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225章 事实的并州王

第225章 事实的并州王

        都知道皇帝好财祸,刚刚经历一场大败,按理说,此时就算换将,那也当换一个威望老将用以稳定军心,而不是让贪财的宦官继任张温车骑将军,关键是……大败后是要花费好多钱财的,诸如张让所说的战亡将士的抚恤,诸如征募兵卒的花费。

        换了赵忠担任车骑将军,抚恤金是不是可以少一些?征募兵卒的花费是不是也可以少一些?可若让那些不住扒拉自己小金库的人担任车骑将军呢?

        一干大佬们唉声叹气,他们又岂能不知道皇帝的心思,可这是可以说省一省就能节省掉的吗?

        郭胜挨了骂,低头走在最后,正当他准备转而低头走向小公主的宫室,大将军何进不知因何突然叫住了他。

        “郭公公!”

        因董虎的关系,其他宦官唯恐因郭胜倒了霉,也都不带他玩了,与董虎一般无二,成了宫内的异类,骤然听到有人叫他,也不由停下了脚步……

        何进皱眉上前道:“郭公公与那小儿颇为亲近,你觉得……若是那小儿领兵讨贼,当如何平贼?”

        听到“亲近”两字时,郭胜心下就有股不喜恼怒,脸上也多了些冷淡。

        “不知道。”

        “但郭某知道虎娃一些话语,诸如……张太尉等人根本不配为将……”

        “什么?”

        郭胜回头去看,见是何苗,眉头挑了下。

        “虎娃与名下将领们说,为将者首先要明白一句话语,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算了,咱也不说了,说了你们也是不喜。”

        郭胜与何进抱了一拳,转身就要再次离去,张让却突然将他拉住。

        “郭公公且慢!”

        张让拉住冷脸不悦的郭胜。

        “那小子虽可恶了些,但却善于征战厮杀,听郭公公话语,那小子好像对……张太尉颇为不满?”

        “不满?”

        郭胜一阵低喃,又低头轻笑。

        “呵呵……”

        “诸位皆言虎娃是脑后长骨,张太尉越是大败,虎娃应该越满意才对,怎么会不满呢?”

        张让等人面色大变,正待恼怒,郭胜却只拱了下手,心下颇为恼怒张让等人作为,也不愿意再与他们多言,气的一干大宦官老脸通红。

        “哼!”

        张让一甩衣袖,一干宦官全都冷脸离去,何进、何苗、崔烈等人却相视皱眉……

        “遂高,你觉得如何?”

        崔烈突然开口,何进眉头微皱。

        “恐怕……那小儿又说了些妄言了。”

        太仆袁隗见所有人皆皱眉,自是知道“妄言”意味着什么,仅看着郭胜的态度,那就不会认为妄言是什么好事,但还是叹息开口。

        “小儿妄言倒也算不得什么,只要能解决了凉州作乱贼人,即便罢去了一些西军将领也算不得什么。”

        众人沉默……

        崔烈看了眼袁隗,点头笑道:“袁公所言不错,若那虎娃真能有平贼良计,更换一些将领也算不得什么,就怕……”

        崔烈摇头轻叹,与他人抱了一拳,什么话语也未再说,但却转而走向郭胜行走的方向,这也让一干大臣颇为皱眉。

        何进、何苗对视一眼,竟齐齐苦笑叹息,也跟在崔烈背后,前去寻自家亲妹子,他人见三人如此,想了下,太仆袁隗、司农曹嵩竟也跟着折转方向。

        先是崔烈,之后就是何进、何苗、袁隗、曹嵩求见,正在训斥刘妍、刘辩姐弟俩的何皇后颇有些不解,但还是让几位大臣进入了房内,几位朝臣入内后,可不就正见郭胜弓着腰站在一旁吗?

        五位朝廷大佬全低头不语,何皇后一见这架势,她也有些不解了,但还是看向郭胜,先是一通毫无营养问话后,这才询问起匈奴人的事情,郭胜也老老实实将董虎的恼怒话语说了一遍……

        郭胜低身道:“虎娃做的虽然有些过了,但老奴并不认为虎娃有什么反叛的心思,若真的有其他心思,当不会将所有俘虏的匈奴人、羌人改了汉姓,更不会将他们与二三十万汉民打乱安置各地。”

        崔烈、袁隗、何进等人不由相视,郭胜并未将这些话语在皇帝面前述说,或许皇帝根本就没给他机会,仅看着董虎的奏折就气了个肚子鼓鼓,又哪里有那个耐心听郭胜其他屁话。

        何皇后点头道:“那孩子若能将匈奴人变成汉民自是件好事,但他也着实胡闹了些,就算有些不满,也当与朝廷仔细说一说,怎能趁着匈奴人为国征战时动手?若朝廷不惩罚一二,日后又如何让他人心向朝廷?”

        何皇后说出这话语,不仅崔烈、袁隗、何进等人点头,就是之前被娘亲训的戴不住帽的小公主也不由连连点头。

        郭胜苦笑道:“娘娘说的是,只是……虎娃也只能趁着上郡、西河郡匈奴相互混战厮杀之时动手。”

        郭胜又低头说道:“虎娃参战时候,美稷单于庭已经战败,正在被上郡右部匈奴追杀,若没有虎娃参战,结果必然是上郡匈奴杀死了那羌渠单于,必然一举吞了西河郡匈奴,到了那个时候,朝廷又该当如何?”

        “若上郡匈奴霸占了美稷单于庭,强娶了晋国公主,并向朝廷上表臣服,要求朝廷认可了他们自己选出的新任单于,朝廷当如何?”

        “若认可,跟随皇甫将军一同征战的右贤王呼厨泉又如何会愿意?我朝日后又如何征募乌丸义从、羌人义从?”

        “若不认可,若无虎娃参与,朝廷能否出兵五万帮助右贤王呼厨泉复国?朝廷若不出兵相助那呼厨泉复国,朝廷同样失信于人。”

        郭胜叹气道:“上郡、西河郡匈奴交战,若美稷单于庭所领西河郡匈奴获胜,朝廷尚可责难虎娃的妄为,可……事实却是上郡匈奴获胜,是须卜、白马铜在追杀羌渠单于,如此之下,虎娃反而做了朝廷没法子做的事情。”

        “先不提虎娃恼怒朝廷和亲的‘晋国公主’的封号,仅那左贤王於夫罗杀了高公公,杀了虎娃的大长使一事,那就成了匈奴人与河湟羌的私人恩怨,匈奴人再如何恼怒,那也是他们先杀的人,是匈奴人先挑起的事端,朝廷也不可能为了一个主动挑起事端的人而攻击另一个人,如果朝廷真这么做了,岂不是成了助纣为恶?”

        一干人皆默默点头……

        “若不看因果,以及匈奴相互交战情形,虎娃确实做的过了,确实有一举吞了匈奴自肥之嫌,但事实上却是上郡、西河郡匈奴数万人相互厮杀,而且还是在上郡匈奴即将获胜之时。”

        “美稷单于庭获胜了,且不言羌渠单于点名讨要我朝‘晋国’封号公主用意何在,老奴就算他们是亲善朝廷的,但那上郡匈奴却因张修擅杀呼征单于而极度愤恨朝廷,也是他们主动侵入河套三郡的,如此愤恨朝廷之族,在获胜吞了西河郡匈奴后,朝廷最好的法子就是打他们,可朝廷根本抽调不出数万精锐兵马,最后还只能让虎娃去打他们。”

        郭胜眼角余光扫了崔烈、袁隗等人一眼,继续低眉开口。

        “若虎娃不趁着两郡匈奴交战之际出兵,上郡匈奴必然因吞了西河郡匈奴而兵力强盛,到了那时,朝廷无论承认与否都不甚稳妥,以老奴想来,朝廷肯定会让虎娃出兵与他们死拼的,且不言虎娃恼不恼怒朝廷让他相助杀了他大长使的於夫罗、呼厨泉匈奴,就算虎娃与他们血拼,成了两败俱伤,那么……谁来抵挡鲜卑人?”

        “鲜卑趁虎娃与匈奴人拼杀之际,南下一举吞了董部义从、匈奴数十万人丁,太原郡能否抵挡十万鲜卑铁骑?”

        众人大惊失色,就是何皇后也心脏狂跳,除了什么都不懂的刘妍、刘辩姐弟外,所有人这才发觉了真正的危险。

        “在虎娃夺下美稷匈奴时,老奴原本是准备劝解虎娃的,但虎娃却对老奴极为恼怒,但虎娃不知道,他越是恼怒老奴,老奴心下越是安心,越说明他没有造反的心思。”

        何皇后默默点头,说道:“郭公公说的是,匈奴人先杀了董部义从的大长使,杀了河湟羌的使臣,那孩子恼怒开战也怪不了他人,朝廷也确实不宜插手同样忠于朝廷的两大部族的争端,只是……朝廷还需派些人调和一二,莫让两族再起了争端。”

        不等郭胜低身,司徒崔烈抱拳道:“娘娘说的是,匈奴人先杀了河湟羌的使臣,这才引发的双方的战争,朝廷着实不宜插手部族与部族之间的争端,但还是应该调和一二的。”

        崔烈、袁隗、何进、曹嵩、何苗等人并不知道董部义从与匈奴交战的全部过程,所有人只将目光盯在了战争的结果上,只是看到了董虎实际控制地盘已经由雁门、定襄、云中、五原、朔方五郡扩大到了整个上郡、大半个西河郡,并州九郡,董虎的实际控制地域扩大了七郡,留给并州的仅剩下太原郡、上党郡和半个西河郡。

        一场大战下来,董虎只看到了自己成了河套草原新生的小霸主,并未察觉到他已经成了并州王,已经占据了并州九郡的七个郡。

        董虎的眼睛盯在北方鲜卑人身上,而朝臣们则看到了他已经事实占据了并州七郡,除了尚未涉足最富裕的太原郡和上党郡外,小混蛋已经成了事实的并州王,而这是极为危险的,也正因这些原因,残存的五万匈奴人才被安置在离石县,堵住太原郡的侧翼通道,避免小混蛋的手继续伸入太原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