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274章 炼铁和娃娃【第三章】

第274章 炼铁和娃娃【第三章】

        董虎对董瑁夫妇的心大有些不满,但他却尤为喜爱活泼可爱的小董白,将小丫头衣兜里的信件看罢后,目光也不由看向汉阳郡的方向……

        “虎……”

        苦娃有些担心看来,,董虎只是朝她笑了笑。

        “没什么,估计又有一个凉州霸主要横空出世了。”

        苦娃对这些事情不敏感,但她还是能够感受到自己男人心下的担忧。

        “没多大的事情,人心思乱,只有大乱后,都倒了霉,都得不到好处后,他们才会渴望平静的耕种、放羊日子,乱一乱有时也不是件坏事……”

        “哦对了,白儿的爹娘去了雒阳,你是她的婶娘,平日里就当是自己的孩子照顾着,莫要让白丫头受了委屈。”

        苦娃见他站起,忙拿起一件大氅,点头答应。

        “嗯。”

        ……

        苦娃还是不大会说话,但也能听懂他的话语,夫妻两人刚钻出大车,就见到外面一大一小俩娃娃正在玩闹……

        “虎娃叔叔……”

        “爹爹……”

        董白很懂事,牵着小二子小手跑到近前,董虎提了两下裤腿蹲下,一边从怀里掏出哄小孩的麦芽糖,一人塞了一颗。

        “吃了糖后要漱口。”

        “嗯嗯……”

        一大一小还都是孩童心性,抢了糖后就又跑开玩耍,董虎又与苦娃仔细交代了下,这才带着一干亲随前往炼铁高炉,是真正的炼铁高炉。

        汉朝炼铁的炉子有很多种,甚至出现了炼铁“高炉”来,但这种“高炉”只是与后世的高炉样子相像,如同个烟筒似的,有一人多高,而董虎所建的高炉要高大的太多。

        廉县有品质很好的铁矿石,有品质最好的煤炭,也有制造高炉所用的顶级耐火砖泥土,具备了建造高炉炼铁的所有条件,但他一直没有真正开始大规模炼铁,只是让人挖矿挖矿,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河套三郡周边的安全性问题。

        一个孩子若不想引起他人注意,最好的法子就是躲在杂乱的角落里,把自己整成一个泥猴子、脏娃子,可若是屁大娃娃手捧着让人眼红的大金块,那就是在自己找死。

        董虎进入并州的时间短,根基不稳且不说,周边还有匈奴、鲜卑一干强大部族,尽管两大部族四分五裂相互争斗不断,可若面临让人难以拒绝的诱惑时,并非不能凝聚在一起。

        在董虎没有干掉匈奴人之前,在没有重创鲜卑人之前,没有给内部创造一个基本的安全环境之前,无论河套三郡有多么巨大的财富,他都不能轻易碰触,高炉不能大肆建造,盐田不能大肆开发,百姓更不能四散开来……

        但现在他可以腾出手来,专心打造他的河套明珠!

        建造高炉的是一名叫“老蔫”的四十岁汉人,名字很朴实,是董虎从下曲阳俘获的俘虏,之前就曾是个炼铁的铁匠,有制造“高炉”炼铁的经验,但董虎建造的高炉与他之前建造的不大一样,也不知高大了多少,他也有些拿不准究竟能不能煅烧出铁汁来。

        远远就看到了董虎的到来,老蔫带着一群老少工匠迎了过来,双方一番见礼后,老蔫才有些担心开口。

        “主公,这么大的炉子,老蔫也不知道会不会把炉子烧炸了,也不敢肯定能不能烧出铁汁来。”

        董虎对匠人的态度更为和善,他也不在乎他人如何看待自己,很是随意搂着比他矮小了一大头的老人。

        “能不能烧出铁汁来,一个原因是铁矿石的含铁量不足,含铁量不足的矿石煅烧后也只是一堆无用炉渣,另一个原因是炉温够不够,至于炉子能不能承受的住高温……这反而是件小事了,了不起咱们再把炉子建造的厚实些。”

        老蔫和一干老人相视苦笑,但他们也算听了明白,事实也就是如此,烧出铁汁有两个最重要的条件,一个是原矿石有没有铁,含铁量能不能达到出铁的程度,另一个就是火力够不够,能不能把铁从石头里烧出来。

        大汉朝的炉子大多都是先选土,将土筛细,加水弄成一个个柔软泥砖一圈圈围成炉子,在外面用泥巴仔细涂抹,逐渐做出个下阔上窄的烟筒似的炉子。

        汉朝的炼铁炉子种类很多,但大差不差都是这么弄成的,是在土坯还未干燥时做出来的,但董虎的炉子所用的耐火砖是提前做了出来的,与烧制砖石差不多,但为了进行比较,提前进行了两组对比,一种耐火砖所用泥土是没有经过煅烧,一种是煅烧过后进行碾碎筛选。

        两种泥土做成的土坯耐火砖后,经过长时间阴凉脱水,慢火烘烤……逐渐适应更高温度的火焰,凡是有任何因高温损伤的砖石一律淘汰不用。仅一个耐火砖就是一个细致活计,然后才是如同盖房子一样,建造十五座大小不一的高炉。

        董虎在临洮有自己的铁匠作坊,也有炼制少量铁矿石和废铁,但这都是在原有的技术上炼制,无非就是在去除杂质上有所改进,之前并未做过高炉,他的心下也没有底,也不知道高炉的直径与高度、厚度最佳比例,只能多做几个炉子进行比对。

        炉子建造好了,还有铁矿石破碎、焦炭、石灰石的比例……老蔫炼铁经验丰富,但他只是凭借着原有的经验,董虎多多少少知道些炼铁原理,更愿意推动炼铁技术的进步,对炼铁的事情介入的也多一些。

        董虎前来廉县,名义上是为了躲避小公主的纠缠,他可以借粮给乌丸人,但他不愿意让乌丸人的农业更进一步,除非乌丸人愿意彻底融入大汉朝,彻底成为汉民的一员,否则他更愿意用经济手段死死捆住乌丸人,用经济手段彻底摧毁乌丸人原有的一切。

        有些阴暗的事情他不愿意与他人说,更不愿意与一个屁啥都不懂的小丫头胡咧咧。

        明着是躲避小公主、卢植,实际却是专门跑来炼铁、晒盐,将河套三郡的金娃娃真正吐出金银来!

        炼铁看似只是董虎来了就点火、填料,实际上却足足用了两年时间准备,是数万人足足准备了两年时间,挖矿、矿石粉碎、耐火泥土的筛选、高炉的建造……

        一座高炉足足准备了两年。

        “点火——”

        随着老蔫一声大吼,无数人开始动了起来,一字排开的十五座高炉几乎同时冒出浓烈黑烟,方圆几十里的牧人、农人全抬头看向高炉方向……

        “狗娃子,那里是咋了?不会是失火了吧?”

        听到老人开口询问,正欠着双脚去看浓烟方向的半大小子也不由回头。

        “那里是大炉子的方向……可能是虎娃大王要烧铁……”

        老人一阵无语,在廉县放羊也有一年了,他是知道那个大炉子的,可谁见过那么高大的炉子?也因这件事情,不少百姓私下里都是嘀咕不断,炼铁是好事儿,可这么大的炉子能炼出铁来吗?

        百姓不敢在烙了字的董部义从面前嘀咕,也只能相互嘀咕不靠谱的“虎娃子”瞎整胡闹。

        老人嘀咕了几句后,心想着一会羊儿吃饱了后就往回赶,他要看看那个“虎娃子”究竟能不能整出个事儿来,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狗娃子。”

        半大娃娃回头去看老人。

        “阿翁,又咋了?”

        听着孙子有些不耐烦话语,老人心下有些不满,拾了块土疙瘩扔了过去,但并未砸在娃娃身上。

        “又咋了……前日你三叔说,虎娃大王又要胡整了,说是虎娃大王要在平城教授娃娃读书,阿翁寻思着……虎娃大王虽然有些胡整了些,但打仗的本事却不比咱凉州三明差了,明日你就去寻你三叔,让你三叔与黑牛大人说一说,兴许也能去了平城,也能学了虎娃大王的本事……”

        “阿翁你说的是真的?咱这就寻三叔……”

        “羊还没赶回寨子呢!”

        在董虎前来廉县时,随同的就有五百年仅十二三的汉民幼军骑,董虎他不是个小气的人,自己和一干兄弟们可以穿的破烂些,但给幼军骑整出的衣甲装备却是全军最好的,实用不实用的且放在一边不提,但有一点,那就是要足够的拉风。

        量身定做的皂黑色小皮甲,红缨头盔、白色披风,再加上刀弓箭失样样不缺,看着就是一个个英武小将军。

        在董虎进入廉县时,狗娃就极为眼馋那些幼军骑,听了老人话语,那还哪里坐得住,拔腿就要去步军大营去寻三叔,直至老人气急,这才想起牛羊还没赶回牧场寨子呢,忙又提着鞭子要赶羊回去……

        “你急个甚?牛羊还没吃饱呢!”

        老人一通训斥,狗娃心下却有些忐忑。

        “阿翁,咱们……咱们是牧场佃户,虎娃大王……收不收咱啊?”

        爷俩是牧场的人,北地郡太守蔡邕借粮,不少老弱妇孺就作为质子抵押给了董虎,一部分成了矿工,一部分在富平县、廉县耕种,真正的老弱就只能成为牧场中的牧羊人,而说话的爷俩就是北地郡抵押给董虎的两万人中的一员。

        老人听着孙子的担忧,咂巴了两下嘴唇,这才敲了下伸了过来的小圆脑袋上。

        “阿翁已经仔细问过你三叔了,你三叔说了,虎娃大王是咱凉州人,虽说杀人无数,但那都是杀的哪些人?”

        “杀的是那些抢掠杀人的羌人,杀的是匈奴、鲜卑人,只要咱凉州人不在虎娃大王地盘上惹事,虎娃大王就当咱们凉州人是乡亲们,就愿意借给咱们粮食,给咱们分地,若要读书、学本事,学堂也收你这般娃娃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