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109章 郭胜的态度

第109章 郭胜的态度

        当日董虎劝谏董卓走何皇后路子时,就是董旻带着礼物面见的何苗,刚下了马车,何苗就见到董旻叔侄站在门外,二话没说,照着急匆匆迎出门的门房就是重重一巴掌。

        “混账东西,叔颖是我何府贵客,哪个让你如此怠慢的?”

        何苗与董旻在家里的地位都是一样的,都是万年老二,上面都有一个脾气暴躁的兄长压着,两人的性子也都差不多,在董旻率先抱拳后,何苗也慌忙抱拳还礼,又伸手邀请董旻先入府,丝毫没有雒阳府尹那种高傲。

        “叔颖勿怪,那奴才是刚入府没多久的,还不知道你我的关系。”

        “来来,有何事先入府再说……”

        何苗很是客气,一手拉着董旻,回头还不忘招呼后面的董璜,招呼一干人一同入府。

        何苗府邸是皇帝赏赐的,是在抓党人时没收他人的府邸。在外面或许还不觉得如何,进入大门后就成了另一片天地,雕梁画栋、小桥流水应有尽有,奢华中又带有威严大气。

        沿着阁廊一路进入厅堂,待众人按照主次坐下后,董旻这才从衣袖中拿出封信件。

        “前些日,家中子侄日夜不停送入河东郡一封信件,说是太平道妖人欲要作乱造反,说是很可能会在二三月时反叛,兄长得了消息后,立即让下官日夜前来,想将此事告知府尹大人。”

        “只是……”

        董旻苦笑道:“家中子侄断定贼人可能会在二三月造反,下官这才急匆匆前来,原以为若能早一步告知朝廷,兴许可以先一步抓捕了贼人,来了雒阳后才知晓,朝廷已经将贼人捕获。”

        何苗呆愣了片刻,皱眉道:“叔颖是说……你那侄儿也是察觉了贼人欲要造反?”

        董旻点头道:“此事太过蹊跷……下官早些年就曾听闻过那张角施药救人,乍一听闻他要造反,下官心下是不解、不信的,可……可那侄儿曾多次断定贼人反叛之事,下官与家兄又不能不信,唯恐朝廷毫无戒备,这才日夜赶来雒阳,希望皇后、府尹大人可以小心些,莫要被此事影响到了史侯,影响了皇后娘娘与府尹大人。”

        都是聪明人,董旻提及何皇后、史侯时,何苗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下又是感激又是好奇。

        “叔颖,你那侄儿是谁?又是如何知晓的妖人欲要反叛?”

        董旻犹豫了了片刻,又苦笑叹息。

        “下官那侄儿……就是那让人头疼的虎娃,至于他是如何知晓贼人欲要反叛,又如何断定贼人会在二三月时作乱,下官也是不明所以,他并未细说此事。”

        董旻开口“虎娃”时,何苗就知道是谁了,一时间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

        董旻叹气道:“北宫伯玉、韩遂等人欲要造反时,就是虎娃率先察觉,并且还让人去告知太守陈懿,但太守陈懿太过昏庸,以至于城丢身死,若非如此,贼人也不至于数月间便聚起十万贼众。”

        “虎娃先是察觉了贼人欲要反叛,之后又察觉到了参狼谷狼孟欲要侵入临洮,欲要与那北宫伯玉、韩遂等人同流,欲自临洮杀入陇西郡,断绝朝廷平乱大军退路,故而才有家兄调走临洮兵马,一举歼灭参狼羌贼人,为朝廷平乱大军扫平后顾之忧。”

        “之后虎娃又察觉了贼人欲自允吾城偷袭金城塞,这才又有让人日夜不停前往长安,欲要让朝廷警示护羌校尉泠征,希望他可以小心城内贼人内外夹击,只是……只是那泠征与陈懿一般无二,明明知道允吾城就是贼人自城内打开的城门,竟还不小心应对,以至于金城塞丢失。”

        董旻说道:“虎娃数次断定贼人反叛、袭城之事,所以下官和家兄不敢轻忽大意,这才日夜前来。”

        董旻又指了指何苗小几上信件,说道:“这封信件实则是那虎娃所写,是专门写与皇后的,至于写了些什么,下官与家兄也不敢拆开一观。”

        “什么?”

        何苗大惊,不由将信件拿起,左右翻看了遍也没看到牛皮纸上有任何字迹,封口也完好无损。

        翻来覆去看了好一会,何苗也没发现任何异样,最后也只得强忍着一窥究竟欲望,又与何苗询问了好一会,最后也未能得到更多信息。

        有些事情董虎并未在信件上书写,而是准备让董瑁亲口告诉董卓,以此增加董瑁更多分量。

        董虎没有说,董旻所知也有限,自是没办法告知,两人又说了些杂事,董旻见何苗眼神总是飘忽不定,仅一刻钟就起身抱拳告别。

        何苗将董旻送走后,急匆匆跑回厅堂,正待拆开信件,但想了一会,还是拿着信件急匆匆跑去皇宫。

        何苗前往皇宫,董旻转而又来到中常侍郭胜府邸,这一次他没有被人扔在门口不理不会,也是巧了,当叔侄两人来到郭胜门前时,正见到郭胜送张让出府。

        张让本来都已经走了出去,见到董旻后,又跟着重新回到内宅厅堂。

        郭胜曾作为监军性质的大使前往凉州,与董旻也算是相熟,双方又没有利益冲突,再加上此时的宦官急需外援,对待董旻也极为客气。

        董旻将与何苗说的那番话语又说了一遍后,这才拿出一封信件。

        “虎娃究竟是如何察觉的那张角欲要作乱,以及又如何断定的二三月造反,下官也不明所以,此次让人日夜兼程送信,一共送了三封信件,一封是给皇后娘娘,一封是给公公,还有一封是给家兄的,下官今次前来,虽有告知贼人欲要作乱一事,也是为皇后娘娘和公公送信,至于信件中究竟说了些什么,下官也是不知。”

        郭胜心下一惊,面上却极为郑重,翻看了两下毫无任何异样的牛皮纸信件后,这才将信件拆开……

        先是眉头微皱,继而又微笑点头,最后颇为讶然……

        “唉……”

        “大将之才……”

        郭胜苦笑摇了摇头,张让看的心下焦躁,很是不满开口。

        “郭公公,那小儿究竟说了些什么?”

        郭胜皱了下眉头,又苦笑将信件送到张让手里。

        “虎娃有为国征战的心意是好的,但此事需朝臣们商议一二,但不管最后是如何的结果,陛下都不会任由他人欺辱仲颖,也绝不会再让任何忠勇将士……”

        “什么?那小子愿意出兵一万?”张让惊呼。

        郭胜不满道:“张公,虎娃想为国征战是好事!”

        张让张了张嘴,叹气道:“那虎娃能出兵相助自是好事,可……”

        郭胜心下有些不满,伸手从张让手里抢过信件。

        “此事颇为重大,还是多寻些人商议了后,稳妥了再秉明陛下好了。”

        说着,又再次看向颇有些惊愕的董旻,见他模样也不像是看过了信件的,心下也暗自点头。

        “事情尚未确定,调动董部义从尚不能确定,但有一点咱可以保证,但凡是忠勇为国将士,陛下就不会让人饿着肚子!”

        “就如虎娃所说,皇帝不差饿兵!”

        董旻虽不知道信件上具体说了些什么,但他能够从郭胜的话语里听出些隐意,心下也有些杂乱跳动,起身向两人抱拳一礼。

        “信件送至,下官这就暂时回驿站,若张公有何吩咐,让人去寻下官即可。”

        郭胜看了信件后,心下有些躁乱,需要与人商议信件上的事情,毕竟他也不知道皇后的信件内容是否与自己的信件一般无二的内容,若不尽快告知皇帝,若让大将军何进得了那一万精锐,反而成了坏事。

        让人将董旻、董璜叔侄送走后,张让抬手就要再次去拿信件……

        “啪!”

        “张公公,你不是已经看过信件了吗?”

        张让心下不悦,说道:“那小子已经霸占了大半个金城郡,若是再让那董卓成了尾大不掉之人,又当如何?”

        郭胜皱眉道:“那以张公公的意思,咱们就应该让那谏议大夫朱儁,让那皇甫嵩,让那卢植去平乱,让那些恨不得砍了咱们脑袋的人去平乱,去获取功勋,让他们尾大不掉做大吗?”

        张让目光陡然一凝。

        谏议大夫朱儁、东观博士卢植是江南柱石大将,一个大破交州蛮,一个镇压九江蛮,群臣一致推荐,内廷一干宦官就算想反对也无可奈何,谁让两人至今未有败绩呢?

        其他的还有谁有资格出任平乱统兵大将?

        只有皇甫嵩和董卓,田晏、夏育原本是与董卓一样的地位,田晏、夏育是段颎的左右司马,而董卓是西凉名将张奂的司马,同时还跟随过段颎混过事。

        田晏、夏育与董卓的地位本应该是一模一样的,但在熹平六年(177年)时,田晏、夏育在出兵弹汗山时大败,数万骑大汉朝边军精锐丢了个精光,两人更是被装入牢笼廷议死罪,若非花钱赎罪,两人都得死,若非北宫伯玉、韩遂等人造反,两人现在还是庶民,夏育又哪里可能重新起复为将。

        而董卓就不一样了,董卓征战二十年,虽无酣畅淋漓大胜,但他也没大败过。

        论军中资历,皇甫嵩、朱儁、卢植都是不如董卓的,只因董卓是董家子,头上一直有人压着,一直在边地瞎转悠,真正有资历压着他的,只有段颎、张奂二人。

        军中是上下尊卑等级森严的地方,军中资历不足就想压着老将是极为困难的,这也是董卓一直不鸟其他将领的主要原因。

        董虎对董卓的性子极为了解,即便现在手里有好几万屯田兵卒,在董卓面前也表现的足够听话,很大原因也是因为军队就是这个样子,若他不敬着老将,下面的也是有样学样,而军队又不同于农夫,是真正的暴力机器,一个疏忽就会用无数人命往里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