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273章 第三把锁和躲避小公主

第273章 第三把锁和躲避小公主

        董虎将自己与弹汗山的厮杀经过大致说了一下,又将自己为弹汗山上的“两把锁”的事情讲了一遍,以及他想要让儿郎们出塞打草谷,先把陇右草原西部鲜卑、漠北中部鲜卑干趴下,再在北匈奴单于庭姑衍山另设一营,在弹汗山北面再设第三把锁。

        西部、中部鲜卑远比弹汗山东部鲜卑弱了太多,不仅两部鲜卑实力较弱,陇右草原、漠北草原所有部族都很弱,之所以造成这样的局面与当年北匈奴西迁有很大的关系。

        北匈奴拖拖拉拉西迁了将近百年,西迁的原因还是与大汉朝、鲜卑人交战的结果,最后一次西迁是在檀石槐还活着的时候,距今也仅有十来年的时间,而这么短的时间里,几若真空的漠北、陇右草原的部族不仅人丁少,而且还极为松散,是最佳出塞打草谷的时机。

        廉县将军董小乙、临戎将军董骨、五原将军刘弃各领五千精锐骑,重骑将董重亲领三千重甲骑,并且随同五千幼军骑,以及“忠孝节义”四个侄子带领的两万汉军骑,总兵力四五万骑出塞,随同的还有两万随同奴隶驱赶牛羊辎重……

        捉到多少奴隶,俘获多少牛羊且不管,董虎让四大骑将领着六七万人出塞就是为了宣誓主权,让各部族认清谁才是草原霸主,哪个不服就全部俘虏,全部剁手指、盖大印!

        董虎所处的时代不是最好的时代,却也不是最坏的时代,至少这个时期是草原各部族最虚弱的时期,北匈奴西迁了,留下了一个万里空虚草原,鲜卑王檀石槐病逝了,弹汗山鲜卑在幽州的北面,而不是居于漠北草原,不是居住在万里草原的心脏位置,陷入四分五裂的鲜卑对万里草原的掌控力降到了冰点,除非他们舍弃部族兴盛的弹汗山族地。

        在华雄屯诸闻泽,限制弹汗山向西虎视眈眈,断绝他们向西进入河套三郡,断绝他们介入万里草原的争夺,在此等情形下,董虎率先动用数万骑自鸡鹿塞杀入漠北草原,摧毁看到的一切部族,臣服一切看到的人丁。

        董卓看了董虎送来的信件后,苦笑连连,发觉让那小子跑去并州就是个错误,也太能折腾了,自己还没成为帝国太师呢,浑小子就要依托四五十万人丁成为草原霸主。

        偏偏他还够不到浑小子,无法敲浑小子的脑袋,董瑁没有他老子这么多忧愁,自己兄弟混的越好,对自己越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

        董瑁、李氏在百余骑护卫下前往了雒阳,至此他将成为雒阳的质子,这不仅仅是董卓与大将军府之间的妥协,也是三公与董卓的妥协,是董卓从地方派系到京畿帝都将领的过渡,但夫妻两人却将小董白留了下来,让人将六七岁的闺女送去“虎娃叔叔”身边。

        董瑁心大,也不怕自己闺女出了意外,仅让董虎送信的兵卒带着十余骑护送爱女,还极为高调似的挑着董部义从特有的长条旗子,当小董白自北地郡北上进入廉县,见到躲避小公主骚扰的董虎、苦娃夫妻时,董虎很是将心大的董瑁夫妻埋怨了一通。

        二三月时,小公主刘妍带着三大保镖尚书卢植、中常侍郭胜、张恭前去了高柳县主持借粮乌丸人事宜,正如董虎所料,在他“吃亏”给了一万三千乌丸人十五万头牛羊后,只要这些老弱有一半人愿意成为董虎的一年佃户,即便一头牛羊、一粒粮食不借,他们也能顺利度过困难。

        但这些人只是个引子、诱饵,是董虎通过他们的嘴将消息放出去,引诱所有代郡、上谷郡的乌丸人,甚至汉民都跑过来向他借粮食、牛羊。

        乌丸人的总数在三十万人左右,主要分布在辽东、辽西、右北平、渔阳、上谷、代郡六郡内,若按照每郡五万人来算,上谷郡、代郡境内应该有十万乌丸人,但事实上两郡乌丸人要超过另外四郡的总和,原因就在于“仇水谷地”事实上就是后来的“宣府镇”辖地,除了仇水谷地,还有桑干河谷地、妫水谷地(上谷郡治所沮阳)等地,这些都是谷地平原,适合耕种养民,人丁就要多一些。

        打不过鲜卑人,那就只能向南奔逃,逃入六郡南部的汉人聚居点,与汉人一同分摊遭受的损失,借助汉人的力量共同抵挡鲜卑人的掠夺,乌丸人做这种事情又不是一次两次,而且也是极为有效且聪明的做法。

        青壮能骑着战马一溜烟跑了没影,老弱妇孺呢?冬日里的牛羊可是逃不掉的,按理说,牛羊是牧人的命,没了牛羊的牧人,要么饿死,要么自此沦为奴隶,一般的牧人是很难轻易舍弃牛羊而选择逃了没影的,关键是乌丸人居住在大汉朝六郡境内,算是大汉朝的一部分。

        乌丸人没了牛羊,没了吃的,朝廷若不救济、幽州若不救济,就算他们拿刀子抢了汉民也是理直气壮,谁让官吏贪婪无视遭灾百姓死活呢,而且抢了汉民后,朝廷也拿他们没办法,最后还是派个仁德官吏安抚了事,这与朝廷每每招抚造反的羌人做法是一样的。

        居住在大汉朝境内的羌胡都是一样的尿性,只要不是明目张胆的要干趴下大汉朝,只要造反的借口不是黄巾军那样的“改天换地”借口,甭管是什么样子的造反,双方打了一场后,朝廷最后都会招抚了事,此时的大汉朝是如此,另一个车轮下的称霸河北的袁绍是如此,即便董卓从雒阳退入长安三辅后,也同样的默认了马腾、韩遂霸占了东西凉州,还有后来的曹操将屠各匈奴安置在并州腹心太原郡……

        乌丸人损失惨重,即使用屁股去想也知道,一旦幽州刺史刘虞不拿出些钱粮救济,乌丸人一准南下先抢一通幽州,正因为知道这些事情,卢植即便知道董虎想用粮食、牛羊收服乌丸人,为了幽州百姓遭受二次伤害,也选择了默许。

        正如董虎与小公主所说,南下逃跑的乌丸人在得知了董虎愿意借一还一后,尽管有些人更愿意用刀子抢不用还的粮食,可还是有更多的乌丸人跑到高柳县借粮。

        代郡、上谷郡大部分乌丸人选择了借粮,少量的不愿意借,而选择用刀子抢掠幽州汉民,可他们却一头撞在了极为强势的公孙瓒刀子上。

        不仅有公孙瓒,还有戴罪立功的孙坚、刘关张三人,还有皇甫嵩、朱儁两大中郎将,还有十几个戴罪立功的悍将,有这些家伙趴在幽州,一些游兵散勇的乌丸人还真占不到便宜,吃了几次亏后,还是不得不跑去高柳县借粮。

        借粮不是多么复杂的事情,任何借粮都需要拿出等价东西来抵押,若无抵押就用人来抵押,若没有家人,只是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混蛋,那就只能自己拿自己做抵押,给董虎放羊、种地、打仗,挣了可以活命的粮食、牛羊后才能离开,即便如此,也还需要所在的部落头人为其担保,万一放着羊却把羊牵跑了,跑了没影咋整?

        借粮的目的不是一些充当质子的老弱,老弱妇孺顶多也就能放放羊,董虎的真正目的是那些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家伙,而这些家伙大多都是青壮,是可以打仗的青壮,也是最容易拉拢成为死忠的一群人。

        借粮的程序不复杂,按了手印,有各部族头人做保后就可以借出粮食、牛羊,一个质子名义上可以借给一家人,但这个一家人不能超过五人,超过了就需要再拿出一人给董虎放羊、种地,各乌丸部族也都认同,小公主只需要按照规矩借出即可,这些都无任何意外,借粮也极为顺利,只是在屯田耕地时,麻烦来了。

        不是因为董虎趁机霸占高柳县、仇水谷地的耕地带来的麻烦,董虎耕田也是为了养活借贷的乌丸人,产出的粮食也将全部存放在高柳县城内,这些事情都是说好了的,日后只要有乌丸人陷入困难,都按照借一还一借贷。

        麻烦不是董虎霸占田地的行为,而是两刀、三刀……五刀犁子进入高柳县、仇水谷地耕种时的效率,先是数百架犁子在前,后面是一架架两米长的梯形耙子,再后面就是耩子耩种春麦,虽说春麦子因不分蘖,一粒种子只能结一个麦穗,远不似冬小麦一粒种子能结出几十个麦穗,但有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

        犁子、耙子、耩子齐上,排列成数里横截面,一日间驴骡牛马都不带回头的,除了一些人跟在耙子后面清理一下杂草外,所有人只是一个劲的向前,一日间能耕种出二三十里,这可就着实把所有人都吓住了,结果就是……近千个大小部族跑到小公主面前哭诉,期望能借些董部义从的农具使用,不仅乌丸人想要借董部义从的农具,就是卢植、张恭同样也想讨要一些。

        大汉朝有耕种的单刀犁,有易于播种的耩子,以及将大块土块破碎的耙子,这些大汉朝都有,甚至连类似风扇吹去麦子壳皮的“鼓风车”都有,但这些农具大多都是大户人家的农具,许多百姓使用的还都是木头农具。

        乌丸人见到这么多好用的农具后,全跑到小公主面前哭诉,想借着使用,可姚山、姚勇兄弟哪里愿意借出去,自家的钢铁产量还不足呢,自家的田地还缺少农具呢,万一弄坏了咋整?

        主管内务的一干老将说啥也不愿意借出去,小公主不得不带着人跑回平城,而董虎好像知道小公主要寻他麻烦似的,带着媳妇、儿子跑去了朔方郡,刚来到廉县,就见到了小侄女董白,也对董瑁夫妇的心大颇为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