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67章 虎娃要投敌从贼?【第二章】

第67章 虎娃要投敌从贼?【第二章】

        “杀——”

        震天喊杀声冲天,正在葵园峡疾行撤退军卒大乱,此时正值河水上涨之时,最窄处仅有数米宽,阎行大怒,想要转身再战,可混乱拥挤的兵卒又哪里容的他转身?

        “卑鄙——”

        阎行差点没吐血,被无数兵卒推着向金城塞奔逃。

        “跪地不杀——”

        “跪地不杀——”

        ……

        仅小半个时辰,逃出葵园峡叛军仅有三千……

        “混蛋——”

        北宫伯玉一脚踢翻小几,拔刀就要砍死死死捆绑着的韩遂、边章、阎行等人,短短一日,榆中、勇士一万八千人,逃回的仅有三千。

        眼看着暴怒的北宫伯玉就要一刀把三人全砍死,烧当老王大惊,忙上前将他抱住,一屋二三十人齐齐上前……

        “大将军息怒,从长计议……”

        “混蛋——”

        不听“从长计议”不恼怒,自己说要全力一击把人弄死,一群混蛋总是这样那样理由,就是不愿意拿出全部力量。

        北宫伯玉猛然从烧当老王怀里挣脱,又一把将面前一人推了个踉跄,愤怒暴吼让所有人停住了拉扯。

        “混蛋——”

        “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是不愿意全力一战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也没想到董虎会如此的难缠。

        孟都与一些人对视后,点头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大家伙也没什么可以说得了,既然大将军决议要一战,那咱们就合议合议,看看各家能拿出多少兵马吧。”

        众人默默点头,北宫伯玉怒火也稍熄了些。孟都率先开口。

        “积石山还剩下两千兵马。

        “烧当羌五千。”

        “破羌五千。”

        “洛都羌两千。”

        “咱有一千。”

        “咱能拿出八百……”

        ……

        “五百。”

        ……

        “三百。”

        ……

        孟都暗自计算后,说道:“咱们一共有三万三千八百兵。”

        又莫名看向角落里的阎忠。

        “阎老,那虎娃现在有多少兵卒?”

        阎忠头也不抬,声音也不带有一丝感情。

        “不算那一两万放羊民夫,虎娃手里至少有三万卒……”

        “这不可能!”

        北宫伯玉面色一白,阎忠抬眉看了眼,又侧头看向边章。

        “边章,你领五千卒出城一战,听说你不仅与那仅训了数月的佣兵厮杀,更与那些女人交战,你觉得如何?”

        阎忠连称呼边章的字都不愿,见他低头不语,阎忠又一脸漠然。

        “边章所领五千卒,皆是原金城塞、允吾、榆中、令居塞汉兵。”

        “五千对阵两千佣兵、一千女人,结果却被当场俘虏半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虎娃极善训卒,若他有三万兵卒,至少要有五万以上精锐才能与之争锋,即便如此,胜负也在两可之间。”

        阎忠低头道:“你们或许会说,虎娃手里兵卒都是俘获的兵卒,可那些女人就不是俘获兵卒?那些还只是女人,那些新俘获的兵卒额头烙有印记,若今日他们背叛,一旦朝廷大军再次俘获了他们后,别人可活,他们绝不会有活命机会!”

        “不会反叛,三万兵卒,还是躲在城内的三万兵卒,即便咱们多出数倍,又如何可攻破那三万卒的城池?”

        ……

        “混蛋——”

        北宫伯玉大怒,又一次“当啷”拔出刀刃,举刀就要再次砍了绑着的韩遂、边章、阎行三人,若非是他们,那该死的小儿又怎么有了这么多兵卒?

        北宫伯玉就算真的愚蠢,也能听明白阎忠话语里的真伪,越是明白,心下越是愤怒无比,原本还只是三五千人的小虾米,这才多久?咋就变成了吃人的霸王龙了呢?

        所有人都有些头晕,全都沉默不语……

        “咱觉得,现在应该先稳住虎娃,先拿下武威、张掖、酒泉、敦煌等地,如此才能稳妥。”

        孟都突然开口,一些人相视后,默默点头。

        “哼!”

        北宫伯玉心下一阵恼怒,指着孟都大怒。

        “你想跑去武威郡……想也别想——”

        “若不想出个干掉那小混蛋的法子,今日谁也别想走——”

        孟都大手紧了又紧,脸上却无任何异样,一脸笑意看向捆绑着的韩遂。

        “韩将军可有良计?”

        一听到孟都询问韩遂,北宫伯玉就是一生冷哼。

        “哼!”

        “那该死的人马俱甲骑没试探出来,却他娘地丢了两万卒!”

        “名士?”

        “名士个屁!”

        “哼!”

        北宫伯玉气的肚子疼,试探没试探出来,却添油似的把自己的兵卒丢了个干净。

        韩遂面无表情,眼中闪过一丝愤怒、狠厉……

        “朝廷平乱大军主将是那皇甫嵩,是那董卓、周慎,而他们的兵马仅万人,而现在那小儿却手握三万精锐,又如何可让朝廷满意?”

        众人一愣,若有所思看向低眉的韩遂。

        “若是阎老……或是那位骨兄弟可以前往榆中,若能晓以大义将那小儿说服,与你我一同共举大事……若此事又被狄道得知,又会如何?”

        北宫伯玉一愣,又变脸似的大喜。

        “哈哈……”

        “文约兄果然大才!”

        北宫伯玉忙上前,一边为韩遂解绳索,一边苦笑叹息。

        “是兄弟昏了头,还望文约兄莫怪……”

        众人齐齐上前,角落里的阎忠却紧皱眉头,又莫名其妙看向同样站在角落里的“董骨”,而高大汉子也正抬眉看来。

        韩遂的计策太过狠辣,军事上暂时奈何不得董虎,见识了那投石机威力后,城内军卒士气瞬间落到谷底,城门口烧坏了城门,再加上攻城锤,城门肯定是保不住的。

        董虎焚烧城门,并不是为了吓唬韩遂、边章等人,而是吓唬临近榆中城的勇士城,让勇士城以为榆中城出事了,再让姚山、华雄等人假扮溃军,诈开勇士城门,趁机夺下这座山城。

        勇士城距离榆中城很近,若是榆中城燃起浓烟大火,勇士城是可以看到的,事实证明,董虎的“试一试”也还真就轻易夺了勇士城。

        攻城锤、攻城楼车、抛石机各一辆,董虎就是要告诉边章等人,他有攻城的能力,再加上投石机的威力,坚守信心遭受重创,在屠城威胁下,更多的人选择了弃城撤退。

        一撤,也丢了最后的攻守先机。

        军事上无法继续进攻,韩遂开辟了第二战场,转而政治进攻,确实是董虎遭遇的第一个难缠家伙。

        第二战场极为重要,手里可用兵卒骤然增多,俘获的战马就有数千,葵园峡大胜后,董虎便将所有兵马指挥权交给了董瑁,趁着黑夜,一人双骑,五千骑神不知鬼不觉离开了榆中,沿着黄河日夜南下。

        阎忠没有第一时间前往榆中塞,而是过了三日,整个狄道也都知道了董虎拥兵三万,不仅知道董虎手里有三万兵马,而且还知道董虎要拥兵自重、养贼自肥、投靠贼人……

        狄道谣言四起时,阎忠拿着封信件去了榆中。当然了,阎忠进入榆中城后,他也没见到任何人,可这老头很是怪异,也不知道他是发觉了什么,没见到人也是不急不躁,竟在城内四处闲逛,遇到认识的兵卒还要请人吃酒……

        阎忠拿着封要命信件,自己跟没事人似的,却把董瑁害惨了,不仅亲爹董卓急吼吼带着千余骑跑来榆中,皇甫嵩、周慎、李宽、刘胜,以及内廷派出的大使中常侍郭胜,全带着人跑来了榆中。

        一大帮大佬跑来榆中,就算董瑁想躲也不成,不等他人开口,董卓就大怒吵吵嚷嚷。

        “虎娃呢?”

        “虎娃为何不来迎接?”

        董瑁心下叹息,原想着可以多隐瞒几日,可看着眼下情形……

        “父亲……”

        “混账!”

        董卓一脸恼怒,再次怒喝。

        “虎娃在哪?老子若不狠狠打他几板子,难消咱心中恼怒?”

        董瑁眼角余光看了眼一干大佬,一手拉着董卓低声开口。

        “父亲,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不如先入府再说?”

        不等董卓再恼怒,皇甫嵩冷脸说道:“董从事,本将军只想知道,董虎是不是真的私结贼人?”

        董虎不在大汉朝体制内,皇甫嵩直呼“董虎”也没什么,但董瑁心下却不怎么喜欢,拄着拐杖抱拳一礼。

        “将军所说贼人,想来是说阎忠吧?若将军想见一见忠叔,下官可以让人去寻。”

        董瑁此话一出,别说他人了,就是董卓也是眉头高高皱起。

        “唉……”

        董瑁看向董卓,叹气道:“父亲也知北宫伯玉、烧当老王等人欲要造反时,虎娃是派了三个兄弟前往允吾的,陈懿陈太守不信虎娃,反害了虎娃三个兄弟,而杀虎娃三个兄弟的人,正是忠叔亲子阎行。”

        众人眉头不由一皱。

        “虎娃恩怨分明,一码归一码,忠叔在允吾任从事时,对虎娃颇为照顾,但那阎行却杀了虎娃的兄弟,虎娃可以放过忠叔,可若遇到那阎行,必是生死!”

        就待董瑁继续开口,一人突然开口。

        “就算有些许恩情,难道还比得国朝大义?那阎忠既然投身为贼,又岂能纵贼为恶?”

        董瑁转头去看,正是皇甫嵩的侄子皇甫郦,但董瑁继续与董卓开口。

        “父亲曾在凉州北四郡以及西域任职,知道忠叔的本事,而当日虎娃夜袭那阎行辎重大营时,辎重大营守将正是忠叔,但怪异的是,辎重大营任何防御设施都无。”

        “父亲觉得如何?”

        董卓一愣,当年董虎往来青海贩盐,就是他写信给阎忠的,希望阎忠可以照顾董虎一二,自然是认识阎忠的,听了儿子话语后,心下也叹息了声。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