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244章 利益交换下的使臣

第244章 利益交换下的使臣

        “哼!”

        见到不远处一大波官吏围拢在小公主刘妍、尚书卢植、奉车都尉董旻身边,刚刚走出雒阳狱的张飞就忍不住冷哼不满,被一旁同样冷着脸的关羽拉了一把,张飞这才没有与监牢里那般暴躁怒骂。

        公孙瓒回头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刘备,什么话语也未说,钢牙紧咬走向正在与一干大臣们辞行的卢植,刘备默默跟在后面……

        “老师。”

        在公孙瓒、刘备两人来到卢植身前时,原本还有些轻松的作别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即便是奉车都尉董旻也让到了一旁,冷脸看着要杀自己兄长的两人。

        卢植心下有些恼火,不是因为因救两人而被迫答应内外廷陪同公主北上,若能拴住那个一再让人心惊肉跳的临洮虎娃,他是愿意为国冒险的,可公孙瓒、刘备所作所为又是怎么回事?

        “日后就莫要再提‘老师’两字,陛下饶恕你们的过错,不是卢某替尔等求情,而是希望你们可以立功赎罪。”

        话语说罢,卢植面无表情走到有些好奇的小公主身前。

        “时辰不早了,公主是不是可以启程了?”

        见卢植开口,刘妍忙点头答应。

        “卢尚书不用多礼,嗯……天色是不早了,可以出发。”

        “老臣遵旨。”

        卢植抱拳深深一礼,一身裘衣锦袍的小公主忙在一女搀扶下登上马车……众人见卢植如此,也不由对公孙瓒、刘备两人暗自摇头。

        就在卢植准备钻入自己马车中时,袁隗上前将他拉住。

        “此去雁门郡有颇多凶险,卢尚书还需谨慎小心。”

        卢植看向已经翻身上马的董旻,不可置否笑了笑。

        “天下官吏者无数,或厌恶、不满内廷宦官的贪婪无度、肆意妄为,或巴结权势而奴颜屈膝……厌恶也好,巴结权势也罢,与宦官相交者无不是心有所图。”

        卢植看了眼眉头微皱的袁隗,又看向出城送行的何苗……

        “正如袁公与之相交,实乃保家以得安稳,世人与内廷宦官相交者皆有所图,为名,为义,为利,为权……可董都尉与之相交又因何呢?”

        “为名为义?”

        “为利为权?”

        “文人士子、朝廷内外皆不喜董都尉所作所为,若为利为权,董都尉又岂会身居偏远边地与胡蛮争斗厮杀?”

        与董家进行了利益交换后,何苗顺利成为新任车骑将军,听了卢植话语后,也有些疑惑不解,临洮小儿确实有些怪异,不解插嘴询问。

        “卢尚书所言不错,若不为名为利,亦不为利为权,董都尉与高公公、郭公公相交又是为了哪般?”

        不仅何苗一脸疑惑,围拢着的朝臣们也是诸多不解,就是钻入了马车的小公主也自厚实马车中伸出个小脑袋……

        卢植回忆着广宗城下与董虎短暂的接触和董虎的生平过往,过了好一会才叹气一声。

        “何为儒?”

        “习先王之道浸润其身者。”

        “何为先王之道?”

        “外王内圣。”

        ……

        卢植叹气一声。

        “尽管卢某心下不想承认,然董都尉所行确实符合‘儒’一字。”

        “年幼尚无力之时便收养城外失孤乞儿,董中郎之子腿脚不好,易于被人所轻贱,然董都尉却与之亲善之,凉州羌人造反,自募两千乡勇为国征战,虽屠戮无数,却亦有分田散财良善之举……”

        “羌人作乱如是,黄巾造反亦是如此,待敌以严,待己以宽,所行者内圣外王,所行者……儒之道。”

        卢植开口,无数人皱眉,自打董虎骤然崛起后,无数人扒拉他的根底,对他的所作所为极为清楚,若卢植不开口,他人也没有意识到董虎的所作所为有什么不同,只是看到了那小子的蛮横霸道,只是知道那小子一步步做大难制,以至于让朝廷拿他没了法子。

        朝廷确实奈何不得董虎,人都跑去了大汉朝边境,就算他人想伸手弹他头皮也够不到,只能想着借助匈奴、鲜卑人弹他头皮。

        董虎所作所为有着明显的特点,河湟谷地内的羌人、汉民难道就都是坏蛋?可他还就是推动着无数人混战厮杀,用粮食、牛羊逼迫着无数老弱妇孺不得不厮杀,不厮杀都不成,小混蛋五千骑是一人双骑,谷地内没了青壮,或是就算还有些青壮也都太过散落,根本没法子形成合力围剿他的五千精锐骑。

        毁掉所有粮食、牛羊,所有人都要饿死,相互厮杀,获胜者就拥有活下去的资格,这就是董虎的冷血无情、残忍霸道,摧毁谷地内所有羌人部族的根基。

        对待匈奴人呢?

        十日不封刀。

        对待河湟羌、匈奴人都是一般无二的冷血无情,用残忍霸道摧毁原有的一切,若是换了朝堂任何一人,即便是摆放了十万颗头颅京观的皇甫嵩,即便是当年的小老虎段颎,他们在面对羌人、匈奴人也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们顶多会在战场上杀戮一些青壮兵卒,而不是对整个部族进行冷血屠戮,偏偏董虎还就冷血无情屠戮一切、摧毁一切……所行者,对外王霸之道。

        以霸道的摧毁一切,以分田散财王道重建一切。

        对待造反的黄巾军汉民呢?董虎更倾向于逼降俘虏,少了些冷酷无情,多了些宽恕仁德。

        卢植身高八尺两寸,看着像是个阵战武将,然而却不能仅用“武将”目光来看待,其师长、师兄弟都是当是宿儒,其人与蔡邕同为东观博士,是当世真正大儒,又因被人一直打压而处于边缘,但他与一直愤懑不满的董卓不同,天下大乱后,董卓废帝时,满朝文武仅卢植一人直言反对,同为平定黄巾乱的三大中郎将之一,在董卓执政时,皇甫嵩、朱儁依然参与政治,独独他一人放下一切,选择了归隐讲学,也因董虎知道另一个车轮下卢植的所作所为,在广宗城下时,浑小子对皇甫嵩态度强硬,但面对卢植时却显得恭敬。

        所有人都知道董虎的所作所为,听了卢植话语全都皱眉不语,儒道不儒道的且放在一边,那个“外王内圣”是什么鬼?习先王之道,那小子难不成还想称王称霸?

        卢植不经意间,给董虎上了一次眼药水。但他像是毫不在意这些,相信那小子也绝对不会在意他人多上一次眼药水,见所有人不语……

        “董都尉所行之道与我儒道相合,卢某此行并无多少凶险,诸位还是莫要担心了。”

        说罢,卢植又与众人抱了抱拳,公主能不能使上力且不知,但有董旻随同北上,浑小子再如何蛮横,安全性还是没问题的,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别把小公主病死在了北方,这才是最大的隐忧。

        何苗想要开口,但见董旻踢马走来,想要说的话语也堵在了嘴里,只得与一干大臣一般,与卢植抱拳作别。

        别人担心不断,十二三岁的刘妍却欢欣不已,若没出过皇宫,或许她还不觉得被人锁在皇宫内有什么不同,可自打自由放飞了一次后,她就渴望外面的世界,极为不愿意被宫廷嬷嬷打手掌心。

        公主地位尊贵,前往雁门是代表大汉朝说和弹汗山与董部义从的,朝廷对此极为重视,尚书卢植为左使、中常侍张恭为右使,与此随同的,还有政治利益交换下的奉车都尉董旻领五百骑随同护佑。

        为什么说董旻是利益交换下的产物?没别的原因,因为皇帝刘宏终于答应了牛辅任长安令、大公子董瑁任越骑校尉,朝廷为了将皇甫嵩……包括朱儁等人从雒阳狱放了出来,对董卓进行了足够的补偿,当然了,抠门的皇帝极为恼怒皇甫嵩总是扒拉他的小金库,恼怒皇甫嵩、朱儁在平定黄巾军时没有奉上斩获,两人被罚了五千万钱,其余人或两千万钱,或五百万钱的罚款,即便刘关张三人也被罚了百万钱,只是三人穷得叮当响,最后的罚款还是落在了小财主公孙瓒头上……

        内外廷……包括皇帝都更愿意董虎是可控的,都不愿意小混蛋真的干趴下了鲜卑人,不愿小混蛋真的成了万里草原新霸主,这对于内忧外困的大汉朝极为不利,甚至是一种灾难。

        朝廷按不住小混蛋,能按得住小混蛋的只有董卓,原本一直在争吵的“长安令”一事,也因董部义从与鲜卑人大战而最终尘埃落定,朝廷不得不捏着鼻子接纳已经奠定了“太师”根基的董卓。

        董虎一直是不明白董卓如何成为帝国太师的,直至张温六路大军五路惨败,直至看到仅有董卓一路安全返回美阳后,他这才明白了一个事实,董卓已经隐形控制了雒阳、长安所有精锐兵马,成为帝国太师也就是板上钉钉子、顺理成章的事实。

        掌控了雒阳、长安所有精锐兵马,朝廷要么捏着鼻子合作,要么对抗大家一起完蛋,董卓以三万汉兵控制帝国所有精锐兵马就已经麻烦了,偏偏又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个更加不受控制的董虎,偏偏董虎还就只有董卓能够压得住……

        咋整?

        董卓毕竟是在大汉朝体制内打滚了二十年的老油条,小混蛋却是油盐不进。

        咋整吧?

        曹操看着公主马车渐渐消失不见,心下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滋味,本想着与一干将领一同进入美阳,在大将军府、朝廷支持下瓜分董卓手中一些兵权,用稀释的方法肢解了董卓因“三万汉兵”带来的威胁,逐渐清除掉董卓的军中威望,可谁又能想到,朱儁、孙坚、公孙瓒等人会这么激进?会把事情弄的如此复杂、不可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