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316章 脾气见长的小公主

第316章 脾气见长的小公主

        董虎最擅长迂回奔袭,又怎么会看不到井陉关的重要性?

        不提董虎自身的特殊性,仅他是隶属于并州的屯田将军一条,他就不可能在不经过朝廷允许时统兵进入幽州、冀州,但他并非没有解决的办法,毕竟小公主刘妍还在他身边呢!

        之所以舍弃井陉关,原因就在于那里藏着的黑山军,藏着个谁也无法确定会不会突然反叛的十万黄巾军。

        董虎无可奈何,自己兄弟的突然异常举动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偏偏他还没有太好法子,最后也只能苦着一张脸返回高柳,无可奈何寻到小公主、尚书卢植、中常侍郭胜三人。

        小公主刘妍对他好像有些生气了,见到他时,指着他脑袋很是叭叭说了一通委屈,说他不顾百姓安危,说他养贼自肥、纵贼杀民……更多的还是气愤他不见自己。

        小丫头不仅长了一岁,个头长高了一些,脾气也大了许多,指着董虎的大脑袋叭叭训斥了足足一刻钟,看的卢植惊愕不已,郭胜反而未有太大异样,好像小丫头数年前就做过这样的事情似的……

        “哼!哼!”

        ……

        小丫头很是别头不理董虎,嘴里还连连哼哼,董虎知道小孩子撒气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

        “咱不是去了漠北草原了么……”

        “你就是故意的!你肯定知道乌丸人会造反!肯定知道匈奴人会造反,这才故意躲起来!”

        董虎一句话语还没说完,顿时又引起小丫头的不满大怒,再次指着盘膝坐在草团子上的董虎大脑袋又是一通叭叭训斥。

        “你就是故意的!”

        “你在凉州时,就是故意从金城郡跑了出来,故意让那些羌人造反!故意躲在后面的——”

        听着小丫头叭叭训斥,董虎不由转头去看卢植、郭胜,很怀疑这些话语都是他们与小丫头胡言乱语的。

        “你往哪看的?”

        小丫头很是大胆,看样子也挺义气,见他去看卢植、郭胜时,竟然将两人挡住,伸手又要去戳董虎的大脑袋……

        “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矜持,更何况你还是帝国公主,这要是让他人见到你这么凶巴巴的,日后还如何寻个顶好的驸马?”

        董虎话语一出,小丫头也终于有了些羞涩不好意思了,但她好像憋了很多火气,到了此时还很横。

        “要你管!”

        董虎伸手拿过一个草团子,随手扔在她身边。

        “差不多就行了……再说了,乌丸人不满是肯定的,别说乌丸人了,就是汉民,一旦成了饥民,也一样会四处流窜杀人劫掠。”

        “你……”

        “你叭叭一通咋咋呼呼,咱可有与你一个丫头恼怒?”

        董虎指了指草团子,小丫头想了下,最终还是坐在他对面。

        “不仅咱能看出来乌丸人会闹腾,只要眼睛不瞎的人,看到鲜卑人南下劫掠他们后,都应该能看到他们肯定是要抢掠幽州汉民的,这与百姓遭了灾,发生了大饥荒差不多,只不过汉民老实,只要官府赊粥救济,只要避免饥民被人蛊惑,即便十万、二十万饥民也不易发生流窜造反,关键是乌丸人是老实的汉民吗?更别提那张纯、张举两人蛊惑了。”

        “咱虎娃能看到乌丸人的闹腾,卢尚书能看到,皇甫嵩、朱儁、刘虞他们同样能看到,可咱虎娃能怎么做?咱除了让你在高柳借给代郡、上谷郡粮食、牛羊外,咱能让军队拉着粮食去渔阳郡吗?能让兵卒赶着牛羊去辽西吗?”

        董虎看向卢植,说道:“卢尚书,咱可有权限领兵入幽州?咱若不派兵卒押解粮食、牛羊前往渔阳郡,你可否保证粮食、牛羊的安全?”

        “咱在高柳借粮,幽州官吏会看不到吗?他们若是有粮,为何不照葫芦画瓢,也借粮给辽东、辽西、右北平、渔阳四郡乌丸人?若是没粮,可否有让人前来借粮?”

        卢植张了张嘴,最后又是一声轻叹,最后什么都未说。董虎却转头看向小刘妍,伸手揉了下她脑袋。

        “乌丸人的闹腾与凉州羌人的闹腾有很大的不同,乌丸人并不敢真的太过激怒大汉朝,除非他们彻底臣服了鲜卑人,否则不会真的与朝廷成为死敌的,对于生存在夹缝中的人来说,太过得罪背后的强大盟友是极为愚蠢的事情,正如咱们借粮,虽然借一还一并未赚了他们多少,甚至还要供养他们的一些人,可与此同时呢?咱们也拉拢住了一些人,让这些人成为了咱们的佃户、兵卒。”

        “花费了一些粮食,养了一些人,却能得到一些人的感恩,让这些人由陌生人、敌人成为了朋友,相应的也减少了各郡乌丸部大人的威望,减少了乌丸人造反的可能,这种好处自不用多说。”

        “幽州遭了灾,没有多余的粮食、牛羊去救济、安抚乌丸人,为什么不向公主借粮求助呢?不还是因为他们的小心思?不还是担心咱虎娃收买了幽州六郡所有乌丸人?他们自己的小心思作祟,自己弄出的乌丸人造反,又与咱虎娃何干?”

        董虎又说道:“於夫罗、呼厨泉两兄弟造反是肯定的,无非是不知道何时造反而已,这与咱虎娃离不离开平城没有关系,若说一定有关系,那也是朝廷的过失,若朝廷不把他们安置在离石,若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理会,咱虎娃把他们全都弄死了,又哪来的他们杀入太原郡的事情?”

        小刘妍一皱鼻子,不满道:“你别想骗我,若你不跑去漠北草原,就趴在平城,那些匈奴人根本不敢跑去太原郡造反!”

        董虎一瞪眼,说道:“那咱总不能一辈子就都趴在平城,整日屁事不干就两眼溜圆盯着他们吧?”

        “你……”

        小丫头有些急眼了,又要站起来指着他的大脑袋,董虎哪里给她这个机会,一把将她拉住。

        “年长了一岁,怎么脾气也见长了?就你这性子……咱可真的会为你的驸马担心的!”

        “你……”

        “嘚嘚……咱不说这些了!”

        董虎又拉住小丫头,觉得这丫头是有些脾气见长,越来越不好骗了,竟然成了个叛逆心很强的问题少女了……

        “你也别说咱不管太原郡百姓的死活,大公子呢去了辽东,有难楼的帮助,估计大公子可以说服了乌丸人退却,幽州会暂时稳定下来。”

        一想到董瑁的事情,董虎就有些担心、头疼。

        “依照咱对大公子的了解,他从辽东回返后,十之八九不会前来了高柳,很可能会带着难楼自井陉攻打太原郡……”

        “冀州井陉?”

        刚过了年,小刘妍成了十三岁的大姑娘了,可她又哪里知道井陉关在哪里,卢植、郭胜又如何不知,在董虎开口后,卢植也不由皱眉开口。

        董虎看了眼卢植、郭胜,又将目光落在有些疑惑不解的小公主身上,用着手指在地上大致比划了一番……

        “并州与幽州、冀州之间隔了一道太行山脉,这道山脉是一道天然屏障,而在这道山脉之中还有些小道可以迂回通行,最为重要的一处道路就是井陉道……”

        董虎将井陉关大概位置、战略重要性说了一遍。

        “咱们势强,於夫罗、呼厨泉肯定更为重视晋阳北面的天门关防御,咱虎娃是并州将军,朝廷对咱极为忌惮,幽州也好,冀州也罢,都是不会允许咱虎娃的大军过境的,所以咱根本没有办法自井陉道奔袭太原郡,他们在此处的防御应该是很空虚的。”

        “於夫罗、呼厨泉兄弟勾结黄巾贼郭太造反,郭太所领黄巾贼隶属于白波谷黄巾军,白波谷又在何处?在河东郡襄陵县境内,隶属于河东郡。”

        董虎在地上将并州大致的疆域勾勒一下,指着“并州”继续开口。

        “贼人在太原郡造反,朝廷能够平乱的方向有四处,其一是自河东郡北上,这条路宽阔,最是易于大军北上平乱,其二是自河内野王北上进入上党郡,其三是冀州进入井陉道,其四就是雁门郡南下,自朝廷新设立的天门关杀入晋阳。”

        “咱虎娃自冀州进入并州,走的就是井陉官道,前来的二三十万汉民都是豫州、冀州黄巾贼俘虏,此次造反的有河内黄巾贼,咱的所作所为就不说了,於夫罗、呼厨泉兄弟肯定是不敢让白波谷黄巾贼守着天门关的,守在这里的一定是匈奴人!”

        小刘妍忙点头赞同。

        “嗯嗯,虎娃你对俘获的黄巾贼很好的,若是那些造反的黄巾贼守着这里……匈奴人担心他们都投降了你,确实不能让黄巾贼守着这里……”

        董虎一阵无语,不满嘟囔道:“你个丫头究竟跟谁一伙的?咱们才是一伙的啊?”

        “才不要与你个狡猾的家伙一伙呢……”

        小丫头一阵嘀咕,董虎很是揉了下她的小脑袋,气的她一阵摇头晃脑不愿,俩眼更是怒视着咧嘴的家伙……

        “呵呵……”

        “於夫罗、呼厨泉两兄弟勾结郭太一干黄巾贼在太原郡造反,最先紧张的是河东郡,朝廷也担心他们自太原郡杀入河东郡,向西杀入长安三辅,与凉州贼前后夹击,夺下秦兴、汉兴之地,向东渡河可自弘农郡杀入帝都雒阳动摇天下,所以呢,河东郡极为关键,朝廷一定会在河东郡募兵讨贼,而防御这里的,就应该是郭太所领的白波军。”

        “于是呢,第二条平乱的河内进入上党道路,第三条冀州入井陉道路就成了贼人的防御漏洞……”

        “嗯嗯,虎娃你果然狡猾!”

        小公主脑袋连连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