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361章 西园八营的第一战(下)

第361章 西园八营的第一战(下)

        鲍鸿的调动显然是被胡三看在了眼里,但一万董部义从并未就此停下脚步,而是在缓缓行军的过程时,左右两翼发生了变化,原本的“一”字形线形军阵,逐渐形成了“h”字形,是雁形阵的变种军阵,也是西班牙步兵方阵的变种,只因胡三所用的线形军阵没有纵深,无法在主体军阵的四个顶角设置四个弓箭方阵,这才使用“h”形军阵,以至于左右两翼可以弓射骚扰己阵的轻骑兵。

        骑弓比步弓射程差了些,在没有马镫的加持下,奔驰的速度也不够快,即便冲阵,冲击力也差了许多,严整的汉军步兵军阵是可以击败同等数量的骑兵的,这在大汉朝无数次与匈奴人厮杀中得到过验证。

        鲍鸿领着两千骑杀到胡三面前两百步,一将提着马槊奔出。

        “作乱贼子,可敢与爷爷一战——”

        “轰轰轰……”

        无数提盾持矛兵卒根本不理会叫战的披甲将领,依然随着腰缠小鼓兵卒敲击迈步前行……

        “怯懦贼子——”

        “可敢出阵一战——”

        ……

        “两百步……一百五十步……一百步。”

        “轰!”

        随着令旗手摆动,数百鼓手同时停住敲鼓,百十人同时搭弓,正得意洋洋暴吼的孙乾看到这一幕,吓得他拨转马头就要逃跑……

        “贼子无耻……”

        “嗡——”

        百十人同时照着孙乾就是拉弓射箭,单挑?董部义从自建立的开始就没有“单挑”这个词汇,要一定说有,那也是他们一群单挑敌人一个。

        百十个兵卒上前就是一通箭射,百十人箭射一人,多多少少也能射中一两箭,但百步距离终究还是远了些,一人高的直拉弓还是无法射穿孙乾的铁质甲胄,但他的战马就倒霉了,被射中两箭后,虽然没能将战马射死,却也因受伤疼痛而将孙乾甩下战马……

        “混蛋——”

        看着惊慌失措逃回的手下爱将,鲍鸿大怒,猛然踢动战马,也不整什么阵前单挑了,拨转马头奔向胡三所在的右翼,他不傻,领着骑兵正面强攻的话,自己就要面对“h”字形的三面箭射,这与雁形阵的“v”形阵三面夹攻差不多,反倒是攻打两翼时,遭受的攻击就要小了许多。

        “杀——”

        两千匹战马奔动,威势一时无二,但山字营自中平元年至今已经组建了数年,他们曾与匈奴、鲜卑打过数场大战,定期军演时,也是汉军骑万马奔腾逼近威压,鲍鸿所领的仅有两千骑,也还比不上汉军骑万骑,更比不得鲜卑数万骑的惊涛骇浪般威势,又如何吓得住胡三所领一万精锐步卒。

        随着两千骑奔向自己,胡三一声令下,右翼猛然转身,半弧蒙着铁皮大盾放在地上,两千兵卒同时举起人高长弓。

        “仰角四十五度——”

        ……

        “射——”

        “嗡——”

        随着令旗手小旗向下,两千箭矢照着两千散骑就是一通乱射,百十汉军骑惨叫跌落战马。

        “再射——”

        “嗡——”

        又是一阵箭射,无数举着小骑盾汉军骑又是一阵栽落战马,而这一次的战果显然是大了些。

        “仰角三十度——”

        “再射——”

        ……

        “平射——”

        ……

        长弓尽管制造粗劣了些,也不似武库里的弓箭有着精确的一石、两石、三石什么的,只要求兵卒拉得开强弓就成,没有马镫,骑兵想在战马上拉弓只能依靠臂膀力量,不似步卒可以使用腰腿的力量,射程就要差得多。

        汉朝的箭矢是背在后背的,也有悬挂在腰腹或战马上,但所用的箭囊不是挤压式箭囊,一旦太过颠簸,箭矢就掉了个精光,而董部义从所用的箭囊是挤压式箭囊,即便再如何颠簸也能保证箭矢不会掉落。

        董部义从像是个孤独的孩子,基本上不与他人接触,也不让他人碰触自己的东西,很少有人意识到董部义从的箭囊有什么不同,就如董部义从的战马都很怪异地多出两条难看的裤腿,所有人都只是以为这是董部义从的传统、特色什么的,却不去注意裤腿里悬挂着的马镫,当然了,若非战时,董部义从骑兵并不悬挂马镫,只有大战前才会悬挂,战后若有战损,也会将马镫从战死的马匹上收回,也因此减少了他人发现的概率。

        但不管怎么说,若是他人有意识地去深究,也还是可以发现端倪的,关键是他人只看到了董虎的狡猾,却不去深究军队所用的器具有何不同。

        若是两军正面冲锋,通常只能射出三波箭雨,有时可能只能射出两波,但特殊训练过的箭手不在“通常”情况下,就比如董虎可以一口气射出五箭,他的亲随箭手大多都可以一口气射出三支箭矢,主要的技巧是一次性抽出两三支箭矢,嘴里再咬着一支特种箭矢,一次性抽出两三支箭矢,并不是将两三支箭矢同时上弦,而是一根根射出,这种射法可以减少一根根抽出箭矢的时间。

        连射需要长时间训练,但这会消耗箭手极大体力,不急不缓的箭射,或许能与人对射半日,可若连射,一刻钟后,臂膀就跟不是自己的似的,但不管怎么样,这样的箭手都是精锐箭手。

        通常情况下,两军争锋只能射出三箭就会碰撞在一起,但鲍鸿显然并不是强攻,而是游走骚扰,时而远离,时而靠近一副要攻坚架势,不住试探一万平城兵马的漏洞,期望用气势让胡三露出破绽,而这也是轻骑兵对阵步兵的经典且有效战术,只是他选错了对手,若是中平元年的黄巾军,鲍鸿用这种战术,即便击败数万黄巾军都不稀奇,可对于胡三吗……

        “杀——”

        一再折损兵马,看似仅有六列的军阵却有条不紊地放箭、扔石头,根本没有任何动摇、惊慌迹象,鲍鸿从右翼绕到阵后,又绕道左翼、阵前……交错绕了三圈,除了丢了数百骑外,屁个战果也无,再次绕到胡三所领的右翼时,终于沉不住气了,想要强攻一次。

        无数铁骑举着圆盘大的骑盾,举着马槊冲锋,与董重所领的三千重甲骑差不多,但骑盾、马槊都要小了许多,远不是重甲骑所用的可以护住半边身的水滴形骑盾,也不是长达六米的重骑枪。

        “平射——”

        看到鲍鸿终于沉不住气了,胡三怒吼,无数箭矢射出。

        “举盾——”

        原本放在身前的巨盾再次拿起。

        “投矛——”

        “嗡——”

        重投矛杀伤力极大,除非顶着重盾,否则能将人生生刺穿钉死在地上,没有马镫稳住身体,即便圆形小骑盾挡住了重投矛,也会因巨大的冲击力将人掀落战马。

        “噗噗”声不断,刹那间,阵前惨叫声此起彼伏,被重投矛贯穿的兵卒,插着战矛轰然砸在地上的战马,碰撞践踏的凄厉、绝望,冲锋的骑阵大乱……

        “推阵——”

        “杀——”

        “轰轰轰——”

        ……

        无数举着盾牌的步兵竟然横推反冲锋,双方一接战就极为惨烈的碰撞,但失去了速度的骑兵纷纷被骤然伸出的无数长矛刺穿身体,惨叫声此起彼伏……

        “快鸣锣……快鸣锣——”

        即便是什么都不懂的蹇硕,在看到陷入包围且混乱的骑兵后,也知道了鲍鸿的危险,哪里还能沉得住气?

        “快!”

        “快用鱼丽阵!”

        在胡三所属右翼抵挡住了鲍鸿骑兵第一波最强冲撞后,趁着骑兵混乱之时,原本两千步兵对阵两千骑的同等兵力,但却在挡住了混乱了的鲍鸿后,瞬间发起了强攻,以每五人为伍的小型军阵反冲杀入混乱的汉军骑中,与此同时,李阚所领的中军虽然还在遥遥针对一里外的过万汉兵,然而在鲍鸿强攻胡三右翼时,临近的两三千步卒纷纷举着长弓,大仰角覆盖射杀鲍鸿背后骑军,射杀四散奔逃的汉军,汉军骑也更加混乱,被受伤暴跳战马摔落自相践踏者不在少数。

        看到这一幕,朱儁哪里还有犹豫,一把抓着蹇硕的衣领怒吼。

        “快用鱼丽阵冲阵,晚了就来不及了——”

        鱼丽阵可攻可守,若是坚守,战车则挡在外围,阻止骑兵的强行冲阵,尽可能的迟缓敌人进攻脚步,尽可能地给敌人制造进攻难度,外围的战车就如同一个临时的城墙。

        鱼丽阵进攻时那就是步车协同军阵,与后世坦克车冲锋在前,步兵紧随其后一窝蜂冲锋一样,高级一些的就是跟在战车后面的兵卒是五人、十人一个相互配合的小型军阵,但这种步车协同作战,往往就成了一窝蜂冲锋,利用战车的强大冲击力生生撕裂敌军的防线。

        朱儁确实是个经验丰富的将领,尽管鲍鸿陷入了危险之中,但也牵制住了胡三右翼所部,趁着这个时候,只要撕裂了李阚所领的中军,胜利也还在自己一方,只是他好像忘了一点,那就是鲍鸿所部正陷入混乱危险之中,两军阵前,所有人都看了个清清楚楚,自己的一方正在陷入危险之中,而这对于初上战场的雏鸟的打击是极大的。

        但此时正是两军交战之中,朱儁曾经剿灭过交州蛮、宛城黄巾贼,在此时,所有人只能本能地听从指挥。

        战鼓轰然炸响,两三百辆战车轰鸣,无数人山呼海啸冲向数百米外的战场,只是所有人寄予厚望的战车,真的能撕开李阚的防线吗?

        在山呼海啸喊杀声骤起时,胡三猛然拨转战马。

        “传令李通接手右翼作战权!”

        胡三一把抓住传令兵后,想也未想,踢马带着百十骑亲随奔向左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