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231章 董卓是董虎转正的关键【谢谢朋友们的支持,小年快乐!】

第231章 董卓是董虎转正的关键【谢谢朋友们的支持,小年快乐!】

        战争有时就是对赌,但对赌若连输赢概率都不计算,那就成了不顾一切的赌徒,一旦输了,没了所有筹码的后果却极为严重。

        董卓并不知道危险在慢慢逼近,并未真正注意到朱儁与张温的区别,只是本能的认为自己背后有董部义从,有救回的三万汉兵功勋,就算朱儁真的疯了,他人也不可能真的跟着耍疯,可他哪里能想到,自己手里的钱粮已经成了一些人的眼中钉。

        世界就是这么巧合,当孙坚去寻公孙瓒秘议时,董虎也派了手下重甲骑将董重领五百骑与董卓送信,信件的内容还就是要让董卓小心朱儁杀他,与此同时,司隶校尉盖勋与袁绍、曹操、荀彧、戏志才、许褚等人押解着粮食也来了美阳……

        “岳父,大将军何进担心平乱大军军心不稳,派了些人前来增援,朱儁说是今夜邀请众将宴饮,为本初、孟德他们接风。”

        牛辅走到紧皱眉头,阴晴不定的董卓面前,将朱儁的请宴低声说了一遍……

        “李傕。”

        董卓像是没有听到牛辅话语一般,而是冷脸看向李傕,李傕忙起身抱拳。

        “主公。”

        “那朱儁匹夫、孙坚、公孙瓒小儿近日可有异样?”

        李傕一愣,想了下……

        “好像也没什么异样……”

        “混蛋——”

        董卓没由来突然暴怒,一脚将小几踢翻。

        “砰!”

        董卓的突然暴怒吓了所有人一跳,也都没弄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徐荣。”

        徐荣蹭得站起。

        “立即派人前往河湟谷,咱不管我儿现在正在做什么,立即把他给咱招来!”

        “走参狼谷!”

        徐荣忙郑重抱拳。

        “诺!”

        徐荣正待大步前去传令……

        “徐荣领五千骑营。”

        “啊?”

        众将更是一惊,牛辅、李傕、郭汜等人正待开口……

        “哼!”

        “一群混蛋……”

        “虎娃在千里外都察觉了那该死的朱儁要杀咱——”

        “剁你们的脑袋——”

        “你们却一无所知,一无所觉——”

        董卓连连甩动手中信件,心下更是暴怒异常,若牛辅不说今夜宴饮,刚刚看罢信件的他,或许还察觉不到心下的不安。

        董虎与皇甫嵩、朱儁、卢植……甚至其他人接触的都很少,但不代表他就与这些人真的陌生,在早些年与人一同贩盐时,就曾听人说过这些人的故事,但他人都只是赞同朱儁的精明,说什么百万钱的衣物换了个孝廉是如何的物超所值,敬佩朱儁的舍财义气……

        董虎不知道孙坚谏言朱儁杀董卓,但他知道孙坚曾与张温说过弄死董卓话语。张温是文人,性子不同于朱儁,张温不敢杀人,朱儁却敢!董虎不能确定,但他却不能不写封信提醒一下。

        所有人不知道董卓这是怎么了,更是被董卓的话语镇住。

        “徐荣。”

        徐荣忙上前,从冷着脸的董卓手中接过信件,仅看了一半内容,心脏就一再慌乱跳动……

        “主……主公……董都尉所言……很可能会是真的……”

        “哼!”

        董卓阴冷看向所有人……

        “李傕,立即给咱寻人去查!查那朱儁老儿有无配备刀斧手阴咱!查那孙坚、公孙瓒……查所有人,还有那袁绍、曹操带过来的人!”

        “李傕……你给咱听好了,若此时你再敢与咱偷懒耍滑……”

        一听到他人要剁自己脑袋,李傕毛孔都竖了起来,哪里还敢稍有犹豫、迟疑,忙上前单膝跪地。

        “李傕绝不敢稍有大意,旦有疏忽,请主公砍咱的头颅!”

        ……

        “牛辅,樊稠,张济。”

        “你们领五千步卒,那朱儁既然宴请咱们,不去是不成的,但若稍有变故,五千步卒必须第一时间内控制住整个中军大营!”

        “老子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必须给老子控制整个中军大营!”

        牛辅、樊稠、张济三人齐齐抱拳。

        “诺!”

        ……

        “董重,除了你带来的五百骑外,咱再与你一千骑,若那帮乌丸人稍有异动,全给咱砍了!”

        ……

        “李傕,一个时辰,咱一个时辰后必须知道他们今夜有无谋害咱们的心思!”

        “你与郭汜暂调五百骑为咱的亲随,徐荣所领五千骑随时控制各处。”

        ……

        “哼!”

        “咱倒要看看,他们哪个敢动咱!”

        ……

        董卓心下大怒,他怎么也没想到董虎会送来这么一封要命信件,更想不到自己还没有功高震主呢就有人要杀他,至于信不信董虎的话语……

        半个时辰,李傕送来一个又一个消息……

        仅半个时辰,董卓心下愤怒已经能把所有人烧成了飞灰,但他却怪异的不言不语,只是目光阴冷听着李傕不时说着下面兄弟送来的消息。

        六路大军仅剩董卓一路,虽然五路兵马还有些人溃散逃回,但董卓手里的三万兵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再加上溃败逃回的兵卒已经不信任了其余各将,董卓很容易在有意识情况下拉拢下面的兵卒。

        李傕原本是北地郡**,是那种随时可以拉起一帮人咋咋呼呼造反的那种**,虽说坏的冒水,但也说明了这货拉拢人心的能力,董卓对手下性子较为了解,也就让他一边拉拢各营兵卒,一边注意哪个谁谁说自己的坏话。

        在张温主持平乱大军的时候,孙坚就时不时给董卓抹眼药水,董卓对此也最为恼火,换了主将后,李傕竟然放松了对孙坚、朱儁等人的监视,还要让远在千里之外的浑小子送信前来提醒,这也让董卓心下更为恼火,恼火朱儁、孙坚要杀自己,恼怒李傕放松监视,也一举夺了李傕、郭汜的骑军兵权,将五千骑兵权全都交给了徐荣。

        袁绍、曹操等人前来,还是跟着盖勋一同押解着粮食前来的,在官场上打滚了半辈子的董卓,又如何不知道他们的算计?

        “哼!”

        “既然这么想杀老子,老子就让你们杀!”

        看着外面的漆黑,董卓猛然站起,军帐内二三十大将心惊胆战,轰然惊起。

        “岳父,乌丸人那里送来的消息,足以证明了他们要杀咱们……”

        “主公,此时前往太过危险了,还请三思啊……”

        牛辅、李傕几乎同时开口劝解,堂下更是跪了一地大将,朱儁、孙坚、公孙瓒营帐处异动无不表明今晚宴会的凶险。

        董卓被人打压了二十年,二十年里最高的职位也仅是“校尉”一职,直至参与了黄巾之乱时,他的职位才有了波动,才越过了最大障碍。

        之前董卓一直都是“校尉”一职,名下将领顶多也就担任司马、从事、曲侯、屯长什么的,大汉朝不知有多少这样的低级官吏,董卓若死,牛辅、徐荣、李傕、郭汜、张济、樊稠……他们都得回家放羊种地,这些人在大汉朝内屁个根基都无。

        董卓是凉州军的顶梁柱,不仅对于牛辅、徐荣等人来说,对于董虎同样如此,正如曹操与荀彧、戏志才等人所说,若没了董卓,董虎顶多也就是一个羌王,顶多与匈奴、鲜卑人等若,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参与天下纷争的机会。

        董虎一再向人表明自己是“羌王”的身份,一再向他人表明自己与大汉朝的“属国藩王”等若,而不是往大汉朝一地将领身上倾斜,主要的原因还是避免现在的皇帝或朝廷干涉他的兵卒。

        大汉朝的兵制较为特殊,绝对不允许哪个将领掌控兵卒,素来都是战时征募战后解散,不给名下将领控制兵卒的机会,就如刘关张帮助朝廷平定黄巾乱征募的五百兵卒,在刘备入仕担任县尉时,五百兵卒也被强行解散。

        董虎呢?身为大汉朝的将领一员,平乱结束了,董部义从是不是也要解散?不愿意解散兵卒,牢牢抓着兵卒不放,不是拥兵造反又是什么?

        皇帝刘宏、内廷宦官、外廷文武……即便是董卓,一旦做了帝国太师,也绝对会毫不手软打压董虎,但董虎成了属国羌王,成了匈奴、鲜卑单于那般存在,那就又有不同了,成了大汉朝附庸部族、属国,拥有军队、族人是很正常的事情,尽管朝廷上下也依然会盯着董虎,但性质不同,敌视、打压的力度也就不同,而这就给了董虎独自在外壮大的时机。

        现在是羌王,天下真正大乱后,还是不是羌王……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董虎有一半高原羌血脉,也因这个原因让他顺顺利利被高原羌人获得认可,让河湟羌认可,羌人血脉成了他一大助力,但也是他最大的桎梏!

        正如所有人对他放开的敌视,原因就是所有人已经将他定位成了“羌王”的存在,高傲了几百年的世家豪门有足够的自信可以对付一个小小羌王,正因这种自信,才会对董虎减少了些敌视。

        可若董虎没有个合适机会转正,转正成为一名大汉朝正式将领,他就始终是羌王,就始终被所有人排斥,一旦他争霸天下,就成了“五胡乱天下”的存在,别说别人了,即便董虎自己内心也极为排斥。

        所以董卓是关键!是将未来的河湟羌……乃至整个高原变成土司或自治区的关键!是等若隋文帝“归汉”的关键!

        既然董卓是关键,董虎在没能彻底转正之前,自然是不会愿意让他死在酒宴上。

        由不得董虎不紧张,大汉朝有酒宴诱杀大将的惯例,早些年的陇西太守张纡宴会上杀烧当羌大小头领八百人、匈奴中郎将张修宴会杀呼征单于,这些若都不算,三国期间又有多少次这种鸿门宴发生?更何况董虎明明知道孙坚有劝谏太尉张温借机杀董卓的事情。

        张温是文人,考虑的更多,没有胆量、魄力临阵杀将,更为强势、激进,赌性更大的朱儁呢?在同样性子的孙坚的“蛊惑”下,会不会决议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