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349章 逼迫与困境中是胡三

第349章 逼迫与困境中是胡三

        董虎一撅腚跑了,仅一个月,董重、董骨、董小乙、孙牛便带着两三万精锐北上返回平城,除了押解着将近十万人北上外,此次斩获的将近二十万万钱全都留在了晋阳府库,与此同时董虎也从军中抽调了一些老弱在太原郡、上党郡二十九城建立粮油盐酒铁布店铺,他的羊杂汤食肆也在各城重新开张,他准备建立自己的董家商号……

        “砰!”

        皇帝病了,当刘宏从外面转了一圈后就生病了,雒阳城也瞬间紧张起来,可当冀州、河东郡送来紧急消息后,躺在床上的刘宏还是没能忍住怒火,一把将药碗摔在地上。

        “郭胜,这就是你们说的忠臣吗?”

        “啊——”

        在皇帝摔下药碗时,满是汤药味的房内跪了一地,郭胜听着皇帝的愤怒,心下没由来的一阵感慨,但他也不敢此时胡乱开口,只是将头颅低得更狠些。

        “那小混蛋在雁门郡不与任何人发放铜钱,现今却要向朕讨要铜钱……他们这是想要做什么——”

        “真想造反吗——”

        房内依然无一人开口应答……

        “蹇硕。”

        蹇硕忙上前跪倒。

        “老奴在。”

        “告诉那於夫罗,朕将征募千骑胡骑,他可以任长水营校尉。”

        听了这些话语,不等蹇硕答应,郭胜没能忍住慌忙膝行上前。

        “陛下万万不可啊!匈奴皆不可信……”

        “你闭嘴——”

        刘宏大怒,指着郭胜大骂。

        “匈奴人不可信……那该死小混蛋越境侵入冀州、河东郡就可信吗——”

        “陛下……”

        “你闭嘴——”

        郭胜还要劝解,刘宏暴怒,拿着靠枕砸在他头上。

        “朕是皇帝——”

        “朕就是要让那於夫罗做长水营校尉——”

        皇帝暴怒,郭胜最后也只能伏在地上不敢再劝,而蹇硕却重重叩头。

        “老奴以为匈奴人是可信的,至少现在是可信的!”

        “蹇硕你……”

        “郭公公!那於夫罗都已经亲自前来了雒阳称臣,匈奴单于前来为质,郭公公难道还不相信匈奴人可信的吗?若是那临洮小儿独身前来雒阳,本公也相信那小儿可信,可他并未前来!”

        蹇硕头也未抬,郭胜连连张嘴,最后也只能无奈不语。

        “哼!”

        刘宏冷哼不满。

        “朕意已决,於夫罗可为长水营校尉,匈奴人可以停留在河内,着人立即前往并州,严令那小混蛋给朕滚回雁门郡,否则……”

        “哼!”

        皇帝恼怒,一干宦官不敢劝解,只能点头答应,但在他们刚刚退出皇帝寝宫后,一干人顿时起了争执,而率先开口不满的则是中常侍张让。

        张让对郭胜很是不满,冷声道:“郭公公,到了此时你怎么还向着那小混蛋?”

        郭胜阴沉着脸看向所有人,冷哼道:“你们不是没有看到虎娃送来的信件,一个多月前,虎娃就请命剿灭了作乱的匈奴人、白波贼,一个多月来,他一直没有任何越界行为,若你们不赞同那该死的於夫罗请降,虎娃又如何会无君命越境?”

        “虎娃越境进入涉县、河东郡是不假,本公就想问问各位,虎娃有无砍了白波贼一干贼帅?虎娃在杀了一干匈奴人、全部俘获了白波贼后,有无退出冀州、河东郡?”

        “你们信不信,不出数日,太原郡必传来虎娃领兵返回雁门郡消息!”

        郭胜心下极为恼怒,他与董虎打交道了七八年,对董部义从的事情了解得也多一些,虽说一群混账不怎么听从朝廷的命令,可也从未主动危害过朝廷任何行为,反倒是匈奴人一再劫掠大汉朝百姓。

        听着他又替董虎辩解,其余宦官们也不高兴,赵忠不满道:“郭公公你也不用替那小子辩解,那小子的兵每每骚扰雒阳百姓总是没错的!”

        听着赵忠话语,郭胜心下更是来气,冷哼道:“如果诸位不满,郭某现在就与公主请命,立即让胡三、董越返回并州!”

        中常侍段珪忙拉住恼怒的郭胜。

        “此事万万不可!”

        说着,段珪又看了眼不远处的蹇硕,拉着郭胜手臂低声开口。

        “那该死的王芬欲要将咱们全都杀死,西园八营却刻意纵贼,那……虎娃虽浑了些,所领的兵马也还算听命于你我,若将他们遣回并州,一旦陛下病故,你我又当如何?”

        郭胜看向神色各异的他们,张了嘴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连开口的欲望都没了丁点,摇头叹息自顾自离去……

        “郭胜他……他究竟与谁一伙的?”

        张让皱眉开口,段珪有些不满看了他一眼。

        “张公公,段某虽有些担心那虎娃,但他毕竟远在雁门郡,而且也如郭公公所说,进入冀州、河东郡的董部义从也已退回太原郡,那小子就算有什么不妥,那也是在并州!不是在雒阳!”

        段珪不满看着他们,说道:“那小子每每胡言乱语,行事也每每不遵朝廷的旨意,但你们应当知道一件事情,正因他的所作所为,这才让外廷文武大臣们不满,那小子也绝对不会与他们有什么勾结,也正因此,咱们才能利用他们压得住西园八营,一旦陛下有了意外,咱们也是安全的!可你们……你们如此得罪城外那小子的兵马,又岂是聪明人所为?”

        话语说罢,段珪也不再理会他们,提着衣襟去追郭胜,他不知道别人心下慌不慌张,但自己心下的不安却极为强烈。

        二月帝星异变是不是预兆着皇帝病逝?没人知道,没人敢十分确定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可皇帝现在得了病啊?皇帝一旦病逝后,谁还敢保证年幼的皇帝还这么宠信他们?

        看着郭胜、段珪离去的方向,张让、赵忠皱眉不已……

        “唉……”

        张让突然发出一声无奈感叹,面上也没了之前的不满。

        “本公又岂是不知外廷文武皆不可靠?又岂能不知西园八营皆是墙头摇摆之人?可咱们不是想着让城外一群混蛋低头臣服吗?”

        听了张让话语,赵忠等人也不由一阵苦笑,正如段珪所说,临洮小子再如何混账,那也是远在天边,远不如身边的危险更让人胆战心惊,越是心下恐慌害怕,越希望手中掌握实实在在的兵马,可驻扎在城外的胡三、董越根本不听从他们的军令,在进入雒阳后,即便是左右副帅卢植、董旻也没了法子调动两人,能调动的只有小公主刘妍、大使郭胜、徐荣三人。

        按照胡三的话语,董虎调兵是为了自井陉口杀入太原郡的,此战虽然是小公主为帅,然真正指挥作战的却是副帅卢植,但他们离开冀州后,也就意味着此战已经结束了,卢植也就失去了作战指挥权,能够节制一万五千董部义从的只有主帅刘妍、监军大使郭胜,以及前来接替董旻的大将徐荣。

        按理说,即便董旻指挥不动胡三,那也可以指挥得动董越所领五千北地营,可随着董卓身边大将徐荣日夜前来了雒阳后,徐荣就接替了左右副帅卢植、董旻的地位,一举成为了一万五千精锐步卒的实际指挥统帅。

        一干宦官们很想接手城外一万五千兵马,可胡三、董越两位统领很是顽固,无论他们如何的暗示,这些人就是不愿意俯首听令,气得他们也不愿意给这些人发放铜钱。

        不仅内廷宦官们不敢断绝董部义从一万五千兵卒粮食,外廷文武同样不敢,唯恐再次发生当年榆中城下的事情,唯恐一万五千兵卒也因无粮食用而造反,可现实却是这些兵马脱离了并州后,雒阳并未给他们提供除粮食之外的所需。

        军队不同于耕种农夫,日常也需要各种物资供应,可当他们离开了供养他们的几十万人后,就需要朝廷来为他们提供日常所需,偏偏朝廷仅给他们提供粮食,又屁个铜镚都不给,可不就让一万五千兵卒整日不满闹腾么?

        “哼!”

        “砰!”

        胡三恼火,重重将头盔砸在小几上,一干将领见他如此,脸上也全都阴沉了下来。

        “营主,朝廷是给了咱们些粮食和屯田土地,可他们别的都未给咱们,兄弟们的衣物还是冬日的衣物,这都七八月了,朝廷也未给咱们单薄衣物!”

        “娘的……要咱说,咱们就不该前来雒阳!咱们就应该立即返回平城!”

        “就是么,将士们整日裹着皮子光着膀子,连衣物破了也没法子缝补,再这么下去,兄弟们会真的闹腾起来的……”

        “营主,咱们回平城吧?”

        ……

        一干将领恼火不满,胡三心下更是窝火,若他知道自己又遭受一回当年狄道时待遇,当日他才不管董旻这个那个的,早一撅腚跑回平城了,可现在……

        “你们都别说了!公主答应了,过两日……过两日给咱们送来五十万钱,先撑着再说……”

        “又是这样……公主都将这话语说了两三个月,除了刚开始时见到了铜钱外,之后屁个铜钱也未见到。”第一营将李阚不满嘟囔。

        胡三悔得肠子都青了,可他也知道此时也没了丁点法子,总不能立即返回平城吧?

        就在一干将领全都发着牢骚时,一名兵卒急匆匆闯入营房内,或许是奔跑的速度太快了些,满头大汗的兵卒话语也断断续续。

        “主公……主公给……给咱们送钱了……”

        “什么?”

        一群将领全轰然站起,李阚更是提着水袋跑到兵卒面前,拍打着兵卒后背。

        “主公真的给咱们送钱过来了?”

        一干将领全一脸急切,他们在数月前就收到了董虎的信件,上面也将话语说了清楚,董虎是没办法与他们送铜钱的,一旦送了,别的兄弟们也要发放铜钱,而他们没有这么多铜钱发放。

        “一万万钱……主公给咱们送来了一万万钱……还有一些衣物和其他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