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74章 松开了拳头的金城塞

第74章 松开了拳头的金城塞

        “混蛋——”

        “噗!”

        北宫伯玉、烧当老王一口鲜血喷出,愤怒狂吼,韩遂、边章、李文侯……指着西方愤怒嘶吼。

        “狗贼——”

        “噗!”

        韩遂一口鲜血喷出,整个厅堂,半数将领悲愤狂怒,抱着家小头颅痛哭流涕……

        “来人——”

        “起全部兵马——”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北宫伯玉仰天怒吼,可另一半人却沉默不语……

        孟都犹豫道:“虎……那小贼太过狡猾,大将军是不是……”

        “当啷——”

        北宫伯玉瞬间拔刀砍向孟都,一副要当场砍杀了他。孟都吓了一跳,想也未想向后闪躲,也瞬间拔出了刀子。

        “当!”

        两刀碰撞,原本沉默不语的大小头领轰然站起。

        “你疯了——”

        孟都怒吼。

        “你就算立即杀过去,他们的头颅还能长回去吗——”

        厅堂陡然一静,死了亲人的数十将领却双目赤红,看的孟都头皮发麻,不由放缓了语气。

        “那小贼一人双骑,而且已经钻入了河湟谷地小半个月,若要追上,只能是一人三骑日夜不停,而且还必须是超过五千骑之数。”

        “尽起全军……背后的数万汉兵尾随夹击怎么办?仇没报,自个就先被朝廷砍了脑袋!”

        一老者上前,苦笑道:“孟都头领说的没错,就算咱们愿意为诸位头领报仇,咱们也没办法追得上。”

        安定郡刘六点头道:“正如樊老所说,此事还需仔细商议,不能让大家伙跟着送死不是?”

        北地郡、汉阳郡、安定郡、陇西郡各首领全默默点头,让他们跟着河湟羌一同送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见到半数大小头领点头,暴怒的韩遂、李文侯、边章等人冷静了下来,但北宫伯玉、烧当老王面色阴沉的让人害怕。

        北宫伯玉强压着怒火,怒道:“就依你们,一万骑不够,至少需要两万骑!”

        刘六皱眉道:“两万骑?一人三骑就是六万匹战马,咱们哪来的这么多马匹?”

        北宫伯玉怒道:“老子不管!老子必须带走我河湟诸部所有兵马!今日就带走!”

        “哼!”

        北宫伯玉甩袖离去,烧当老王和一干河湟羌各部将领全都甩袖恼怒离去,见到这一幕,剩余众将相互对视后……

        孟都向所有人抱拳道:“若大将军、烧当老王一意要离开,且不言咱们可战精锐仅剩万余,仅军卒恐慌一条,咱们又如何抵挡朝廷数万大军?”

        “孟某以为,此时当立即与朝廷讲和,孟某推举韩将军为大头领!”

        一干人相互对视,他们私下里早就商议过了,当董虎抢了榆中城后,仅彼此对峙拼钱粮消耗,庞大的大汉朝也能把他们全都耗死,最后还是要低头投降,能够取得谅解的,也只有砍了北宫伯玉、烧当老王等人头颅。

        这场叛乱是河湟羌各部引发的,有好处时,北地郡、汉阳郡、安定郡、陇西郡各羌民村寨自不愿落后,可现在好处没得到,眼瞅着都得死,哪里还愿意继续绑在河湟羌身上。

        私下里都商议好了,为此允吾城还特意调来了三千卒,可谁又能想到发生了这么一拖子变故?

        西凉名士韩遂、边章、李文侯等人的家眷都在允吾城,结果全都死了,若这个时候不报仇,反而砍了北宫伯玉、烧当老王,日后还咋继续在西凉混事?

        孟都丢给弟弟孟威一个眼色,孟威上前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那虎娃尤为狡猾,原本还在榆中城内,谁又能想到他竟然跑到允吾城外?”

        “一人双骑,五千骑早于咱们半个月,即便两万骑立即返回族地,那虎娃也早跑了没影,想要短时间报仇是根本不可能的,若此时大头领身死了,谁又为惨死家小报仇?”

        众人一阵点头赞同。

        孟威说道:“虽然咱们可战精锐仅万人,但咱们还有四五万族人,还有与朝廷谈条件的本钱,若朝廷不答应大头领金城郡太守,咱们就威胁朝廷转入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朝廷必会答应了咱们!”

        “是啊,大头领,当断不断,就算北宫伯玉、烧当老王领兵返回族地,也还是与咱们一体的,还算咱们的筹码,想来朝廷是愿意咱们与他们割裂或为仇的。”

        “正如钱头领所说,当此时还是更为平和的皇甫嵩将军,可一旦士气真的崩散了,或是朝廷更换了张奂那般强硬将领,咱们就连想谈都不能。”

        “咱赞同李头领话语,咱们谁不知道当年护羌校尉皇甫规的仁德?那皇甫嵩是皇甫规的亲侄子,想来也是一般无二的仁德,只要咱们愿意低头,朝廷为了西北安定,当是可以允诺大头领任太守的。”

        ……

        众人纷纷开口,韩遂、边章、李文侯等人动摇了,别的还好说,他们很清楚皇甫嵩与皇甫规的关系,相信自己只要放低些姿态,应该是可以让皇甫嵩在朝堂上帮他们说话的。

        这些都是早就算计好的,若能弄死了北宫伯玉、烧当老王,连“几乎”都不用,他们三人必是一人任金城郡太守。

        这些计算好了的事情都算不得什么,关键是那杀了自己一家老小的董虎,他真的能被北宫伯玉、烧当老王杀死吗?

        若是杀不死,自己又死了,怎么办?

        大仇未报而身死,谁又为家小报仇?

        ……

        三人一阵沉默,相视后齐齐叹息。

        “此仇不报,死不瞑目!”

        韩遂神色郑重,向所有人抱拳。

        “韩某今日谢过诸位,来日必百倍偿还!”

        见韩遂终于答应,所有人提起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左右摇摆的人最是知晓利弊、生死,正如孟都、孟威兄弟,到了此时,他们很清楚,谁做大头领谁倒霉,不确定风险太大,还是趴在大树底下安全些,就算朝廷要杀要剐,自己也只能算是个从犯。

        一干人算计的极为清楚,韩遂又岂能不知道各家的心思,但此时的他们又岂有退路?

        此次反叛作乱是河湟谷诸部引起的,其余地方的羌民村寨只能算是从犯,而且因所属的地域较大,朝廷肯定要考虑影响程度,想让河湟羌之外的羌部扛雷,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众人议定,为了表示诚意、悔意,北地郡、汉阳郡、安定郡、陇西郡各选反叛羌部村寨老人,一共选了百十人代表,等北宫伯玉、烧当老王等人离去后,百十老人代表就去榆中城。

        这边韩遂等人商议已定,北宫伯玉也与烧当老王等几十个河湟羌部闭门商议。

        当北宫伯玉、烧当老王寻到韩遂、边章、李文侯三人时,三人竟劝解起他们来,可是把两人气的破口大骂。

        北宫伯玉差点要拔刀砍人,最后还是被烧当老王生拉硬拽离去。

        河湟羌各部一共两三万人,步骑近半,他们不是董虎,说走立马就跑了没影,两三万人仅需要的辎重就不可能三两天准备妥当,北宫伯玉、烧当老王两人商议了后,由北宫伯玉先领万人率先返回,烧当老王赶着牛羊在后。

        两三万大军突然离开金城,消息也被皇甫嵩、董卓等人第一时间探知,董卓大喜,他知道,一定是董虎杀入了河湟谷地,火急火燎的就要立马发兵,但皇甫嵩却极为谨慎,要再等一等,可是把董卓气了个肚子疼,一肚子气回了住所。

        老爹回府,董瑁在院门外迎接,董卓刚跳下战马就是一声冷哼。

        “哼!”

        一看黑脸公模样,董瑁心下就是一阵泛苦,但他也没多说什么,只能带着董部义从一系将领跟在哼哼不断的董卓身后。

        董卓龙行虎步坐到主座后,不等他人拱手一一就坐呢,便是仰天咆哮。

        “虎娃都杀入了那帮贼子老巢了,该死的北宫伯玉、烧当老王都领兵逃了,正值贼人军心动荡之时,为何不能出兵——”

        “此时不出兵,是要等那该些该死的贼人稳定了军心,再出兵吗——”

        董卓愤怒咆哮,董璜、牛辅、徐荣、李傕、郭汜等将全一脸阴沉,董瑁身边将领却个个沉默不语。

        “瑁儿!”

        董卓指着董瑁,气愤道:“你说此时是不是出兵时候?”

        不等董瑁开口,董璜抱拳道:“叔父,此时正值贼兵恐慌,只要出兵攻打,肯定会一举平灭贼人,不让咱们出兵,明显是不想让咱们获取军功!”

        董璜开口,左侧一干将领齐齐点头,或交头接耳称赞,唯一不协调的就是右侧将领,即便是华雄也只低头不语。

        见对面不言不语,牛辅、徐荣等人知道,只要不插手董部义从军中事务,甭管上面说的什么,全都一个样子,不赞同也不反对,让干嘛干嘛就完了,偏偏就这个样子才让人生气。

        见对面一帮家伙又不吭不声,董璜就有些不满。

        “大兄,叔父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难道你不赞同叔父话语吗?”

        右侧将领齐齐抬眉看向董璜,坐在最末位的胡三冷哼不满。

        “主公是问了总管,可不是有人瞎咋咋呼呼插嘴了吗?再说了……主公让咱与贼人干架,咱就去与贼人干架。”

        “整日咋咋呼呼……”

        “好像自己成了发号施令的主公似的……”

        胡三不满,董璜大怒,指着胡三就要大骂。

        “你……”

        董卓猛然一拍桌案。

        “砰!”

        “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