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322章 两兄弟身上的债【新年快乐,感谢朋友们的支持】

第322章 两兄弟身上的债【新年快乐,感谢朋友们的支持】

        董虎记不得皇帝刘宏什么时候死的,但他知道董卓的大致人生轨迹,在於夫罗、呼厨泉勾结白波军在太原郡造反时,董卓才被调入并州、河东郡防御匈奴人的,没过多久,皇帝好像就病逝了,董卓这才跑去了的雒阳,也因此一举成了帝国太师。

        而现在,匈奴人、白波军造反了,皇帝刘宏难道还能奇迹般无病无灾?

        朝廷再如何折腾,那也就这一两年,扯腿捣蛋了好几年,再做一两年龟孙也算不得什么,董虎不太在意朝廷的事情,可他却对董瑁的回归狂喜,同时又有些呆愣自己兄弟身边的乌丸女人,与乌丸人打了两年的交道,那能不知道乌丸女人是怎样的性子吗?

        但不管怎么说,上来给一个大大熊抱那是必须的!

        “哈哈……”

        董虎是真的大喜过望,也终于彻底放下心来。与临洮时候一样,董虎手臂屈起,董瑁也习惯性的挽着他手臂,两人身量相差较大,虽然这个样子让人看着颇为怪异,但两人都能舒服些。

        “知道大公子一人去了那帮混蛋老巢时,虎娃真的很想领着两三万兄弟杀过去,可咱心下知道,就算咱这么不顾一切也是毫无用处……”

        “呵呵……”

        “幸好大公子安全回返,咱也不用整日与白丫头讲故事才能哄着她睡觉了。”

        两兄弟走在前,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散在两人身后十数步,人群中更是有不少人四目张望,唯恐哪个家伙突然冒了出来刺杀他们的主公。

        董瑁看了眼背后的女人,心下叹息……

        “对了,你嫂子活着的时候,说想与你虎娃结为亲家,你觉得如何?”

        “那感情好啊!”

        董虎心下欢喜。

        “白丫头是咱看着长大的,就是大公子和嫂嫂不说,咱也是要提起这事儿的,咱的小子……任由白丫头挑选,她喜欢哪个,觉得哪个有本事、长得帅!咱就将哪个送与白儿!”

        “呵呵……”

        董瑁笑道:“那咱兄弟就这么说了,就让白儿与宁儿在一起好了,两个孩儿年岁相差也不是很大。”

        “行!只要大公子和嫂嫂满意,咱虎娃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董虎点头答应。

        两兄弟走在乡间小道,丁点没有想要谈及什么天下局势、征战厮杀的屁事,只是说着各自一大家的事情……

        “唉!”

        董虎叹气道:“嫂嫂病逝,兄长心下难过,甚至觉得有些愧疚,不瞒大公子,咱虎娃在临洮乡亲们一事上,也是对嫂嫂心有愧疚……”

        董虎摇头轻叹道:“嫂嫂跟着大公子吃了很多苦,遭受了很多委屈,虽说嫂嫂在李家上多有闹腾,可人心都是肉长的,任何一个人在面对自己一家老少皆惨死时,都是一样的心情,这与那该死的李胖子所作所为无关,嫂嫂越是如此,越说明嫂嫂是个顾家的人,是个有血有肉的女人……可有些事情,咱们根本没得选择!”

        “唉……”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

        董虎叹气道:“医人者难医己,咱说的再多,他人说的大道理再好,有些事情还需自己迈过去……”

        董瑁因腿脚缘故,自幼就是个沉闷性子,可他并不愚蠢,相反还极为聪明,有些道理根本不需要他人说,董虎也相信,这些话语他肯定都在心底想过了,之所以还一人前往辽东送死,甚至还想着带着难楼五千乌丸骑走井陉道送死,转来转去还逃脱不了一个“情”字!

        这个时代的女人地位很低,无论是汉人女子,还是胡人女子,地位都很低,当然了,倾向于母系社会的乌丸人除外,但也并非没有一些特殊的人,就如那吕布就是一个情种,换了刘备,那是无论如何也做不成吕布所做的事情。

        两世为人,董虎自己对待爱情什么的没有太大的感觉,只觉得合适就好,可不代表他不懂这些,现在的董瑁就如一个寻死觅活的失恋小伙,偏偏还是个极为冷静的人,这可就要了人命。

        董虎回头看了眼瞪眼看来的女人,很是无良的撞了撞董瑁的腰腹。

        “咱觉得这个小嫂子不错!够泼辣!与大公子的沉闷正搭!”

        董瑁听了这话语,也不由回头看向看过来的女人,他竟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了……

        “大公子听过一句俗语吗?”

        “是这么说的……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董虎笑道:“儿女是父母上辈子的债,从出生时要一把屎一把尿伺候着、哄着,长大了些要操心儿女的未来,请先生教授儿女读书,长大了还要操心迎娶婚嫁,等他们生了孩儿,还要操心他们的子孙……总之就是没完没了的操心、付出……就如还一辈子也还不完的债。”

        “呵呵……”

        “世间人万千,大公子可否说得出一千个人的姓名?”

        “说不出!”

        “而咱们所遇到的,见到的,亲朋好友也好,恨得牙痒痒的仇人也罢,那都是上辈子的缘,大公子与嫂嫂成了夫妻,是缘!缘分尽了,情债没了,就可能需要咱们去还另一份上辈子欠下的情债,就比如那个小嫂嫂……她就可能是大公子上辈子欠下的情债!”

        董瑁一阵呆愣,再一次看向背后的女人,他从未听到过有人与他说过这样的事情,可也是怪了,听了这番话语后,心下那道无形“木杠”竟然变淡、消失了……

        “世间有因、缘、果,有些债只能来世再还,咱们兄弟欠下了嫂嫂的愧疚,只能来世还,但咱们今世有些债还没还完呢!诸如大公子上一世欠那小嫂嫂的情债,诸如大公子欠小白儿的债,没还完这辈子的债,你若想不开,下辈子债更多!”

        说着,董虎又苦笑叹息。

        “哥哥你的债少些,咱虎娃要还的债可就多了,大丫、三丫、苦娃、阿结咱就不说了,咱这才二十啷当就有了四个儿女,这得多少债要还啊……”

        “呵呵……”

        董瑁也被他说笑了,很是拍打了他肩背一下。

        “有了四个儿女,你小子更为得意吧?”

        董虎也不由一笑。

        “大公子若是愿意背债,赶紧与小嫂嫂生个娃娃也就是了!”

        说着董虎转头认认真真打量着乌丸女人,董瑁见他如此,也不由转身看向一路动不动就把他提坐在自己怀里的强势女人。

        “哥哥你还别不信,小嫂嫂胸大腚圆,肯定是个易于生养孩儿的女人!”

        董瑁一阵无语,董虎却有些猥琐低着身子……

        “哥哥你看到没,这女人的身体魁实,你看她腰间挂着的大砍刀,仅看那大砍刀模样,少说也有四十斤,这么重的大砍刀挂在她腰间跟稻草似的,不仅下盘稳健,腰肢更是力量十足,这样的女人不仅是床榻上的尤物,生养的娃娃也肯定是个壮硕的小子……”

        “呵呵……”

        “若是换了他人,定然要敲了你小子的脑袋,哪有这么说你小……”

        董瑁突然顿住嘴巴,董虎心下却真的轻松了,但他却像是若无所觉。

        “哥哥你别不信……算了,咱还是不说了,日后哥哥自是知道这样的女人的好……”

        董虎的样子颇为猥琐,对着不远处的女人指指点点,即便乌丸女人性子强悍一些,现在也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一干将领见自家主公如此,一个个无语以对,但看着两人如此,一个个的也将心下的小心思全都收了起来。

        董卓身边将领大多都是凉州人,至少核心是如此,除了这些凉州将领外,就是这几年收服的美阳大营汉军将领,但不管是凉州将领,还是汉兵将领,董卓身边真正临洮人却少之又少,而董虎却与之相反,就以十副将而论,除了卑禾羌族长董骨、积石山马匪刘弃和华雄外,剩下的全都是临洮一系统兵副将。

        从临洮征募的两千佣兵开始,之后的董部义从都是在此基础上建立的,后来又溶入了五千临洮乡勇,这些人虽有不少死在了战场,或因受伤而退出军队,但即便受伤退出了军队,也还在各军屯、军寨、军塞内成了内务性质的民官,可以这么说,在董虎的军中,临洮一系将领掌控着绝对的权利。

        也因为董卓、董虎两人的权利架构不同,临洮一系将领也更为亲近董虎,而不是代表凉州军的董卓,再加上李胖子在临洮做下的混账事情,以至于临洮一系将领对董卓不满,继而将这种不满也延续到了董瑁身上。

        可看着两兄弟的亲近,所有人也只能把不满董瑁成了并州牧的心思收了起来,对董瑁也恭敬了许多。

        董虎、董瑁两人都是人精,自是知道一干将领的心思,正如数年前董虎的话语,他不是不能开口“哥哥”亲近,可董瑁腿脚不是很好,在董家的地位只是边缘人,每每殴打董璜的董虎却开口闭口“大公子”以尊重,他人就算不敢太过放肆。

        兄弟两人的感情不是他人能够理解的,两人说着各自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不时还哈哈大笑,看的后面的女人一阵奇怪,她是右北平北面的乌丸人,中间还隔着渔阳、上谷两郡呢,尽管她听说了虎娃大王的威名,可那也是突然冒出的虎娃大王如何的能征惯战,可看着眼前男人……

        嗯,是挺高大魁梧的,想来是个勇士,可这形象吗……

        女人很有种怪异感,但她却不敢太过开口,仅在蓟县下看到的威武汉军时,心下就有些本能的畏惧一手训练出这些精锐汉兵的虎娃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