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454章 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幕僚们

第454章 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幕僚们

        一人三骑在风雪中连续急行军,人马都极为疲惫,回到临时住处便一头躺下,什么也不想便呼哈呼哈蒙头大睡,只是他不知道,远在几十里外的雒阳却因他而彻夜难眠……

        董卓在前面冲锋陷阵,他却在后面蚕食长安三辅、河东郡,    不仅将美阳汉兵全部打乱重组、安插各级将领控制整个长安三辅兵马,更是连关中三十八城县令、县尉全部罢去。

        河东郡的事情也就罢了,可长安三辅却是董卓实实在在的退路,浑小子这么一通操作之后,也成功的把董卓激怒了,一个月来就没有一日不气恼骂上几句“混账”话语的,整个雒阳城也成了既担忧又期待的矛盾心情。

        担忧一头恶虎刚刚走入雒阳,又来了一头更为强势的猛虎,同时又期待着两虎相争,    来个同归于尽什么的……

        “哈……”

        或许日夜赶路太过疲惫,董虎醒来时已经临近午时,大大伸了个懒腰后,内心里是很想窝在暖和被窝里的,犹豫好一会还是无奈的掀开了被窝。

        “能臣氐。”

        随着声音喊出,乌丸小子掀帘走入帐内,经过一年的打磨,壮硕小子也与汉兵没了多少区别。

        “把咱的包囊哪来。”

        “诺!”

        能臣氐跑到角落里,三下两下便拿来一个硕大的包裹,里面有大丫为他准备的换洗衣物。

        身为武将,不能被厚重衣物约束住灵活性,与盔甲配件差不多,除了贴身保暖衣物外,棉衣棉裤都是分片的,胸腹是短袖马甲,短袖真的很短,只是延伸到护肩位置,    上臂、小臂、小腿、护膝、护肘、护肩都是分段的,    看着与甲胄很相似,若是布匹露在外面就显得太过难看了些,不合乎他的身份,所以大丫就用硝制的小羊皮、狐皮缝制在外面,活脱脱就是一个羌王形象。

        自己整理了下衣衫,该绑裹的绑好了,又在房内打了一套组合拳,感觉手脚灵活没有被限制住,绑缚的松紧度也刚刚合适,拿过铺盖在床上的羊皮大氅后便走出了房舍。

        董卓、董瑁的耐性好像很好,并未因为他睡到午时而掀他被子,三人一同吃了顿午饭,饭桌上董卓又是一阵敲打,反正是要他少惹是非什么的。

        他又不憨不傻的,自是不住大点脑袋,一再保证自己绝对老实,一切以叔父为尊什么的,反正就是不能挑战年老猛虎威严屁话就是了。

        饭桌上只有他们三人,连董璜、牛辅也没能上桌,更别提刚刚成为养子的吕布了,董卓不主动提起吕布,他也懒得询问,但在饭后时……

        “梆梆。”

        董卓抬手就是照着面前大脑袋两下。

        “你小子那个什么力将、技将、举重若轻、举轻若重、大宗师什么的也还算是有些道理,以你小子来看,我凉州军中何人可与那吕布一战?”

        董虎沉思了片刻,说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盖因第二的人已经死了,若一对一生死相争,恐怕只有侄儿能与他一战。”

        “哦?”

        董卓皱了下眉头,董虎又说道:“昨夜咱还与大公子说呢,那吕布虽武勇,遇到乌合之众还能一冲而破敌,可若遇到精锐汉兵,诸如叔父名下徐荣、李傕、郭汜等人,必败!”

        董卓默默点头,打了一辈子仗,他很清楚统兵大将与先锋大将的区别,但还是敲了董虎大脑袋一下。

        “此话不许与任何人说!”

        “诺!”

        董虎郑重抱拳,董卓也不再多言,手按大刀大步走出院门,而外面正有数十大将躬立等待……

        河南县距离雒阳城不是很远,几十里距离对于配备了马蹄铁、马镫的西凉大马来说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

        董卓走到哪里,身边都有吕布领着百骑跟随,而董虎没有让董重、孙牛等人跟随,仅带着运粮回来的庞德千骑幼军,即便如此,千骑幼军的威势依然让人侧目。

        一行人不做停顿,直至奔行到了雒阳城下方才勒住战马,而城门外正有一群人站在雪地中等待,不是别人,正是董旻带领着的李儒、蔡邕、何颙、周毖、伍琼、郑泰、贾诩等人,除了他们外,还有不合群的宦官郭胜、养子董嗣忠等人。

        远远看着就是两波人,一波人较多,另一波人数较少,董虎原本还有些纳闷呢,等到他看清楚是谁时,心下对郭胜又是一阵大骂愚蠢。

        众人刚刚勒住战马,耳边就听到一声冷哼不满。

        “哼!”

        听着冷哼,董虎心下就是一阵苦笑,面上却没有任何变化,本想着与董瑁一起跟在后面,低调些……

        “虎娃!”

        董卓点名,董瑁爱莫能助似的拍了拍他肩背,董虎露出些无奈,但还是大步上前,极为恭敬低头抱拳。

        “末将在!”

        “哼!”

        董卓冷哼,用着马鞭敲打董虎胸口训斥。

        “你小子太过混账,若不是叔颖一再劝咱,咱一定剥了你一身甲胄!”

        董卓当众训斥,董虎大步站在董旻面前,郑重抱拳。

        谷烪

        “虎娃谢过三叔厚爱!”

        董旻忙伸手将他拉住,叹气道:“虎娃你也太过胡来……日后当谨慎些……”

        “虎娃谨记三叔教诲!”

        见他还算老实,董旻指着一人开口介绍。

        “伯喈先生就不用介绍了,这位是郎中令李儒李文和。”

        董虎瞳孔不由一阵收缩,李儒李文和,毒杀刘辩、迁都,甚至劝解董卓将貂蝉送与吕布……一系列事情都有他的身影,虽然内心里不认为李儒所作所为有什么过错,但却难以对脸颊消瘦的他有太大好感。

        不管喜欢与否,先是与蔡邕抱了一拳,这才向李儒抱拳见礼。

        “凉州人粗心些,若董某不经意间得罪了郎中令大人,还请大人抬抬手谅解一二。”

        李儒没有与董虎打过交道,对他却不算生疏,事实上,任何一个朝堂上的大臣都知道些他的事情。见他抱拳,李儒忙抱拳还礼。

        “将军说笑了,说笑了……”

        “行了!”

        董卓有些不耐烦开口。

        “都是自家人,哪里来的这么多客套?”

        说罢,粗大手指挨个指着余者几人……

        “尚书周毖周仲远……城门校尉伍琼伍德瑜……议郎郑泰郑公业……御史中丞许靖许文休……咱的长使何颙,府掾贾诩贾文和……”

        董虎一一抱拳见礼,心下却皱眉不断,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但当董卓指着身形消瘦的贾诩时,瞳目一阵收缩,其他人还就罢了,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家伙,要不是何颙、周毖、伍琼、郑泰、许靖等人一再劝解、推荐,韩馥、刘岱、孔伷、张咨、张邈、袁绍等人哪里能顺理成章的霸占州郡,又如何形成了这么紧密的伐董联盟?

        从一开始时,他就不认为中原各家族会真的低头臣服董卓,没有这些人蛊惑也一定会有其他人,无论哪一方加入董卓的幕府,也一定会做下何颙、周毖等人事情,除非他们真的愿意成为董家的走狗,否则任谁加入董卓的幕府都是一样的结果,唯一的差别就在于主动与被动而已。

        他不会在意这些人的,但贾诩不同,贾诩是凉州武威人,与凉州人的性子一样,贾诩并不会真的成为谁的人,谁强他就跟谁,见势不妙就会一溜烟逃了没影,不显山不显水却极为老辣,最会保命的一个家伙。

        董卓没有注意到董虎神色的变化,对他的恭敬还算满意,但还是用着马鞭敲打他的胸口。

        “你小子素来有些犯浑,咱可警告你,你若敢欺辱咱的谋士、亲信,咱绝对打你板子!”

        “诺!”

        董虎抱拳答应,董旻、牛辅等人全露出苦笑,凉州将领听着这样的话语都有十年了,结果又能如何?不还是巴掌高高抬起却轻轻落下?

        众人一阵寒暄,左右也就是彼此客套,董卓便带着一群人率先入城,董虎则搀扶着董瑁爬上马骡后,与他说了句,转而冷脸走向郭胜、董嗣忠一群人……

        “哼!”

        一群人当中,除了董嗣忠和一些将领外,还有一些没见过的人,但能与郭胜站在一起,想来也是宦官一系人家。

        “砰!”

        郭胜身上挨了一脚栽倒在地,此时的他也不敢吭声,默默从雪地里爬起来,人群里一些人面色瞬间惨白,更甚者有几人直接跪在地上,怪异的是无一人敢开口……

        “昨日叔父还与咱说,清流士人皆要斩草除根,将你一刀砍了,也省的咱头上也挂着‘阉党’两字。”

        “你说!”

        “咱是杀你还是不杀?”

        ……

        “老奴……老奴……”

        郭胜身体颤抖,哀求话语都没能说出。

        “哼!”

        董虎冷哼恼怒。

        “嗣忠年轻不懂,没有在朝堂上打滚过,难道你这个中常侍宦官也还不懂吗?到了此时还敢与老子耍心眼……你他娘地真想让叔父逼咱杀人吗?”

        “哼!”

        董虎心下恼怒,身为后世人,那就没人不知道什么是“政治正确”的,而现在的阉党就是大汉朝的政治正确,太后何氏、皇帝刘辩、车骑将军何苗……哪一个不是倒在了“阉党”上面?当今天下,哪一个还敢与“阉党”两字有丁点关系?

        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知道,郭胜挨了骂也不敢吭声,此时的他已经不是在长安县时候,雒阳变故消息传入长安县时,董虎已经亲领数万大军逼降了美阳汉兵,没有他的点头,牛辅根本不敢动手杀人,可当郭胜急吼吼跑到雒阳后,这才真的害怕了。

        董卓是真的敢杀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