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382章 你担得起罪责吗

第382章 你担得起罪责吗

        (最近有点事,每日两章,一直支持的朋友谅解一下,谢谢。)

        ……

        阎忠再如何不喜儿子跟着韩遂混事,那也是自己的儿子。

        十余万贼人围困陈仓却未有更近一步,不仅仅是因为此时的凉州穷的叮当响,需要陈仓内的粮食,不仅仅是因为担心自己的牛羊被陈仓偷袭,也是因为十余万人想要围点打援,只不过他们选择了一个错误的目标。

        中平元年冬,凉州羌人造反杀到美阳时,皇帝刘宏即便再如何不乐意皇甫嵩扒拉他的小金库,也不得不将好不容易扒拉的钱财送入军中,就是因为美阳有老刘家的祖坟,若自家祖坟被凉州羌人扒开了,咋整?

        若是攻打美阳、长安县,皇帝再如何不乐意,也不得不勒紧裤腰带出兵救援,攻打这样的地方才能围点打援,攻打一个陈仓,又如何能让皇甫嵩不顾一切的救援?

        陈仓重不重要?极为重要,不是因为陈仓挡在凉州进入长安三辅腹心道路上,而是因为这里是入川的陈仓道,是十余万人可以直接杀入汉中的道路,但这对于王国、韩遂、马腾等人来说却是鸡肋,他们若真的想进入汉中,完全可以走陇西郡进入武都郡,继而进入汉中郡,根本不需要走陈仓道进入。

        十余万凉州贼人既然不想进入汉中郡,对于皇甫嵩来说,他们攻打陈仓就没了多少意义,即便丢失了陈仓也没有关系,陈仓与美阳之间还有一个郿县,而且陈仓北四十里还有一个雍县,拿下了陈仓后,十余万贼人就必须拿下北面的雍县,必须攻克郿县,只有拿下这两处城池,十余万贼人才能放心杀到美阳面前,而他只需要加强雍县、郿县的城防,继续消磨贼人锐气,直至把贼人的锐气消磨掉了,也就是他全力一击的时刻。

        正如阎忠所说,皇甫嵩必须要与侵入右扶风的凉州贼打一场,他若不打一场,即便皇帝刘宏不把他再次关入大牢治罪,日后他也休想再在长安三辅统领兵马,如此坐视贼人四处劫掠的无能将领,又如何守护长安三辅?

        围攻这么久的陈仓,那皇甫嵩也没敢前来救援,无脑的武夫或许会认为皇甫嵩畏惧了,身为名士的韩遂又如何能看不出来?若真的如此愚蠢,韩遂也不能在凉州称霸了这么多年,阎忠根本不信韩遂会连这么点事情也看不出来,只是凉州羌人各部人心不齐,都在各自保存实力而已。

        阎忠最终还是与儿子透露了些天机,尚未等到天黑,阎行就将两个孩儿送到了阎忠面前,一个六岁一个四岁,第二日,不等他人争吵出是否撤回凉州呢,阎忠便带着两个孙子率先离开了,他的离开也加剧了撤回凉州争吵声音。

        而另一边的美阳大营却在密切盯着陈仓……

        皇甫坚寿脚步急匆,守在中军大帐外的兵卒正待见礼,他已经推开厚重幄布走入大帐内,正见父亲站在凉州地图前。

        “父亲,蔡大人请见。”

        皇甫嵩眼睛盯在“陈仓”上,儿子走入时也没有回头,直至听到“蔡大人”三字时,这才看向低身抱拳的儿子。

        “蔡伯喈?”

        “回父亲话,是蔡伯喈先生。”

        皇甫嵩没有第一时间点头答应,而是眉头微皱数息,这才开口。

        “去把蔡伯喈请来。”

        “诺。”

        皇甫坚寿又抱了一拳,这才急匆匆走出温暖的中军大帐,而皇甫嵩则回到座位,皱眉思索着蔡邕前来有什么事情,难道是北面的小子发起了进攻?

        董瑁当日尚在雒阳时就有论断董虎一定会出兵攻打河西四郡,皇甫嵩得知了此事后,对此也颇为认同,但这对于朝廷来说并不是件好事,至少当下是如此。

        董虎不先攻打汉阳郡、陇西郡,而是攻打凉州西北的河西四郡,攻打十余万贼人的背后,一旦董虎拿下黄河之西的所有地盘,十余万贼人就会被压缩在汉阳郡、陇西郡境内,就成了董虎所领的董部义从兵团、皇甫嵩所领的美阳兵团夹击十余万贼人的情形,按理说这是件好事,可以一举彻底干掉十余万贼人,一战下来,凉州自此安定。

        但河湟谷地也在十余万贼人背后,然而数年来也未有任何动作,这让皇甫嵩极为担心,担心董虎即便拿下了黄河之西所有地盘,也一样会趴在十余万贼人背后,逼迫着贼人与朝廷死磕。

        再次招抚十余万贼人?

        之前就已经招降了一次,皇甫嵩现在不敢再冒这个风险,可当十余万贼人在无法击败董虎后,或许只能向东击败了朝廷兵马,只有击败了自己,十余万贼人无后路威胁后,才有能力与董虎沿河对峙。

        皇甫嵩心下有些担忧,担忧自己将遭遇最为艰难的决定和危险,而距离中军大帐百步外,郭胜正陪伴着蔡邕前来……

        “蔡先生,虎娃他究竟怎么说的?”

        郭胜在蔡邕面前极为恭敬小心,脸上满是担忧,又有些期待得到希望的答案。

        蔡邕叹气道:“公主殿下当着山字营承认了嫁给那於夫罗,已经彻底激怒了董部义从上下,想要让公主继续节制虎娃的兵马是不可能了,但虎娃也说了,他可以将公主殿下与月公主等若。”

        郭胜心若死灰,又极为恼怒指向东方大骂。

        “一群祸国混蛋——”

        郭胜极为恼怒,在光和年间时,他就与董部义从打交道,数度出任监军大使,对董部义从的内部运作极为清楚,知道朝廷尽管无法插手南营军中事务,这会动摇了董部义从的内部体制。

        没办法插手军中内部事务,甚至没办法指挥具体作战事宜,但公主是南营的统帅,却可以调动南营对外作战,正如董虎不需要亲自上战场,除了火速提拔的徐晃、张辽、上党将军黄邵外,余者十三副将最少也跟随了董虎八年时间,早已度过了需要董虎亲自上阵实施战术杀敌,他只需要制定战略目标,由名下将领去完成即可。

        刘妍是南营统帅,所要做的事情其实与董虎差不多,只需要给南营一个需要完成的任务,具体该如何完成,那是徐荣、胡三、董越的事情,只不过董部义从并不受朝廷控制,朝廷心下没有底气,担忧董部义从会在某一个时刻突然反叛作乱,关键是……朝廷连最基础的后勤辎重都无法保证,又如何可能会让南营过万兵马从从心底认可?

        越是打压越是让南营厌恶,连最松散最易打开一个突破口的北地营都掌握不了,更别说更为紧密的山字营了。

        郭胜对张让、赵忠等人极为恼怒,公主刘妍是史侯刘辩的亲姐姐,皇帝刘宏病重,郭胜就算有什么想法也没有办法影响到皇帝的意志,心下想着等刘宏病逝了,刘辩成了皇帝后,就可以有更多支持来慢慢改变当下的困境,慢慢获得南营的认可,继而让董部义从上下认可,可现在……

        蔡邕心下暗自叹息,他能感觉到董部义从大小将领的“反叛”心思,但他也能感觉到董虎的不同,想着那小子的模棱两可态度,心下叹息,可有些事情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掺和的。

        “唉……”

        “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还是……还是先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蔡邕最后也只能叹息一声,他和郭胜决定不了朝廷的事情,也无法说服了董虎,除了感慨无奈外,还能如何?

        “哦对了。”

        蔡邕突然想起一事,说道:“虎娃说了,公主暂时不宜前往廉县,这个时候,他可能已经领兵进入了安定郡境内,公主前往廉县的危险性较大,还是留在长安较为安全些,等战事结束后再去寻他才稳妥些。”

        郭胜精神一紧,忙问道:“虎娃已经领兵杀入了凉州境内?”

        蔡邕说道:“正式开战时间是二月,预计两个月内结束战争,自廉县到金城塞有八百里,需要行军半个月,今时已经进入一月,虎娃此时应该已经领兵沿河杀向了金城塞。”

        说了自己的揣测后,又将董虎所说的十余万贼人“东西南北中”五个选择,听的郭胜一阵紧张……

        “这次杀入凉州的兵力共有六万,加上河湟谷地内兵卒差不多有十万精锐,王国、韩遂、马腾等人不大可能与虎娃硬碰硬,也不大可能待在汉阳郡境内等死,所以……虎娃认为,那些贼人最大的可能是投降或杀入汉中郡,继而又越境进入蜀郡……”

        郭胜大惊失色,失声惊呼。

        “万万不能让那些反贼进入汉中郡啊!”

        蔡邕苦笑道:“老夫也是担心那群贼人进入汉中郡,这才赶来美阳,最好……最好能让义真击败了贼人,虎娃拿下黄河以西五郡,义真拿下了汉阳、陇西……”

        “对对!蔡先生思虑较为稳妥,咱们这就去寻皇甫将军!”

        郭胜忙拉着蔡邕去寻皇甫嵩,正如蔡邕所说只要拿下了汉阳郡、陇西郡,只要占据了黄河以东,董虎就不会继续东进,关键的问题是皇甫嵩愿意与十余万人死磕吗?

        两人急匆匆跑到皇甫嵩军帐内,几人随意客套了几句话语后,蔡邕就又把“东西南北中”五个选择的事情说了一遍,皇甫嵩的神色也极为郑重……

        “将军,末将并不认为那些贼人会进入汉中郡,他们要想进入汉中郡也早已进入了。”周慎突然起身抱拳。

        皇甫嵩默默点头,周慎因为冒进而大败,若不是董虎胡咧咧,他也不会与张温、皇甫嵩一同关入监牢,从幽州回到雒阳后,再次成为皇甫嵩名下一将。皇甫嵩较为认同周慎话语,十余万贼人围攻陈仓,若真的想要进入汉中郡,完全可以自陈仓道进入,仅凭陈仓内兵卒根本无法阻止,但周慎的话语却激怒了郭胜。

        “你混账!”

        “此时虎娃还未杀入河西四郡,那些贼人现在是不会进入汉中郡,可若虎娃断绝了他们的退路后,他们若钻入了汉中郡,若杀入了蜀郡,你担得起罪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