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163章 走为上计(下)【第三章奉上】

第163章 走为上计(下)【第三章奉上】

        董卓目光凝重,董虎跪地低头……

        “朝廷难道不知二十万人意味着什么吗?难道他们真的愿意看到二十万人手持兵刃?”

        “陛下、内廷宦官是贪心广宗、下曲阳内财货,可若咱们夺下城池后,肯定会第一时间打压、逼迫叔父,叔父或许会不在意外面的二十万人,即便散去了,只要朝廷给个万户侯也算不错。”

        “若是百年前,或二十、十年前,虎娃也会毫不犹豫散去手中所有兵马,可现在不同了,天下就要乱了……是真的要乱了。”

        董虎低头轻叹。

        “自东西两周,自秦汉以来,叔父何曾见到过如此大规模农人作乱?黄巾贼不是羌人作乱,不是匈奴、鲜卑、乌丸侵边扰汉,不是益州蛮、板楯蛮造反,不是九江蛮、荆州蛮、交州蛮造反。”

        “匈奴、鲜卑、乌丸可以看之为大汉朝之外敌,侵边扰汉很正常,因为这是大汉朝与外敌的关系,彼此发生战争也再正常不过了。”

        “羌人、益州蛮、板楯蛮、九江蛮、荆州蛮、交州蛮都是偏远山林蛮人,因贫穷,因困顿,因不满大汉朝的人头税、更赋税而造反,根子还是因人穷,这些都是大汉朝几百年来一直存在的难题。”

        “可富裕平原之地的黄巾贼呢?即便是因被一些人蛊惑,可若真的心无怨念,中原老实的农夫又如何会造反反叛?”

        “秦一统六合,始皇威震天下,然陈胜吴广一起,始皇一死,天下诸侯顿起逐鹿中原,与今日虽看似不同,但以侄儿看来并无不同,今日黄巾贼几若当年秦汉之时陈胜吴广,今日看似平定贼人,然却未能剿灭清净,朱儁在宛城杀敌数万,却被贼人逃散过半,或向西逃入川蜀山岭,或往南逃入荆襄水泽,或躲入扬淮。”

        “朱儁太过严苛不纳贼降,逃入山林之贼也定然不会再降,看似太平,他日必起反复,朝廷肯定清楚,如此就需要如叔父这般镇边大将镇守,叔父当知养贼自重之事,这些中原镇边大将常年执掌军政大权,且是与内廷宦官不和之人担任镇边大将,一旦手握一地军政大权,又岂会再被内廷打压挟持?一旦陛下病逝,一旦天下风声再起,天下又是如何情形?”

        董虎也不知道说了这些话语会对董卓产生怎样的影响,但他知道,无论说与不说,董卓都会本能的保存实力,就如他始终掌握一系嫡系军队一样,但在董虎记忆里,反倒是张温、皇甫嵩、卢植、朱儁四人,他们虽统领了千军万马,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与大汉朝的常将一般无二,只有战时征调兵卒权力,战争结束后,屁个兵卒也无。

        董卓被人打压了二十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手里有无兵马的区别,无论董虎有无说了这番话语,董卓都会本能的保存手里的兵马。

        本能是本能,但董卓还是不确定董虎话语里的大乱情形,而且皇帝活的好好的,也比董卓年轻的多,谁活过谁还不一定呢。

        皱眉了好一会……

        “你也别与咱瞎灌药水!你虎娃就是太混账!这种愚蠢无脑的话语又岂能胡乱与人说?”

        “咱打你,你可是服气?”

        董虎低声嘟囔……

        “虎娃知道自己犯了错,叔父打咱……咱何时有过不满……”

        “哼!”

        董卓不由冷哼,但他还是不确定浑小子话语……

        “你说……咱现在装孙子更有利些?”

        董虎不由露出苦笑来……

        “不仅叔父要装孙子,咱虎娃也要装孙子,但咱估摸着……数月内,韩遂那老小子很可能会偷袭允吾城,羌人很可能会再次反叛……”

        “什么?”

        董卓一惊,随即又皱眉片刻,默默点头。

        “是了,你将允吾城还给了那蔡伯喈,你能带着精锐前来中原也是他们一致荐举,肯定是因你在他们背后,让他们极为难受……不行!咱得立即去信瑁儿,得让我儿小心韩遂那老小子!”

        董虎若不开口,董卓或许不会注意,或是之前就注意到了,但因中原平乱占据着他绝大部分精力,这才刻意将羌人事情遗忘,但此事关乎到了日后再次乘势崛起,那就不能再如此疏忽了。

        见董卓意识到了河湟谷地的凶险,想要警告儿子董瑁时,董虎连忙将他拉住。

        “叔父不用太过担心,虎娃在临来时已经交代了清楚,况且大公子也绝不是无脑的陈懿,绝对会小心防备着韩遂老小子的。”

        董虎又说道:“若韩遂再反,肯定会在允吾城屯重兵堵着河湟谷地,但不管堵与不堵,侄儿都不准备让河湟谷地再为大汉朝拼命,至少短时间内是如此。”

        董卓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董虎想要做什么,不由微微点头,又是一脸的不屑。

        “既然这么想按着咱,那就让他们按着好了,看谁最后倒霉!”

        “哼!”

        董卓被人按着二十年,心下如同被挤压的皮球,又似倔强且处于叛逆期的孩子,越是按着越让他恼怒,但他还是恼火董虎总是弄出一坨子麻烦事情,对他又是连连狠敲脑袋,但当叔侄俩出现在外人面前时,又成了另一个样子,除了狠狠训斥几下也就没有继续处罚,这也让董旻、牛辅等人一脸的无可奈何。

        董旻、牛辅不敢在董虎的事情上太过多言,谁没说到点子上,都会被董卓一阵恼怒训斥,吃了太多亏后,也就都学聪明了,但凡虎娃的事情,那还是少多嘴为好。

        他人不知道叔侄二人究竟说了些什么,就在郭胜、高望两人有些忧心时,董虎寻到监军长使刘胜,将中军五万兵卒中董部义从全都抽调了出来,将五万兵卒全都送给了清河王刘蒜后人的刘胜。

        冀州大小诸侯国(县)百十个,是刘姓宗室打堆的地方,但与董虎所知道的其他朝代打压宗室一样,汉朝也很是打压宗室,以至于宗室王侯虽多却有名无实,若不是后来刘焉上奏什么州牧事情,刘焉、刘虞、刘表也休想成为州牧,更不可能成为一地真正诸侯。

        冀州王侯颇多,真正权利却在国相手里,天下不乱还罢,天下一旦大变,国相若想一举拿下刘姓宗室,也绝对不比抓鸡仔困难了。

        可若刘胜手里有了五万兵卒,那就不同了,即便事后五万兵卒留在清河郡成了耕种百姓,因受到刘胜照顾,只需要一声招呼,拉起一两万人不再话下,凭借着打过几次仗的兵卒,再加上百十个宗室王侯帮助,无论谁想真正掌握冀州,那也甭想太过容易。

        董虎寻来刘胜,一番秘议蛊惑,让他真正掌握五万兵马,先提前给袁绍挖个坑再说,看他到时候如何对付一干赤胆忠心大汉朝的宗室!

        将十万后军扔给了董卓,反正混账了一回,再混账一次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二十万大军骤然加速,杀向张宝坚守的下曲阳……

        九月中,董虎领十万大军率先抵达下曲阳,第一日围着城池转了一圈,仅让十万俘虏在城外劝降一日,第二日……

        “杀——”

        五万兵卒不计伤亡狂攻东城半日,兵卒数次登上城头又被驱逐出去,但也因董虎不计伤亡的强攻,迫使着张宝不断从其他城头抽调兵力,双方激战一日,临近日暮时,又一支五万卒突然不计伤亡狂攻南城,仅半个时辰,东城告破……

        “将军,快……快向西城撤——”

        一名裹着黄头巾悍勇大汉怒吼,提着斧怒吼冲向董重。

        “杀狗贼——”

        悍勇大汉怒吼,顿时引起董重注意,但却没有仰天怒吼,提着两柄手锤冲向板斧大汉,百十个披甲亲随大惊,骤然暴吼挥舞手锤跟随……

        “杀——”

        “当——”

        炸响声让董重微侧了身子,利斧划过,不等大汉变招回砍……

        “砰!”

        董重一膝重重撞在汉子小腹,又一个冲撞将因疼痛想要弯腰汉子撞翻,手中大锤与之同时落下……

        “死——”

        “噗!”

        手锤重重砸在毫无防御的脑袋上,仅一击便杀了一将,董重脚步却未有停顿。

        “杀——”

        董重亲领一千披甲悍勇强登上城头,后面无数军卒蚁附呐喊,无数兵卒疯狂爬上城头,仅片刻,城头上尽是董部义从披甲卒。

        “投降不杀——”

        董重怒吼,无数登城兵卒怒吼,无数黄头巾或疯狂向西城奔逃,或丢掉粪叉跪在地上双手高高,嘴里还茫然大叫着投降……

        城下堆了一层又一层尸体,五万大军强攻城头一日,在董重拿下兵力不足的南城后,黄头巾拼死坚守的东城终于崩散,无数兵卒如同没头的苍蝇一哄而散。

        看着无数兵卒涌入城内,受了伤的张宝再次口吐出一口鲜血……

        “苍天……苍天已死……”

        张宝满眼泪水,崩塌了的信念如同噬心的毒蛇撕咬着脆弱心脏,唐周的告密,兄长的病逝……

        “黄天当立——”

        张宝奋力怒吼,口中鲜血狂喷,依然仰天怒吼,像是在控诉这个世界,又像是向苍天发出不甘怒吼。

        “噗……”

        张宝无力摔倒,一干护卫大将大惊,神上使张牛角一手将张宝抱住,当看到没了神采的双眼,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瞬间冲上心头……

        “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