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209章 作死鬼不救

第209章 作死鬼不救

        两妇人走入内间,几个孩子争先抢后爬上了床,欢呼争抢床上散落着的玩具,都是董虎早些年为年幼弟妹做的玩具,也不管他人有无见过的东西,诸如木质手枪、火箭、小汽车、小火车、战船、小房子、识字积木……都是些木头做成的,也有些是用棉花、羊毛填充的布娃娃,当日做这些也是想要开拓些弟弟妹妹智商、视野,都是哄小孩的玩意,只是他没想到,在大丫、三丫生下孩子后,所有玩具都成他的儿女们的私人财产。

        大丫不太在意三个娃娃在床上疯闹玩耍,而是与李氏一同坐在一方待客木桌两边,婢女送上茶水后,大丫这才轻叹开口。

        “嫂嫂即便不说,大丫也知道嫂嫂是担心家里,只是此事着实难做,不仅仅是因为徐荣将军接手了参狼谷,还有些是因大公子的前途,因国事。”

        仅一年,李氏如同年老了十岁,两鬓也有了些霜白,仅看到这些,大丫就知道临洮乡亲造反对她打击有多大,但此事着实怪不得人。

        李氏听到大丫的拒绝,眼泪瞬间流了出来,见她如此,大丫忙起身挡住孩子们视线,低身劝解。

        “嫂嫂可莫要如此,莫要吓了孩儿们……”

        大丫低声劝解,李氏忙擦了下眼睛,紧紧抓着大丫手臂,一脸的哀求……

        “嫂嫂……嫂嫂求你了……嫂嫂就剩那些亲人了……”

        大丫有些不忍李氏的哀求,但她知道,参狼谷的五千幼军骑不能轻易动用,一旦动用就会引起贼人的重视,贼人就会遣重兵驻扎在临洮,就会将那道口子堵住,而且心下也极为厌恶狄道李家,并不想去救他们……

        “嫂嫂……嫂嫂求你了……”

        或许是两人的异状引起了孩儿们的注意,董白也不知何时跳下了床,见自己娘亲落泪,也老老实实钻进娘亲怀里一言不语……

        “嫂嫂……”

        大丫心下叹息,从李氏怀里抱过董白,唯恐李氏的情绪影响到年幼的孩儿。

        “嫂嫂心下肯定知道,大丫令五千幼军骑进入临洮的后果,相公和大公子或许不会多说什么,可叔父会极为恼怒大公子、嫂嫂的,也会让临洮一系将领更为恼怒嫂嫂,甚至……甚至会逼得大公子辞去大总管一职。”

        “嫂嫂,这么做……真的值吗?”

        大丫又是一叹。

        “嫂嫂在大公子身边,他人不知道一些军中事情,嫂嫂也是知道的,韩遂领兵入凉州西北四郡,韩遂的主要目的肯定是贼军的后路,着重点肯定是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

        “北地郡、安定郡自北南下侵入右扶风,汉阳郡自西向东攻入右扶风,边章已经成了这部分贼军主将,十万贼军正与叔父对峙,此时根本没人关注陇西郡。”

        大丫叹气道:“乡亲们从临洮撤入参狼谷时,李县令、李校尉都是一清二楚的,李家若是愿意,是可以退入参狼谷保存族人的,嫂嫂又何必如此执着?一家老小性命还不如金钱重要?一家人性命难道还比不得权势富贵?”

        就在大丫还要叹息劝解,外间突然一声沉闷冷哼传入。

        “大丫不要说了!”

        听到熟悉声音后,小董白就有些不老实了,在大丫怀里一阵扭动……

        “爹爹……爹爹……”

        小董白叫爹爹,正在床上玩着小火车的董宁也跟着瞎叫唤。

        “爹爹跑了……爹爹跑了……”

        听着儿子瞎叫唤,大丫心下一阵酸楚,一脸平静抱起儿子,她不是悲秋画扇的女人,在外人面前很难表现出内心真实,这也是数十万人主母应该付出的代价。

        “砰砰”拐杖落地声很是沉重,好像在证明着走入内间男人的愤怒、不满……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公子董瑁。

        董瑁更加倾向于文人士子,与董虎几若于亲兄弟,按理说他是不可能闯入董虎后宅,更不可能在他人没有通报下进入内间,而这一次也确实是他第一次进入大丫的内间,可见他的心下是多么的恼怒。

        刚走入内间,正见李氏低头站在大丫身后,本能就想恼怒,但……

        “爹爹(叔父)……”

        董白、董宁俩娃娃几乎同时开口,也让董瑁面色柔和了些,走到张着双臂要抱抱的浑小子面前时,捏了捏娃娃脸颊……

        “浑小子……”

        董瑁刚从外面回来,身上还散发着寒意,唯恐冻到了侄儿,并未抱过张着小手的浑小子,只是将口罩为他仔细戴好,这才回头恼怒看向李氏。

        “究竟要与你说了多少次,你才能明白?你再看看自己样子,难道还不明白作死鬼害人吗?”

        “哼!”

        “自家贪财、贪权都无碍,可那也要知道个轻重!也当知道有些财有些权贪不得!”

        “虎娃有没有散出百万钱为你爹擦屁股?大丫有没有派人前往参狼谷?你哥!你堂哥!你叔父!难道他们不知道临洮空无一人吗?”

        “贪阿娘的送行钱!贪临洮乡亲们活命钱!贪自寻死路权势……”

        “为了这群做死鬼,咱就要害了阿爹?就要害了虎娃?就要害了你,害了白儿,害了几十万河湟谷百姓,害了无数凉州百姓吗——”

        董瑁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心下愤怒,冲着低头落泪的女人暴吼。

        “不救!”

        “老子不救作死鬼——”

        董瑁暴怒,吓得大丫怀里的儿子抱着娘亲脖颈,董白也转身抱着小姨阿结……

        大丫心下叹息,她很清楚董瑁、李氏两人的感情,见她们如此,心下有些叹息,但她知道参狼谷内兵卒是不能轻易使用的,知道钢刃必须用在最关键的地方、时刻,但见两人……犹豫了下,还是上前拉住暴怒的董瑁。

        “大公子还是莫要对嫂嫂发火了……嫂嫂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叔父令徐荣将军绕道进入参狼谷,最大的可能是雪融开春后对贼人发动强攻。”

        “狄道虽是金城塞贼人敌前,但此次作乱与前一次不同,此次贼人是走的汉阳郡道路,陇西郡境内虽也有零星贼人,但却是贼人作乱的边缘之地,短时间内并不会有太大危险,是可以支撑到来年开春的,狄道自身并无太大的危险,嫂嫂还需冷静些才是。”

        董瑁微微点头,心下很是赞同大丫话语,而这也是军议上将领们得出的结论,但他心下尤为恼怒李家。

        自狄道进入临洮的道路并不好走,若不是被逼无奈,造反贼人并不愿意走这条道路,以至于这条道路是安全的,日后是否安全尚不可知,至少暂时是如此。

        狄道李家有撤入临洮,有撤入参狼谷的机会,可李家一年来也没有任何动静,只是一个劲的往参狼谷送求救信……

        李家一再送求救信,这还不至于真的激怒了董瑁,不至于彻底激怒了临洮上下,真正让董瑁愤怒的是,狄道李家竟用参狼谷做要挟,竟要告诉贼人参狼谷内藏了五千幼军骑!

        “大丫你就不要劝了,到了此时还敢作死要挟……任何人都不许去救狄道李家!”

        董瑁极为恼怒,参狼谷内藏了赐支河万帐部五千幼军骑,五千骑藏了将近一年,不还是想要在最关键时刻动用?狄道李家……一群贪婪作死鬼也配动用花费无数牛羊的五千幼军骑?

        董瑁恼怒拒绝,大丫却不能继续火上添油,一手抱着孩子,如同董虎还在时那般,另一手架着董瑁坐下,至于男女授受不亲什么的……

        “嫂嫂也是因重情才一时想不开……”

        “唉……”

        董瑁叹息一声,别人只看到了表面,他又如何不知道自己的女人遭受的一切?

        腿脚不好,自幼不被家人重视、喜爱,在家里被父母、亲人不喜,在外还要遭受他人指指点点,要忍受他人怜悯摇头叹息,可谁又能体会这种摇头叹息下的刺痛?谁又能体会到嫁给一个废物,又是怎样的委屈?

        董瑁心下知道,越是知道越是不愿她遭受委屈,不愿她遭受伤害,可李家……

        “唉……”

        董瑁低声叹息,看着仅一年就年老了十岁的女人,心下又莫名的心痛,但他知道有些事情根本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参狼谷内五千幼军骑更是事关无数人的生死、荣辱。

        沉默好一会……

        “该说的,不该说的,大丫都说了一遍,你不忍李家再次惨遭屠戮,相公心下也不愿,可……可你爹他想过一娘你吗?”

        “虎娃拿出的百万钱……百万钱……百万钱是阿娘的死人钱!那是你爹能拿的吗?”

        一想到这些,董瑁就心如刀割,双眼也有了诸多雾水。

        “呼——”

        董瑁长呼出一口气,强压下心中悲痛。

        “你爹拿了临洮乡亲们为阿娘送行钱,咱不说临洮乡亲们愤怒,不说无数人骂咱猪狗不如,这些咱不说,可阿爹那里呢?阿爹又该如何恼怒?又如何不恼怒一娘你?”

        “你爹若真的在乎你,在乎咱们的闺女,又如何会拿那些钱财?他们都不在乎咱们,你又何必折磨自己?”

        李氏泪流满面看着董瑁……

        “相公……”

        ……

        看着自己女人泪流满面,董瑁心如刀绞,用力拄着拐杖起身,上前帮着她擦拭了两下脸颊,强忍着心下酸楚。

        “虎娃不在,贼人又虎视眈眈,家里就只有大丫一人,这些日你就留在西宁城,大忙咱帮不上,照顾一下白儿、宁儿也是可以的,莫要让大丫担心前线将士,还要操心你们。”

        越是擦拭泪水,李氏越是泪流满面,抱着消瘦了许多的董瑁痛哭流涕……

        “相公……呜呜……”

        ……

        家,国,天下,分得清者又有几人?况且人并非草木,有几人愿意看到自幼嘘寒问暖亲人皆死?

        董瑁不怪女人与他置气、闹腾,因为他知道她承受的悲痛、压力,只是有些事情,不是他愿意就可以胡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