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339章 董虎的诚意

第339章 董虎的诚意

        在董虎记忆中,山西是个很容易遭受旱灾的地方,他也没听说过太原有“昭余泽”这般百里大湖,在雁门郡时就知道太原郡有这么一个大湖后,他就本能地想要保护起来,想着用水泥堤坝将大湖围拢起来,想着人工建造一些水渠、河流,造福子孙千万代什么的,而当下这片大湖也确实在造福沿湖八个县的百姓。

        太原郡是并州最富裕的地方,也是并州的腹心,五万青壮虽然被划入了屯田兵序列,但董虎并不打算让太原郡也变成了第二个雁门郡,并不准备常年保持数万常备兵的规模,只准备保留日常的五千正兵,也就是每个军屯重镇只保持五百正兵,以及为五百正兵提供粮食辎重的五百辅兵,剩下的全部划入每五日一练的役兵。

        东线军团牵扯了董虎很大一部分精力,刚刚杀入太原郡时,董虎就算不与董瑁一同留守在晋阳城内,也当坐镇在昭余泽大湖,坐镇在围绕在大湖周边的八个县城内,只有如此才能更好地主持军屯的事情,而不是跑到上艾县坐等黑山军和东线军团的消息。

        上艾县偏离昭余泽大湖三百里,道路又不是一马平川的平原,仅往来送递消息就需要将近十日,这让董虎心下有些焦躁,偏偏却又无可奈何,可他不知道小公主、卢植、郭胜、董旻等人竟把东线一万五千兵马带跑了,直至黑山军王当、孙轻带着十余名黑山军前来相见时,这才知道自己的兵竟然跑去了雒阳……

        “砰!”

        董虎大怒猛然站起,当着张白骑等人的面一脚将小几踢飞,吓得王当、孙轻十余黑山军轰然站起,齐齐拔刀指着黑着脸的董虎,亦有数十兵卒闯入帐内……

        “哼!”

        自己强攻天门关,舍下正在设立的十个军屯重镇而跑来上艾县,不就是担心东线兵马的安危吗?这下好了,一两万兵马干脆舍下自己跑了个干净!

        骤然听了王当、孙轻等人话语,董虎一时间没能控制得住情绪,不仅他如此,董重同样阴冷着脸。

        “大兄!重不相信兵卒逃离,让重前去雒阳!”

        “晚了!”

        董虎摆了摆手,闯入帐内兵卒捶了下胸后退了出去,王当、孙轻等人相视后,也抱了下拳再次坐下。

        在一干人骤然紧张时,董虎就强行稳住了怒火,他不是不能让胡三带着兵马前往雒阳,而是恼怒没有自己的军令而擅自更改自己的战略目的,无论他是不是拿下了太原郡,无论是不是战略目标已经达成,在没有自己的军令时,刘妍、卢植等人竟然擅自带着军队南下雒阳,这与军队叛乱没有任何区别。

        董虎将董重按坐下后,走到王当、孙轻对面坐下,尽管他压住了心下怒火,脸上却还是有些僵硬。

        “你们说得有道理,若你们想造反杀陛下,根本没必要藏头露尾,本将军相信你们所说话语,你我能聚在上艾县,也都希望两家能够和平相处。”

        王当抱拳道:“董将军说的是,大帅让小人前来,就是不希望你我两家起了冲突。”

        董虎强攻下曲阳时,王当就是侥幸逃脱的一名黄巾军小帅,他知道董部义从的强大,在董虎面前还不敢太过猖狂。

        “客套的话语咱就不说了,裴元绍、黄龙他们也早就与你们说了咱的心意,张将军和诸位若愿意跟着咱混事,那没得说,日后诸位就是咱虎娃的兄弟,除太原郡、上党郡之外,张将军可以任选一郡任太守,之后咱拿出二十个县令给予诸位兄弟,由诸位自己分配。”

        “当然了,元绍、黄龙他们也肯定与你们说了我军的规矩,十万黑山军也需要放下刀剑,青壮些的可以转而为屯田兵卒,若实在不愿,咱虎娃也不勉强,分了田地后成为并州的农夫也是可以的。”

        若是中平元年时,在黄巾军战败后,只要诚心招抚,很容易解决了黄巾军,可这都好几年了,黄巾军也成了流寇性质的诸侯,想要让上层的大小头领彻底放下权力就有些困难了,而且所需的时间也更长。

        董虎有被黑山军拒绝的心理准备,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太过着急。王当、孙轻与几人交换了下眼神后,王当再次抱拳开口。

        “王当虽是一介山中野民,却也知道董将军的仁德,王当心下愿意归附将军,只是……只是兄弟们还有些忧虑,若是将军能让我等兄弟留在上党郡……”

        “你们不能留在上党郡。”

        董虎想也未想直接摇头拒绝,也将王当话语堵在了嘴里。

        “想来诸位是知道离石匈奴勾结郭太所领白波军造反的事情,也当知道於夫罗、呼厨泉所领的数万匈奴人逃亡了何处。”

        董虎提着一袋酒扔向有些紧张的王当,说道:“咱虎娃喜欢把话语挑明了,喜欢把丑话说在前头,不喜欢遮遮掩掩弄的大家相互猜疑。”

        “黑山军与白波军虽说没有太大的干系,但两者却同属于黄巾军一脉,是三十六渠帅的一员……或者说是遗部,今日於夫罗、呼厨泉勾结郭太杀入太原郡,明日那於夫罗、呼厨泉也可以说服张燕将军一同造反。”

        “董将军……”

        “王将军且莫着急,先让本将军把话语说完。”

        董虎看着一干黑山军将领,神色郑重。

        “无论诸位当下是如何的开口不愿,或是张燕将军如何的不愿,但有些事情并不是愿意与否的问题,有很多事情都是让人很无奈的事情,诸如……朝廷把咱的兵马带去了雒阳,咱总不能因此事恼怒而造反吧?”

        “当下诸位不会与匈奴人在一起,不代表日后也不会,毕竟你们与匈奴人并无太大的仇怨,因郭太所领的白波军缘故,黑山军反而与匈奴人有了些联系,这点却是真实存在的!本将军相信,他们也肯定向太行山遣派过使者,肯定有想要说服诸位的举动,张燕将军和诸位也一定会对此事有一些争论的,甚至在本将军尚未夺回太原郡之前,黑山军上下甚至更为倾向于联合白波军、匈奴人。”

        王当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辩解,却又没办法辩解,董虎不是个蠢货,这些事情都是明摆着的事情,於夫罗、呼厨泉兄弟勾结郭太所领的白波军造反,双方的兵力将近二十万,尽管大半是些老弱妇孺,却也足以拿下人丁二十万的太原郡,但这只是相较于太原郡一地,而他们还要面临北面的董部义从、南面的河东郡朝廷夹击。

        南北各有强敌虎视眈眈,於夫罗、呼厨泉、郭太等人是不足以同时应对两个强敌的,自然也就需要更多的盟友,而黑山军就是天然的盟友。

        黑山军在太行山上生存,东面是冀州、西面是并州太原郡、上党郡,这些地方都是朝廷的地盘,在夹缝中的黑山军可想其艰难,可若白波军、匈奴人占据了太原郡,即便不是黑山军的盟友,太原郡、上党郡也从敌人转变成了路人,黑山军也就不需要再应对西面带来的威胁,只需要应对东面的冀州即可。

        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在离石匈奴和白波军一同杀入太原郡时,黑山军、白波军、匈奴人就成了天然的盟友,唯一有些差别的就是黑山军暂时没有公开造反而已。

        董虎不相信於夫罗、呼厨泉、郭太等人会愚蠢的对黑山军这个潜在盟友视而不见,王当等人相视后,对董虎的话语也没有继续辩解,好像也默认了此事。

        “本将军有理由担心黑山军与匈奴人勾结,更何况数万匈奴人也逃入了上党郡山岭之中,而那里却是黑山军的地盘,除非黑山军能够砍下所有匈奴人的头颅,用数万颗匈奴人的头颅来证明!”

        董虎不置可否笑了笑。

        “匈奴人残部还有数万人,想来诸位是不大可能与之拼杀在一起的,当不会愚蠢的自损数万人来围剿了那些贼人。”

        “所以呢……诸位若是有心做咱的兄弟,诸位头领都不能在太原郡、上党郡为官,而且暂时也不能统领兵马,这是咱虎娃的条件。”

        “当然了,你我两家初次见面、接触,本将军有理由疑虑黑山军是否会勾结匈奴人造反,诸位也有理由怀疑咱和咱的兄弟会不会卸磨杀驴,会不会夺了诸位的人马后砍了诸位的头颅。”

        “信任不是一日两日建立起来的,咱今次前来上艾县,没有期望着几日内就能消弭了两家的疑虑,但你我两家建立一定程度的信任……甚至合作还是可以的,至少你我两家并无化不开的仇怨。”

        听了这些话语,王当、孙轻等人明显松了口气,黑山军现在的处境并不是很好,若是匈奴人、白波军能在太原郡站稳了脚跟,对于他们来说,即便是造反了也无太大关系,毕竟他们有了后路可退,可现在不成了,董虎所领的数万精锐夺回了太原郡、上党郡。

        冀州牧王芬也不知从哪寻了些人装成了黑山军,无论黑山军如何辩解,或是他人如何的对蒙面的黑山军真假怀疑,黑山军也是造反的一员,之前的招抚安定也被彻底破坏掉了,东面的冀州肯定会不住攻打太行山黑山军,就在这个节骨眼时,匈奴人又逃入了山中,土地贫瘠的太行山又要增加数万张嘴,为了不足的粮食,双方若不能侵入冀州劫掠补充,就只能彼此相互争斗厮杀。

        一面是东面冀州的威胁,一面是内部太行山上的争斗,若再让背后的并州董虎也掺和了进来,黑山军还能否支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