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156章 二十万人的箭矢阵【第二章】

第156章 二十万人的箭矢阵【第二章】

        按照大汉朝物价,一张弓的价钱在四百至五百钱,一张弩在两千至两万钱,一支弓箭价十钱,一支弩箭价九钱,一把刀六百至八百钱,一根矛五百钱……

        九成九的黄巾军都是农夫,所用武器有八成是家里的农具,一万朝廷精锐初战黄巾军时,正值黄巾军造反激进的时候,刚一开始时都是高喊刀枪不入啥的,可到了中后冷静期就不成了,越是冷静下来人心越散,越是容易被少量精锐击败。

        武器太差,几乎是从未训练过,想要让二十万人打硬仗是不可能的,但拉弓乱射还是可以的,即便如此,即便二十万人中只有十万人可以充做兵卒,如此之多的弓箭也需要五千万钱。

        仅有弓而无箭矢也是不成,一场战争,一张弓少说要配备三五十支箭矢,如此就需要一万万钱,除此外,还要配备一柄刀、一根长矛的,又需要多少钱?董虎计算……弓箭减少一半,没有弓箭的就扔石头,投石带不易掌握就用投石杆。

        投石带扔石头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在头顶旋转数周投射的,第二种是自背后向前甩出的“八字”投射的,初学者都不易掌握投石带,不仅没有准头,更为严重的是伤到自己人,而投石杆就简单了许多。

        投石杆与投石机差不多,轮起木棍将一头裹着的石头甩出去就行,准确度没法子确定,但能把石头扔出去,也不易伤到自己人,与耕种农夫使用弓箭一样,都是没有丁点准头,能依靠的只能是密集覆盖杀敌。

        投石带很容易用绳子编制,投石杆就是一根棍子加一个投石带,鹅卵石也容易寻到,山上小溪多的是,最关键的是不花钱,这点很重要!

        雒阳武库不缺武器,上好的弩弓有很多,只是董虎人穷买不起,一张最差弩也能买四张弓,或许是董虎向张让泄密王允要整他缘故,在他向高望、郭胜提出买些弓箭使用时,原本恼怒他强买驴子的宦官不仅没阻止,反而还优惠了些价钱,花了一万万钱,竟给他配备了五万人所用的弓箭、腰刀、长矛。

        花钱配备了五万人装备,加上俘虏时的缴获,以及定颍城下战死的颍川兵卒遗留下来的破烂货,勉勉强强配备了十万杂兵所用的刀枪箭矢。

        董虎是个憨大胆,换了别人,哪里敢这么瞎整的,俘虏还没两三个月的俘虏,如何能给俘虏兵器的?万一造反了呢?

        可也是怪了,从他使用羌人俘虏时,历经大战也没发生过造反的事情,郭胜一开始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曾劝解过董虎谨慎,可随着了解加深后,反而不再多言。

        黄巾军造反,是以“改朝换代”名义造反的,这与东西羌人造反的借口是不一样的,即便全部杀光,从大汉朝的角度来看也不算过了,可历史上这种形式的造反海了去,也很少有朱儁、皇甫嵩这般狠辣的,至少董虎心下是不认同的,尤其是知道后来的“五胡”之事。

        董虎心下不认同皇甫嵩、朱儁的屠戮行为,但他也不能太过多说什么,但当二十万俘虏回头去看时,发现整个大汉朝都是想要他们命的人,只有董虎愿意护着他们,给他们活命粮食,买了大车、驴骡牛马拖拉,给他们配备兵器保命……

        人就这么回事,在绝境时你护着他们,给他们活命机会,他们就会听你的,况且中原农夫本就容易听话,远不是羌人那么难缠,当然了,原有大小渠帅一律盖大印,全都由他亲自看押,这帮家伙若不正儿八经看着、改造,谁也不知道会弄出什么祸事来。

        二十万人分成十个营,每个营两万人,一万作战正兵,一万辎重辅助老弱兵,与交替撤退行军时一样,十个作战营交替向前急行军,急行军百里路程,短暂休整两日。

        交替急行军,交替休整,在休整的同时进行简单的训练,董虎不要求十万杂牌能形成严整军阵,只要别乱跑冲乱自己军阵,遇到紧急情形不呼啦啦一哄而散就成。

        后军辎重营行军缓慢些,前、中军各有五个万人战斗营,前、中两军轻装行进速度较快,为了给予各级将领更多整顿、训练军卒时间,每急行百里就会停下休整,等待后方辎重营,避免前中后三军脱节。

        庞大的军团如同双锋矢巨箭,而且两个锋矢如同电动锯齿交替咬合,即便遇到同样的十万敌军,董虎也相信,递进冲撞军团足以击溃敌人。

        董虎极为谨慎,不会因在大汉朝境内就可以肆无忌惮,他将所有步卒,包括五千临洮儿郎全部充入十万大军中,或充当各级将领,或充当各作战营嫡系义从牙将,而五千本部骑则被董虎留在了身边,由他亲自押后看护后军辎重营。

        二十万人集团军分成前、中、后三军,前、中两军各五个万人战斗营,以及后军十个万人辎重辅助营,三军由董卓、监军使郭胜、长使刘胜总掌。

        牛辅任前军统帅,李傕、郭汜任前军左右司马,华雄、孙牛、胡三、董信、董耀任五营副将,直领前军五营将士。

        徐荣任中军统帅,张济、樊稠任中军左右司马,董小乙、刑勇、董重、董骨、刘弃任五营副将,直领中军五营将士。

        董虎任后军统帅,原白马羌老将担任左右司马、十个辎重辅助营副将。

        三军统帅中,郭胜、刘胜都是为了混功勋或监军的,并不怎么过问打仗事情,董卓是征战二十年的老将,在董虎记忆中,董卓即便到了死的那一刻,他也没真正大败过,是个用兵极为谨慎的人,担任二十万大军统帅是极为合适的,而能指挥数十万大军作战的将领,也只能是董卓。

        牛辅出了臭主意还行,让他打仗是不行的,但他的左右手李傕、郭汜却极为厉害,一个是能随时拉起一帮**闹事的家伙,一个是悍勇马匪,一个有脑子,一个敢打敢拼,两人分开或许不如何,可若联手,天下能治住他们的将领还真没几个,牛辅做统领,李傕、郭汜做左右司马辅佐,由他们总领前军五个作战营是合适的。

        徐荣跟随董卓时间最久,在董卓任雁门令时就跟随董卓,用兵极为沉稳,张济、张绣叔侄自不用多说,再加上樊稠,三员悍将配上一名沉稳大将,由他们统领中军五个万人战斗营也是合适的。

        董卓也好,牛辅、徐荣等人也罢,他们都是统领,但他们不是直接统领兵卒的将领,能统领兵卒的将领,只能是包括华雄在内的十副将,只能是董虎名下十副将!

        大汉朝将领不在乎下面统领兵卒的将领,在乎的是能够统领多少兵马,在乎的是兵卒能否为自己获得胜利所附带的功勋,而这与大汉朝的兵制有关,战时临时征募,战后兵卒解散,再如何有本事的大将,手里的常兵也仅有两千卒,正因这个原因,将领们根本不在乎兵卒在不在手里,只要听话就成。

        天下大乱前,将领们都不怎么在意手下有无兵卒,在乎的是朝廷给予自己征调兵卒的权利,至于天下大乱后,诸侯遍地后,那又是一种情形。

        别人不知道张角造反意味着什么,不知道十年后情景,董虎又如何不知?别人不在乎兵卒,他怎能不在乎兵卒的直领权?

        董虎不在意上面的统领是谁,只要不胡来让兵卒去送死,他都是可以接受的,但他不允许别人插手军卒的事情!

        一前一后两个巨大箭矢,每个箭矢都意味着五万兵卒,两个巨大箭矢交替向前,后面则是庞大的辎重车队,如此庞大队伍控制着两百里的宽阔面,任何人看到如此庞大队伍,就算想有坏心思也都得老实塞进肚子里。

        二十万人的迁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准备时间也更长,当前军五个万人作战营率先渡过黄河时,时间已经进入八月中,而南阳宛城也送来了决定胜负的一战,几乎就是另一个定颍城战场的还原,当朱儁领万卒抵达宛城后,与荆州刺史徐璆、南阳太守秦颉一同对宛城发起数日强攻,斩宛城贼帅赵弘,然宛城贼人依然拼死抵抗,之后贼帅韩忠请降,朱儁不允,之后又强攻数日,之后行“围三阙一”计策,十余万人从宛城内逃出……

        朱儁杀了好几万人,皇甫嵩同样不差,在北上东郡苍亭时,斩首八千众,之后率众进入冀州……

        王允不知从哪找来的张让、封谞勾结太平道信件,然后又把信件送给何进,何进又把信件送给了皇帝刘宏,皇帝看到信件后气了个半死,直接把信件扔到张让、封谞脸上,一大群宦官痛哭流涕,一边拿出无数钱财求饶,一边哭诉他人的诬蔑……

        皇帝不是蠢货,知道十常侍是不可能与黄巾贼勾结,这不合乎常理,在一干宦官掏出无数铜钱后,刘宏也就不准备再追究,可宦官们损失了无数啊?就又想起卢植夺回邺县时没掏钱,就又给卢植上眼药水。

        卢植丢了北中郎将,群臣廷议后,由皇甫嵩全面接手包括广宗、下曲阳两个冀州战场,也就是说,董卓即便前往下曲阳参战,同样会被皇甫嵩节制,得了消息时,气的董卓两天没吃饭。

        董卓、董虎都与皇甫嵩性子不搭,董卓不喜皇甫嵩的主要原因还是权利的争夺,董虎则是因为皇甫嵩对待羌人和黄巾军的态度,而是因为大汉朝乱世之下十不存一的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