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284章 漠北万里草原的王(中)

第284章 漠北万里草原的王(中)

        “报!”

        守在帐外的吴霸推帐走入,手里还拿着封信件。

        “报主公,董骨将军刚刚让人传回的消息。”

        吴霸弓着身子将信件送到董虎手里,这才又抱拳退出大帐。董虎没有第一时间内拆开信件,而是看向董赤,示意董赤继续之前的话语。

        董赤继续说道:“此次我军一共出兵四万三千正兵骑,随军辎重两万人,自出塞后五个月来,大小厮杀不知多少,一共俘获奴隶三万七千四百余,斩获牛羊一百四十七万八千三百头,马匹五万四千六百匹……”

        董赤有些犹豫,就在董虎眉头微皱时……

        “我军出塞时,正值草原各部族四处放牧之时,本不应该出现太大的抵抗,只是我等也没想到拓拔部竟在夫羊句山狭聚集了过万人,虽然我军最终击败了他们,但那些拓拔野人极为悍野,我军仅战死就有三千之多,轻重伤超过五千。”

        董虎默默点头。

        董赤又说道:“除了拓拔部外,余者抵抗要弱的许多,我军基本上并无多少战损,骨、弃他们领万骑一路追杀拓拔部残部,暂时还不知道他们会有多少折损,我部五个月来一共战亡了四千一百一十七人,伤六千三百余。”

        听到两三成的战力折损,董虎心下一阵肉疼,面上却没有太大的变化。

        “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有时候,一些牺牲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董虎一一将所有人看罢,正色道:“折损了两三成战力,所获的三四万奴隶和百万头牛羊,从斩获和付出来看,咱是认为亏了的。”

        “首先是咱们原本人丁就不足,其次是咱们并不怎么缺粮食,有无百万头牛羊,对咱们来说,也就是锦上添花而已。”

        “仅从斩获与付出相比,咱是认为此次打草谷是亏了的,但是!这只是财货上的事情,而不是先后手主动权的问题。”

        董虎说道:“此次出塞,一个原因是训练汉兵骑,让汉军骑更快的成长,而真正能稳固咱们根基的,就是这些看似二吊子的汉军骑,而不是诸位手里的精锐骑,至于为什么咱会这么说,你们自己去想原因。”

        “除了咱想加速训练汉军骑外,就是先后手主动权的问题。”

        董虎站起身,用着小竹竿指着悬挂在中军大帐的粗劣地图。

        “诸位从这张地图就可以看出,鲜卑人虽然击败了匈奴人,成了万里草原的霸主,但他们的目光却很短浅,他们选择弹汗山为单于庭,实际上只是草原这个天下的一角,而且还是四战之地的一角。”

        董虎用着小竹竿在弹汗山四周画了个圈,继续说道:“弹汗山鲜卑人与乌丸人为仇,又每每与大汉朝交战,同时各部族又四分五裂,但凡……这里有个稍微强大的部族。”

        董虎在北匈奴单于庭方圆千里画了一个圆圈,郑重道:“但凡这里有个稍微强大的部族,只要威胁到了鲜卑人的背后,鲜卑人就是必败的结局!只是很可惜!匈奴人西迁了,他们没能坚持到檀石槐病死的那一刻。”

        “北匈奴单于庭成了一片空白,成了弹汗山鲜卑人的万里草原的后路,若要真正干趴下鲜卑人,就只能占据了这里!占据了这里,咱们才能真正掌握了击败鲜卑人的主动权。”

        “与此同时,咱们占据了此处千里草原,就可以……从居延属国挥刀杀入凉州西北四郡,也就是河西四郡,自居延属国向南,一刀将河西走廊斩成两段,从而堵住韩遂那老小子的后路,拿下河西四郡,与河湟谷地内族人连成一片!”

        董虎用着小竹竿在“草原之心”方圆千里画了个圈,又向东南、西南画出两个箭头,所有将领全都神色凝重。

        “用一万人死伤,甚至更多人的命来换取干掉弹汗山鲜卑、干掉韩遂老小子的进攻主动权,咱认为是值得!”

        董虎又轻声叹息,他的可用人丁不足,“草原之心”几若于土地肥沃的河南之地,任何人想要称霸草原,就必须占据北匈奴单于庭至燕然山方圆千里草原,之所以鲜卑没有占据草原之心,却能够称霸草原,这与匈奴西迁有很大的关系。

        匈奴人西迁与檀石槐没有太大的关系,是匈奴人与大汉朝相互交战造成的结果,而檀石槐最后击败的匈奴人,不过是北匈奴最后一次西迁的残余势力,这些残余都是些老弱,真正能拿出的青壮战士也不过数千人。

        最后一次西迁后,整个漠北草原几乎就没了多少人丁,整个草原的七八成人丁都集中在漠南草原,是四十万南匈奴、四十万鲜卑、三十万乌丸人。

        草原之心成了一片真空之地,董虎就想霸占了真正称霸草原的草原之心,只是他手中真正忠心汉民人丁不足,他更想让汉军骑占据这片真空之地,而不是让羌人、匈奴人、河套三郡汉民占据草原之心,对于董虎来说,这些人都不是真正可靠的人,哪怕他们是河套三郡的汉民!

        心下叹息,用着小竹竿在简易地图上比划着数下,董虎这才重新坐回座椅。

        “咱与你们说了这些后,你们就应该知道这里的重要性。”

        “董赤。”

        董赤一脸郑重站起。

        “董赤在!”

        董虎郑重道:“从现在起,你就是漠北草原总管,咱给你五千幼军骑、一万汉军骑,包括此次斩获的奴隶、牛羊都留给你。”

        董虎沉默少许,说道:“自从咱们来到并州后,咱们的防御重心都是在危险的前沿。”

        “在咱们夺回河套三郡时,云中郡向南距离美稷单于庭仅有百里,向东北距离弹汗山仅有三百里,故而云中郡是三郡兵力最多的防御重地,其次就是为了应对漠北草原以及凉州羌人北上的朔方郡,而五原郡的五千骑只是随时应对东西两郡可能发生的危险,是两郡的后备兵。”。

        “但是,在咱们干掉了美稷匈奴后,在华雄领兵驻扎在诸闻泽,以及咱们在仇水谷地设置乌丸人义从部后,咱们就已经把战线推到了弹汗山家门口,但咱们还未威胁到弹汗山的后门。”

        “咱们堵着了弹汗山鲜卑侵入河套三郡、雁门郡、幽州的前门,整个河套三郡的危险性就都降到了最低,但这不代表云中郡、朔方郡就不需要屯驻重兵,因为此时的咱们已经由被动防御转而拥有主动进攻的优势。”

        董虎站起身来,用着小竹竿指着背后悬挂着的地图。

        “东线战争主要是针对鲜卑弹汗山,一共三个进攻方向,其一是西面华雄所领诸闻泽所部,包括董耀、董信所领两万屯田步卒,其二是南面高柳、仇水谷地乌丸义从部,其三是北面,是自北匈奴单于庭姑衍山(乌兰巴托)向弹汗山鲜卑发起进攻。”

        “西线战争主要是针对凉州正在造反的羌人,若不包括河湟谷地的配合,仅咱们并州所部,一共有两个进攻方向,其一是自朔方郡沿黄河杀向金城塞,其二是自漠北草原杀入张掖居延属国,自北而南斩断河西走廊,自韩遂背后杀入。”

        董虎在简易地图上一阵比划,说道:“东线战争一共有多少兵马?华雄所部一共有一万五千骑、两万步卒,乌丸义从部应该可以拿出一万控弦卒,北面姑衍山将由刘弃统领五千骑,也就是说,东线至少五万至六万卒,另有平城后备兵力,极限可拿出十万卒。”

        “西线战争有孙牛、刑勇所部两万屯田步卒,有小乙、骨所领万骑,自漠北草原方向将有至少万骑杀入张掖,另有河湟谷地内三万董部义从和一万幼军骑,可以聚集起七万精锐。”

        董虎分别介绍了东西两线战争可以动用的兵力,又说道:“东线极限可以拿出十万,若仅对付弹汗山一处的话,咱们占据绝对的兵力优势!”

        “同样的,那韩遂看似拥兵十万,但咱们都知道,那韩遂不可能有十万兵卒的,至少会有半数是跟随放羊的老弱妇孺,而且那韩遂还要面临多个方向夹击,在兵力对比上,咱们同样占据兵力优势!”

        董虎说着这些话语时,所有人才突然发现,原来自己这么强大了,竟可以动用了十七万兵马,而且从他话语里,这还没算上董赤驻扎草原上的一万五千骑。

        听到自己这么强大,一个个将领也不由鼻息粗重,董虎心下却有些感慨、苦笑,自己的所有兵力看似临近二十万,然而却是并州、河湟谷地将近八十万人丁的极限战力,而且还要抽调一些女人参战才能达到的极限战力。

        东西两线极限战力一共有十七万屯田兵,这些多吗?董虎并不认为很多,后来的大明朝九边屯田兵肯定超过这个数字,只有达到这个数字的兵力,才能确保九边足够的安稳。

        董虎用着小竹竿轻敲了两下桌案小几,将有些嗡鸣的低声交谈打压了下来,直至所有人全看过来,这才再次开口。

        “由被动防御,转而进入战略进攻,河套三郡万骑也将逐渐向外围扩散,将向漠北草原扩散,华雄所领五千精锐骑驻扎在诸闻泽,刘弃的五千骑将被安置在原匈奴单于庭姑衍山。”

        “之所以要如此做,原因就在于漠北草原才是咱们由防御转而进攻的关键,趁着漠北草原空虚,咱们若不在这个时候吞下漠北草原,万里草原就始终是鲜卑人的战略后撤之地,咱们就会始终与他们拼消耗!”

        “拼消耗算不得什么,若不趁机占据漠北草原,这里很可能会再次诞生出一个强大的匈奴部族,拼掉了一个弹汗山鲜卑,又会再次与另一个强大部族再次消耗,会永无止尽的消耗咱们的兵卒、人丁、钱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