道。

        “礼王叔,宫中有宫中的规矩,只请您与宴淳进宫即可,而且还要卸下身上的武器方可,礼王叔向来心疼侄儿,定当不会为难侄儿的是吧,你们的武器侄儿会亲自保护,待到王叔出宫时,亲自奉还!”萧宴漓笑着有礼地道。

        “你们这些人是不是都被萧沐庭灌了迷魂汤了!要是本王不交呢!”萧沐策真是气愤到了极点。

        萧宴漓笑了起来:“那也无妨,就是进不去罢了!”

        “你们这些小崽子!真是无法无天了!欠教养!”萧沐策指着他大声的道。

        萧宴漓依旧在笑,可眼中却闪动着鄙夷的目光:“礼王叔何必动怒呢,这也是老祖宗们定下的规矩,谁也不敢破坏呀,侄儿可没那么大的胆子,我可还想好好的留着我这条命,过后回家还得娶娘子呢,总不能把命丢在这里吧,您说呢,礼王叔!”

        萧沐策还要再说什么,却被萧宴淳给拉住了,并对他使着眼色地摇了摇头:“父王,规矩得遵守,不可越制!办正事要紧!”

        两人将身上的兵器交给了萧宴漓后,进了宫门,萧宴漓扭头看着两人离开,再看了眼手中的兵器,回手就扔给了身后的随从,并大声的道:“好好的保管,可别给弄坏了,到时候就得找你们赔,指不定开价多少倍呢,不值钱的东西都得说成是凤毛麟角,万金之价!”

        “属下定当好好保管!”随从很配合地回答。

        刚走进宫门的萧沐策与萧宴淳也是听到他这嘲讽的话了,萧沐策气愤的道:“看你们还能嚣张到几时,待到本王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后,必会让他为吾儿偿命,没了靠山的你们看还能得意否!”

        跟随在他身边的萧宴淳却垂头不语,可这心,自从进了京城后,就虚浮得很,特别的不安,很是慌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