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31章 百家“饭”长大的虎娃

第31章 百家“饭”长大的虎娃

        一千兵马神不知鬼不觉离开了临洮,除了董瑁、华雄和一些将领送行外,有的只是如刀子般寒冷。

        默默看着千人渐渐消失不见,董瑁方才轻轻叹息。

        “大家都不要站在这里了,咱们事情也不少。”

        在董瑁招呼他人时,华雄伸手搀扶着董瑁,这让董瑁很意外的脚步顿了顿,又不着痕迹笑了笑。

        “大公子,华雄憋了许久,末将之前也曾听二公子说过,大头领从小并未学习过兵略,可这些时间里,末将总觉得大头领好像……好像经年统兵大将。”

        董瑁脚步停顿,一干将领也跟着顿住脚步……

        “整个临洮人都知道虎娃的刻苦、拼命,也就这段时间发生了变故,事情也太多,华雄将军难以见到罢了。”

        第三大队长姚山很是点头赞同,叹气道:“虎娃出生时太过胖大,以至于他娘难产死了,混账董大就说虎娃是家里灾星,出生时就把他扔到了外面,若非隔壁任家娘子可怜,虎娃就被混账董大生生冻死了。”

        “董大不喜欢虎娃,为了这事儿,夫人还特意处罚过董大。”

        姚山与董大是同一辈人,都是当年的“五百亲随”一员,是看着董虎长大的,对这些屁事也了解最多,以往躲在墙角跟晒太阳时,每次看到董虎带着一帮驼队入城,都会骂上董大几句,灾星?哪个灾星娃娃是这么会赚钱养家的?至于董大死在战场上……哪个上了战场,也不敢说一定能见到第二日太阳!

        姚山一想到董虎小时候的可怜,就是一阵唏嘘……

        “也是巧了,任家娘子刚生了女娃,要不然,虎娃就算不被混账董大冻死,也要被生生饿死了!”

        “虎娃从小就懂事……也是怪了啊,听任家娘子说,虎娃从小就没尿过床,除了要尿尿、拉屎时才会哭几嗓子,平日里从来不哭不闹……是挺奇怪的啊……”

        姚山挠头不解,想了好一会也没想明白,见董瑁一脸好笑,老脸不由一红,说道:“虎娃这孩子是与别的娃娃不大一样,两岁大的时候,就……这么高时,咱就经常看见他坐在任家娘子门前看书……”

        “这是真的!但凡有些年纪的人都知道,都知道虎娃爱读书!”

        华雄不解问道:“难道大头领天生就识字吗?”

        姚山很是怪异看了华雄一眼,又咂巴了下嘴。

        “哪有人天生就识字的?不过虎娃极为聪慧是真的!”

        “任家娘子以前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家里有不少书,刚刚不是说了吗,虎娃打小不哭不闹,任家娘子估计是看虎娃可怜,就经常读书给他听,可不就学会了识字吗?”

        姚山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是轻声叹息。

        “好日子不长久,在虎娃三岁时,任三死在了安定郡,只留下了孤儿寡母,任家娘子就离开了临洮,听说是前往雒阳投靠什么亲戚。”

        “混账董大不管不问虎娃,任家娘子又去了雒阳,虎娃三岁时就跟没爹没娘的娃一样,不过虎娃天生比寻常孩子胖大健壮,若不知晓虎娃年龄,看着他在城外林子抓獾狗子、野鸡、野兔,一准认为他是七八岁的娃,可他却只有三四岁!”

        中队长姚勇点头道:“三哥说的是,虎娃会做各种陷阱、兽夹子、鸟网,很会抓獾狗子、野鸡、野兔,寻常猎户也没他抓的多。”

        姚山一瞪眼,骂道:“你这憨货,咱现在是说虎娃吃苦,谁说虎娃会抓野物了?”

        姚勇一阵皱眉,不喜道:“虎娃除了三四岁以前吃了些苦,可之后虎娃都是挺富裕的,即便那董大不管不问,虎娃不也时不时给三哥弄一葫芦酒水吗?要说穷,咱觉得三哥才穷呢!”

        众人一阵无语,可也是事实,除了三四岁以前,董虎不得不靠着他人求活,可任氏离开了临洮后,他就没真的依靠过谁,自己的家业也是一点点积攒出来的。

        姚勇的对怼让姚山一阵无语,自个就是个老光棍,以前是董卓亲兵牙将时,整日吃香的喝辣的,自打因伤退役后,他就穷的只剩下一杆大枪了,平日仗着是董虎长辈,与董大又是同僚、兄弟,再加上帮着董虎干些杂事什么的,每日在羊杂食肆吃饭也从来没要过钱,而且时不时还给他整一葫芦酒水什么的。

        除了姚山、姚勇兄弟,还有几个伤残的老人也是董虎养着的,只不过那些人在后来都一一病逝了。

        董虎住的不咋滴,还是董大以前的土屋,可他在临洮也算是个挺富裕的小土豪,只不过他需要养的人多,很容易被人忽视罢了,就如现在,看着他一下子养了两千兵卒,可所有人都只会认为两千兵卒实际上还是董卓养的,钱粮都是董家的,却很少有人去关注,这些钱粮他是要还的。

        但不管怎么说,所有人都知道,董虎若不养那么多人,在临洮绝对算是个富户,至少比姚山要富裕的太多。

        被姚勇一通挤兑,姚山也恼了,看着这个二愣子弟弟怒道:“就你会说!那你说吧,你说虎娃咋学会的军阵厮杀?”

        姚勇一瞪眼,不服道:“说就说,别以为就三哥你知道,咱也知道!还不是因为任家娘子留给了虎娃很多竹简?还不是虎娃扒拉西域商贾香料时,收了几张破皮子?”

        “虎娃从三五岁时就打拳,还是咱教的虎娃扎枪、射箭、扔石头的呢!”

        姚山一瞪眼,怒道:“就你那两下子也好意思说?要不是三哥教虎娃几下子,你以为虎娃能打败校尉大人的亲随牙将?”

        姚勇再次吹胡子瞪眼,不屑道:“三哥你可拉倒吧,整个临洮人都知道是刑疯子教的虎娃拳脚功夫!”

        “你……”

        姚山心下那个气,恨声道:“马上大枪功夫总是老子教的吧?”

        提到“马上枪术”后,姚勇就不吭声了,姚山心下也终于松了口气,他算是真的怕了敢顶嘴的四弟。

        众人见兄弟俩争吵,又是好笑又是暗自点头,只要是临洮人,大差不差都知道虎娃从小就很懂事,虽说董大不怎么喜欢他,可一些老军伍都很喜欢他,对他时不时孝敬很是满意,尤其是董氏当年带着的五百亲随。

        西北人好斗,武功也是从厮杀中演变而来的,只要能在军中活过十年的,多多少少都有些绝招,董虎比这个时代的人懂的太多知识,一些他人不明白的原理,他能通过上一世所知进行推演贯通,武艺上也比这些老一辈更强,但所有人都只以为他是因为学了许多人的绝招,这才能打的牛辅、李傕、郭汜等人鼻青脸肿。

        董瑁心下也有些好笑两老兄弟争功,却也认可了两人话语,向神色郑重的华雄一笑。

        “虎娃年岁不大,但他身边并不缺少征战悍勇老人,再加上虎娃跟着一些关中盐商走南闯北,眼界也非常人可比,远比看着要沉稳。”

        姚山看了眼华雄,说道:“大公子说的不错,虎娃从小就很沉稳,甭管是什么样的事情,虎娃就没出过错,也没有他做不成的事!就比如说这撤退逃跑,老奴相信,换了他人,一准呼啦啦全往临洮跑,谁跑的慢谁倒霉,哪里会想着砍树屁事。”

        就是华雄也不由默默点头,自个逃跑的时间还不够呢,自然是不会想着砍树,可从董虎交替轮流后撤中,他能看到追兵并不敢太过逼迫,否则一准会倒大霉。

        先行加速后撤的,一定会预先到达需要替换的站点,在站点留下一支精锐休息,等断后的华雄撤到站点后,经过厮杀的断后兵卒也因战损而人员不足,或是经过激烈厮杀而疲惫,在站点休息了一些时间的精锐替换疲惫断后兵卒,断后军队依然战力十足,而追兵先锋队呢?

        敌军先锋肯定是与断后己军交战了的,也一定会有疲惫、战损,如同田忌赛马,此时看起来是一追一逃,实际上追杀的在气势、实力上已经不如逃跑者,若是追杀的敌人在数量上不能绝对碾压己方,很可能会被逃跑后撤的己军反杀,越是随着逃跑、追杀时间推移,这种战力、士气差距越大,追杀的敌军越有可能被始终保持体力、战力的逃跑己军反杀。

        任何军队,前锋都是一军的精锐尖刀,可若尖刀被击败,就会极大的打击整支军队的士气,原本紧追不舍敌军就会犹豫、迟疑,就不会再如此咄咄逼人全力追杀,撤退军队也就愈发安全。

        仅凭交替撤军一事,华雄能够看到董虎的精明,对董虎也不敢再以一个娃娃目光看待。

        董虎太过年轻,又没有真正上过战场,不仅华雄本能的有些轻视,牛辅、徐荣、李傕、郭汜、张济、樊稠等人同样不屑一顾。

        一干经年阵战厮杀大将,竟还没有一个屁大娃娃带的兵多,又如何能让人心里好受?更何况还有个董璜在里面挑唆。

        在临洮时,明明手里有两千兵卒,却他娘地瞎整胡闹,一干将领整日听着城外军营的胡闹,心下就有股难以言喻的憋屈、恼火,当朝廷调令送到临洮后,董卓又想要个脸面,牛辅可不就出了主意,一个一举夺了两千兵马的主意。

        初时,董卓也没多想,本能的想要拿出些兵卒,也好让皇甫嵩尊重自己。

        董卓是武将,是征战大西北二十年的武将,武将最看重的是实力,是兵马,兵马越多实力越强,越是被人敬畏、尊重!正基于此,董卓就想拿两千佣兵展示一下实力,也好让皇甫嵩尊重些自己。

        董卓想的是没错,关键是皇甫嵩并不能仅仅用一句“武将”就能道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