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252章 还要陪着笑脸吗【第二章】

第252章 还要陪着笑脸吗【第二章】

        姚山很是训斥一顿几十年的亲兄弟,过了一会才再次缓和了些语气开口。

        “比较麻烦的是三万儿郎尚未回返,但咱们不能不做些提前准备!虎娃将家里的所有一切都交给了咱们,咱们就不能疏忽大意了!不能让虎娃在外面厮杀时,还要担心家里的事情!”

        一干人默默点头……

        “平城是一座纯粹军城,是十万儿郎们的家园,既然以儿郎们的家小为主,五万妇人征募也不是很困难,但此事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池!不能让军中将士们不满!”

        ……

        “有几条规矩要遵守。”

        “其一,征募的妇人不能年岁太小,十八岁以下的不能入营。”

        “其二,有身孕、身体不好的不能征募入营。”

        “其三,有了娃娃且娃娃年幼不足六岁,不能征募入营。”

        “其四,拉不了弓箭杀敌的妇人,不能征募入营。”

        “其五……”

        ……

        姚山大致说了几条征募的规矩,其他人也都点头赞同,并未在这些事情上有什么反对。

        “大同镇”总人丁四十万,其中有马邑、“间城”、平城三重城,三座军塞重城的防御重点不同。因为人丁不足,周边又都是些肆意劫掠的胡蛮虎视眈眈,所以在一开始时,董虎就是以重点防御的军屯塞城为战略防御规划的。

        董虎进入雁门郡后,马邑、平城都是很小的城池,这不符合董虎的重点防御战略规划,于是就依托原有的城池进行了大规模扩建,营建时间短,人力不足,那就当做严谨军营建造,稍有空暇时,所有人就和泥晒土坯砖营建外围土坯城墙,能否抵挡投石机、攻城锤且不管它,只要能挡住不善攻城的胡族就成。

        有一年的时间,老人、孩子、妇人除了耕种忙碌时节外,几乎每一日都与泥巴打交道,烧制砖石泥瓦也从未断过,老弱妇孺准备基础建造材料,体力活全都交给强壮兵卒,有一年的时间,虽然马邑、间城、平城还达不到中原坚固城池那般,但也多多少少有了点大城的雏形,而三座重城都是依照长宽各五里的十万人聚居点营造的。

        长宽各五里,比雒阳城还要稍大一些,即便如此,董虎还是觉得小了些,主要原因是百姓有很大一部分食物、经济来源是依靠着牛羊,各家各户都有几十头牛羊的,一座十万人边塞重城,仅牛羊就超过百万头,这么多牛羊需要占据多大的地方?长宽各五里的十万人聚居点够放下超过百万头牛羊吗?牛羊难道不需要吃草吗?不需要准备草料吗?草料不需要地方存放吗?

        为了解决这些棘手麻烦,比雒阳还要大一些的军塞就需要建造许多临时养殖场,而且还都是“高大尚”三层楼样式,还要建造一个个草料存放仓库,建造一个个三层楼居住点……

        三座重城建造时间短,许多设施简陋、不完善,但却都是十万人的聚居点,日后的三座重城还要继续扩大,扩大到长宽十里,这是董虎心目中的边塞重城样子。

        人丁少,就要全部保护起来,尤其是在整日杀戮的边地,而且十万人的重城也不是常住点,主要的作用是战时躲避杀戮的避难所,粮食什么的都储藏在三座重城里,麦谷、豆子什么的收割了后,各家各户都要将草料一车车送入城内存着,万一发生了战争,所有人都能躲在城内避开灾祸。

        三座重城是临时避难所,平日里都是居住在万人军塞内,与军事化的村寨差不多,而这样的村寨足以抵挡上千贼人的围攻,也能就近耕种田地或是跑去山上放羊什么的,不至于影响到百姓生计。

        马邑、间城、平城在一条线上,三座都是依照十万人聚居点营建的,但三者的地位不相同,平城是十万屯田兵卒的军城,无论有无匈奴、鲜卑,“大同镇”都需要这么一座真正屯田军城,平城内基本上不是兵卒就是兵卒的家属,是抵御北方草原部族的前沿。

        间城居于腹心,是平城的腰腹支撑,而最南面的马邑城最安全,城池内以及周边村寨都是些老弱妇孺,董虎的重点防御还是放在了前沿平城。

        平城是军城,是十万屯田兵的老巢,这些兵卒基本上都是跟随前来的中原汉民,是跟着太平道折腾的汉民,而这些汉民中大多都是青壮男丁,少有女人,这与边地男少女多情形截然相反,尤其是董虎对匈奴人“十日不封刀”情形下,二十万匈奴俘虏,仅女人就有十余万,而这些女人就被董虎大手一挥,全部许配给了名下兵卒,甭管带娃不带娃的,全部分给了手下兵卒暖被窝。

        中原人常说的草原“控弦卒”多少多少,这个“控弦卒”不是精锐帐兵,而是所有人,只要能骑马射箭的人都算,甭管是十二三女娃,还是五六十老人,只要还能拉弓射箭,那就都是“控弦卒”中一员。

        草原部族争斗频繁,基本上是全民皆兵,男女娃娃都是自幼骑马射箭,被许配给汉民的匈奴、羌人俘虏女人的就有十余万,而且大多数都是平城内兵卒的家眷,当一干老人提议征募女人为卒时,他人并未反对,就是因为这些女人与跟随前来的中原汉民女人不同,十万匈奴、羌人女人若论骑射,比仅训练半年的三万汉兵骑厉害多了。

        自家知道自家事情,尤其还是主管内务的一干老将,自是知道征募女人为卒是没有丁点问题的,甚至根本不需要从其他城池抽调人手,唯一需要注意的这些女卒都是将士们的家眷,男人不在家,不得不让女人上战场杀敌,需要更多的考虑将士们的感受,尽可能的给与女卒更多照顾,而不是蛮横霸道,更不能有任何人欺辱什么的事情。

        说了一些规矩后,姚山再次开口。

        “虎娃不在家,咱们一帮老骨头就不能稍有疏忽大意,杨老哥你管着间城,董三郎、董四郎你们兄弟去马邑,要尽快的把百姓全都收拢了,绝对不能让那帮贼人枉杀了咱们任何一人!”

        “咱们人丁少,任何一个都比金子还要珍贵,此事绝对不能大意!与此同时也要将匈奴、羌人看紧实了,绝对不能让他们惹出乱子,还有就是要与百姓们说了清楚,钻进来的都是被咱们的儿郎堵着的一群老鼠!不是他们不想逃,而是咱们不让他们逃!而是咱们想弄死这些老鼠!要与百姓说了清楚,省的百姓恐慌不安!”

        杨义、董三、董四默默点头。

        “放心吧,百姓那里不用太过操心,咱们的百姓还是极为信任虎娃的!”

        姚山心下叹息,起身来到杨义身前,从他怀里抱过虎头虎脑的小子,先是帮着娃娃戴好歪到一边的口罩,又整理了下褶皱了的小衣衫……

        “小二子比他爹命好,他爹整日就是个奔波操劳的命,挣下的家业万千,自己却还是那般破破烂烂,换了任何人……谁又不信任这样的娃娃?”

        “唉……”

        “董大啊董大,你他娘地就是个睁眼瞎!”

        姚山感慨,再次骂了“董大”一句,其他老人也不由暗自摇头,都是老兄弟,董大活着时候,他们也不是没有劝解过,只是董大与倔强的高原羌一样性子,无论如何劝解也没多大的用。

        姚山无儿无女,成为雇佣兵大队长之前,他就是光棍一个,后来才寻了个带娃的女人,但他不怎么喜欢那个每每梗着脖子敢与他对怼的小子,却对怀里娃娃尤为喜爱,不仅他一人,几乎所有临洮老将看着丁点大娃娃,都与看到年幼的董虎差不多,父子两人太像了。

        姚山逗弄了几下娃娃,这才起身将浑小子还给不言不语的苦娃,就待姚山结束了今日的军议,各自散伙各自忙各自时候,门外一女急匆匆走入,不是别人,正是和亲匈奴的公主刘月。

        董虎极为恼怒大汉朝和亲的事情,更加恼怒“晋国公主”封号,这才恼怒挑拨匈奴人内乱,并趁着匈奴内乱时一举干掉了美稷匈奴,刘月也成了董虎的妹子、书佐。

        刘月家世很好,一身文士袍穿在身上还真是那么回事,走入厅堂后,先是与苦娃抱了一拳,这才与其他人见礼,正当姚山开口询问何事时,她的一句话语却把所有人全都震惊、愤怒……

        “陛下遣万年公主、尚书卢植、中常侍张恭、奉车都尉董旻前来说和咱们与鲜卑人的争端,希望河湟羌与鲜卑能够和平相处……”

        “轰——”

        听到“万年公主”时,一干老将还只是呆愣,可后面话语却让所有人全都暴怒轰然站起。

        “混账!”

        姚勇暴怒,吓得刘月不由后退一步……

        “啊啊……啊啊……”

        整个厅堂内只有丁点大娃娃“啊啊”声音……

        “哼!”

        姚勇一脸的愤怒,但他还是收拢了怒气,唯恐吓住了苦娃怀里的孩子。

        “鲜卑人都他娘地在大汉朝头上撒尿了,竟他娘地还要陪着笑脸吗——”

        “那董旻也是他娘的混蛋——”

        姚勇喘着粗气,一干老将全阴沉着脸,看着刘月也多了些愤怒……

        “呵呵……”

        姚山突然笑了。

        “都坐下!月丫头只是传个话……就是那个前来的万年公主,她又能决定了什么?再说了……能让咱们与鲜卑人和平相处也是件好事!”

        听他这么说,姚勇顿时急眼了。

        “三哥你……”

        姚山一瞪眼。

        “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