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265章 让皇甫将军做护乌桓校尉?

第265章 让皇甫将军做护乌桓校尉?

        董虎为了清净些,一撅腚跑到了军营,还没刚巡视了一遍营地呢,张辽就送来了小公主一日来的所言所行,看的他大嘴咧的老大……

        “小丫头不错嘛……”

        “嘿嘿……”

        看着一群人被一个小丫头挤兑的哑口无言,董虎直乐,又仔细吩咐了张辽几句后,就不准备过问小公主的事情,库里粮食多的是,今次俘获的百十万头牛羊还在高柳关着呢,有这些做底,他根本不怕小公主有什么疏漏,也不怕她惹出什么事端来。

        自中平元年冬北上雁门后,董虎就没放松过田地的耕种,在中原缴获的铁锭、残破刀剑什么的基本都被他熔炼铸造了农具,即便如此也是不够他人分配的,只能耕种时一起耕种。

        跟随前来雁门郡的百姓大多都是些青壮,至少一半以上是拿过刀子厮杀的青壮,本就都是中原农夫,对耕种事情比董虎还要熟稔,只要有更多农具,耕种的事情并不需要他太过操心。

        两年耕种,董虎有足够粮食,俘获了匈奴人的牛羊、马匹,即便他没有一粒粮食产出,仅凭抢的千万头牛羊,他也足以养活几十万人,但这不是董虎想要的,他想要的是商贩往来如织,想要的是街道上叫卖声此起彼伏,想要的是他可以坐家里躺着张嘴,也会有无数铜钱哗啦啦往口袋里滚落……

        只是他与几十万人身边环境不好,不是匈奴就是鲜卑,或许还要算是乌丸人虎视眈眈,所有人即便分了田地也只能抱成团彼此取暖、抵抗,想要有什么经济活动基本上是不可能。

        可现在不一样了,董虎趁着上郡、西河郡匈奴交战时一举干掉了美稷匈奴,尽管有一些残部逃去了北地郡,也有五万匈奴人被朝廷安置在西河郡离石县,但他们暂时都不敢招惹董虎。

        匈奴人残了,弹汗山鲜卑人也在今次遭受重创,虽然杀敌、俘虏总数仅有两三万,但这也足以沉重打击到了弹汗山鲜卑,弹汗山鲜卑在没有吞下上谷柯比能,以及东部的素利、弥加、阙机鲜卑部族,弹汗山绝对不会再轻易与董虎交战,更何况董虎在仇水谷地、诸闻泽设置了两道安全锁,雁门郡、河套三郡以及上郡、西河郡都将迎来短暂的安全环境……

        董虎坐在营帐内,犹豫着是不是给兵卒发放一些月奉,是不是向辖地内撒钱,为没有丁点金银的金银河流投放一些钱财,发展发展一些经济什么的,可一想到自己兜里的钱财,一想到自己的十万兵卒,最后还是无奈苦笑。

        “罢了……”

        “还是等咱真的有钱再说吧……”

        不发钱的时候,大家都是一样的,如同吃大锅饭一样,打仗一起上,吃饭一起吃,干活时一起干活,衣食用度都是一起动手,干啥都一样,人也就没什么可以埋怨或有其他心思,可若一旦给了人发了钱财,就夹杂了“私利”的问题,董虎有足够的钱财还罢,关键是他没有足够给兵卒发放数年的铜钱,哪怕每人仅三百钱的月奉,他也没办法养的起十万兵卒两年时间。

        屯田兵自食自养是不假,可也不能丁点铜钱没有,即便有种出的粮食、放养的牛羊、自己晒的盐巴、自己织出的素布,难道就不需要其他的?不需要购买一些家伙什?难道连给自己女人买个头钗都不能?

        显然是不成的,肯定是需要给些钱财的,无非屯田兵的钱财少给一些,但不可能丁点不给,董虎没有足够的铜钱,但不代表他没有足够支撑军队花费的财富,只不过这些财富都是些铜矿、铁矿、盐场、牧场内千万头牛羊、马匹以及仓库内的粮食……

        董虎有足够的财富支撑,但他没有货物与货物交易使用的货币,缺少的是百姓使用的铜钱。

        二三十万中原汉民本是黄巾军俘虏,二十万匈奴人也是俘虏,这些人在被俘获的时候,董虎和他的兄弟们是不可能允许他们藏有金银铜钱的,几十万人也是屁个铜镚都无,董部义从在中原的俘获都变成了拖拉可以活命粮食的驴骡牛马、马车,前来并州时基本上都花费了一空,唯一幸运的是后来又干掉了美稷匈奴,从匈奴人手里抢了些钱财。

        匈奴人比大汉朝崛起的时间还早些,在秦朝时候就已经崛起,匈奴人拥有马匹速度优势,虽然大汉朝数次大战击败了匈奴人,但匈奴在与大汉朝的厮杀过程中,往往是拥有优先进攻权的,是先打了一拳大汉朝后,大汉朝才会选择回击,而这个过程中,也会让匈奴掠夺了些汉人的金银铜钱。

        自匈奴南下归汉后,美稷匈奴与大汉朝的关系还算是不错,多次与汉兵一起作战,与汉兵一同作战,那就是“义从”雇佣兵,朝廷是要给些钱财的,但匈奴人基本上用不到钱财,远不是后来有茶马、丝绸这样的往来贸易,匈奴人即便手里有些金银铜也只能扔在库里,只能当做首饰佩戴,而不是用来当做钱财花掉。

        美稷单于庭发生对此反叛,无论哪一次反叛,最终还是匈奴人自己占着单于庭,不能吃又没地方花的金银铜也还是扔在那彰显自己的富贵和地位,而这些就全都被董虎俘获了,可这些也不足以支撑董虎十万兵马数年发放的,顶多也就能勉强支撑一两年而已。

        董虎在城外军营待了三日,人前时候还好些,有说有笑的与人吹牛打屁,尽可能的制造一些轻松环境,让征战厮杀时的那根弦松弛一些,尽可能让兵卒能恢复平和心境,尽可能的避免兵卒得了战争综合症。

        人前有说有笑,与将勇打成一片,甚至下场与董重角力,人后却忧愁不断,不是忧愁小公主的事情,而是愁着从哪里抢钱,即便回家时也是皱眉不散……

        “虎娃——”

        董虎刚进入府门,就听到一声清脆,仅“虎娃”两字,不用去看也知道是谁,也正是没大没小的小公主刘妍,正一身青衫白衣跑了过来,哪里有丁点公主模样?

        “虎娃——”

        听到又是一声呼喝,董虎脸上又多了一丝无奈……

        “事情这么多,虎娃你怎么能自己躲入军营偷懒呢?”

        刘妍倒是学会了倒打一耙,率先将“不务正业的偷懒鬼”帽子砸在董虎脑袋上,气的董虎也不愿意搭理她,抬步走向自己的后宅小院……

        “眼瞅着就要春暖雪融了,你不前往高柳县,怎么还留在咱的城主府?难道你就不怕雒阳内又流传无数流言蜚语?”

        两年前,刘妍仅十岁,今时虚岁都有十三了,再过一两年就到了大汉朝法定强制出嫁年纪,虽还是个屁大娃娃,却也算是接触了这方面的事情了,听了这话语也不由小脸红了些。

        董虎眼角余光看了有些扭捏的小丫头,心下暗自好笑,嘴里却“吭吭”两声……

        “现在还未雪融,用驴骡拖拉雪橇车运粮也好,用马车拖拉也罢,都容易将粮食运入高柳城内,可若再过半个月一个月,一旦春暖雪融,仅泥泞道路就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力……”

        “虎娃你……你能不能荐举一下皇甫将军,让皇甫将军做护乌桓校尉?”

        “不能!”

        “为什么啊?”

        “因为他会与咱捣蛋!做匈奴中郎将时,他就杀了咱的大长使,而且还要把并州送给匈奴人!”

        “不是的……不是的……”

        刘妍三步两步跑到董虎面前,而且还张着小手阻住董虎的道路。

        “不是你想的那样!皇甫将军没有杀高公公,是匈奴左贤王杀的人,月……月姐姐也是匈奴单于提出的……”

        “真的!不骗你!”

        董虎微低着身子,照着她脑门就敲了下。

        “也就你这般憨丫头信了这话语,咱的一些奴隶可是在单于金帐内亲眼目睹了全过程的,若不是皇甫将军刻意把匈奴人的仇恨引到高公公身上,那於夫罗又如何杀了高公公?”

        “高公公是咱虎娃的大长使,是我河湟羌的使臣,若匈奴人不毫不在意这些的话,高公公也还是朝廷中常侍,是陛下身边近臣,是史侯身边大伴!”

        “无论什么原因,匈奴人杀了帝国重臣使节,那都要付出足够的代价,如此才能熄灭帝国的愤怒!”

        董虎的身量高大,想了下后,还是提着裤腿蹲下身体,认真盯着小公主,以往他没有太过注意她的样貌,女大十八变,即便小时候是个丑小鸭,长大后,长开了,兴许就变成了个大美女,但这个时候,董虎突然发现小丫头确实是个小美女……

        “吭吭……”

        “咱虎娃问你,高公公死了,匈奴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熄灭陛下,熄灭帝国的愤怒?”

        “虎娃……不是这样的……”

        看着头颅低垂的小丫头,董虎叹气一声。

        “皇甫嵩故意激怒匈奴人,那於夫罗杀了高公公,肯定是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西面的上郡匈奴恼怒羌渠父子,北面、东面都有咱虎娃,这个时候美稷单于庭是不敢再得罪了朝廷的,甚至不需要朝廷愤怒发兵征讨,只需要与咱虎娃歪歪嘴,咱就能发兵杀入美稷单于庭,别以为咱没有这个实力。”

        “永和五年,南匈奴左部句龙王吾斯、车纽等叛乱,左右两部仅五千匈奴骑就能杀入美稷单于庭,咱虎娃手里有精锐数万,上郡匈奴已经恼怒了羌渠父子,咱若攻打他们父子,那须卜、白马铜绝对会不管不问。”

        “皇甫将军若仅仅只是为了五千匈奴义从,在他故意激怒匈奴人杀高公公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成功了,真的需要送出一个公主和亲?用公主和亲,还不是想要让匈奴人在南面威胁咱的后背?”

        ……

        “虎娃……你能不能不造反……”

        低头小丫头,憋了许久,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气的董虎抬手又敲了她一下。

        “咱啥时候说要造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