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457章 帝王的骄傲

第457章 帝王的骄傲

        在永安宫外,当蔡邕开口要离去时,他的心情就有些失落,这意味着……即便是老好人的脾性也不愿意与他们凉州军共生共存。

        当他说出董家嫁女为后戚时,事实上就是在劝说董卓按照大汉朝的政治规矩来玩这场游戏,尽管内心里并不认为世家豪门会真的就将临洮董家子,或是说将凉州一系当成自己人,    他知道,即便董卓成了后戚一员,也一样是他人嘴里的篡逆,可这毕竟是一个尝试,尝试着融入世家豪门之中,尝试着在大汉朝的规矩中玩游戏。

        心下知道世家豪门不会容纳董家,    但他还是存有幻想,期待世家豪门可以为了天下安定而与董家相融在一起,    可当蔡邕察觉了他的心意后,    竟然开口离去……

        开口离去,就是不愿意与董家相融在一起,也彻底击碎了他的幻想,而现在,当他开口给刘辩一个重新为帝机会时,何氏、刘妍、唐姬无不是表现出急切、渴望、贪婪、欲望……也让他变得消沉、失落、烦躁……

        “啪!”

        抬手重重落下一子。

        “内外廷只要交战在一起,你就应该知道,无论有无叔父待在河南县,结果都没有任何区别,若一定要有区别,那就是四世三公的袁家取代了大将军何进,取代了叔父董卓。”

        “你娘护着宦官,宦官杀了何进,以至于引发了这场灾祸……”

        董虎抬头看了眼抬着小脑袋的刘辩,对于他来说,刘辩太过年幼,    自己的大手几乎能够完全覆盖了他的头颅,看着他露出的哀求、渴望……

        “咱没有亲眼看到、亲身体会,但咱觉得外廷……或者说四世三公的袁家使了三十六计诸多计策,诸如低姿态投靠到大将军府的笑里藏刀、暗渡陈仓,诸如借助大将军的威望发展壮大的浑水摸鱼,诸如让大将军与宦官对抗的借刀杀人,诸如你娘不愿杀宦官时,私自调动丁原、桥瑁威逼雒阳的打草惊蛇,惊吓你娘舍弃宦官,惊吓宦官做出杀人举动,诸如宦官蹇硕、董太皇太后、大将军何进、骠骑将军董重、车骑将军何苗、十常侍皆死后,朝堂仅剩下太傅袁隗的反客为主……等等。”

        “里面缠着着太多阴谋诡计,相互交织在一起难以辨明,若无意外,四世三公的袁家必然掌控尚书台以及大将军所掌控的兵马大权,军政大权必会落入袁家之手,唯一的疏漏就是叔父。”

        董虎不屑道:“耍嘴皮子的算计再深,也挡不住拿刀子的掀桌子。”

        ……

        “啪。”

        ……

        “袁家获胜,因你娘护着宦官,而袁家又是杀宦官的主力,自然是要弄死了你娘,只有如此,袁家才是史书上合法的忠臣,为这件事情彻底画个句号。”

        “与此同时,你今年十四岁,眼瞅着就快成年理政了,你的成年会对袁家直接掌控权利造成阻碍……包括董家也是如此,所以你会被废掉。”

        “至于叔父为何杀你……”

        “那是因为废掉的你已经成了他人造反的借口。”

        “为了董家的权势,为了铲除阉党的正义,或为了天下的稳定而不给他人借口,不管是哪一个理由,你都得死。”

        ……

        “啪。”

        ……

        “咱说这些,只是为了告诉你,你娘获胜也好,大将军何进获胜也罢,或是军政大权落于袁家、董家之手,最后的结果都没有任何改变,唯一的不同……只是最后谁获胜!”

        “但你要知道,无论谁获胜,你和你娘的境遇都不会有任何不同,都会居住在这间房子里,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杯毒酒。”

        ……

        “咱在冀县时,当咱收到叔父的信件后,咱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但咱并不愿意叔父废掉你或杀死你娘,很大的原因是一旦废帝立帝就会给他人造反自立的借口……当然了,即便不废掉你,他们也会自立为王,在刘焉提出州牧的那一刻,自立为王就不可避免,你只需看看咱就知道了,咱统兵二十万,偏偏朝廷却奈何不得,因何?”

        “因朝廷没钱粮!”

        “同样的,各州牧拥兵自立,朝廷同样奈何不得他们,天下大乱是早晚的事情。”

        “在政客眼里没有好坏之别,只有利弊之分!废立帝王各有利弊,对于叔父、袁隗来说都是一样的有诸多好处,你已经十四岁了,有些大道理不懂,但你也应该能够看到,自二十八日至三十日,仅三日就已经确定下来了废立,九月初一时,满堂文武数十,然仅有卢植一人激烈反对,你就应该知道,废掉你是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事情,要不然……不会出现所有人都闭嘴的情形。”

        “废掉你,对于所有人都有好处,这只是权利上的利弊,然而却是刺激天下立即大乱的火苗,逃出雒阳的袁绍、袁术、曹操等人都会拿此事为由而自立反叛……”

        “啪。”

        谷硺

        “天下诸侯反不反叛,对于咱来说,这些事情都是早晚的事情,但董家在雒阳毫无丁点根基,尤其是军队没有根基,咱是军将,所以咱想稳一稳,将战争向后稍微推迟一两年。”

        “留着你和你娘,朝堂上肯定会有无数官吏反对,至于为何反对……咱已经解释的够多了,你自己去想!”

        “咱不怕他人反对,了不起将他们全都砍死,朝堂上再换一批人,对于咱来说,名声、威望、仁德、忠贞什么的都是狗屁,能稳定一切的只有咱手里的刀子,哪个不服就砍谁脑袋,将朝堂上所有人全都砍死,换一批人,毫无根基的董家就会在极短时间内站住脚跟,至少在司隶校尉部站稳脚跟,至于其他各州是否反叛……打就是了。”

        “哪个反叛就打谁,打的他们不敢反叛为止!”

        听着他的话语,所有人都惊恐莫名,知道他说了这样的话语后,就意味着大汉朝即将不再是大汉朝,即便保留着刘辩帝位,那也依然只是个傀儡,他嘴里的“不废帝”目的不是什么忠心,而是为了军队的根基,是为了让军队能够在雒阳站住脚。

        所有人都不开口,刘妍甚至有些畏惧而离他稍微远了些,好像他就是一块千年寒冰似的……

        “啪。”

        “说了这么多,你应该知道,无论谁做了权臣,你都没有第二个结果,你的能力不足以承担社稷之重,刘协还很年幼,即便不年幼,咱也绝对不会向他效忠,一旦效忠了……”

        “咱必死!”

        “啪!”

        “刘姓一族强势,不允许任何权臣与之共存,少有大将军老死于床者,咱之所以愿意与你说这些,那是因为你与那刘协不同,你自幼生长在史子眇道人家中,对权谋诡计什么的沾染较少,性子虽然怯懦了些,却也还算仁德能容人,要一定说大汉朝能善待功臣的,除了光武帝外,恐怕就只有你了。”

        “因缘果,善因遇善缘才能有一个好的结果,你的幼年生长环境、性子是善缘,但你当下所处的环境却是恶缘,恶缘多了,就会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董虎伸着大手揉了揉他脑袋。

        “刚刚与你说了,你娘,你亲舅舅,袁隗……甚至叔父,哪一个上位你都是现在的样子,但叔父与他们有些不一样,咱手里的凉并精锐足有二十万,叔父上位后也不得不考虑咱的态度,在如何处置你与你娘的时候就会犹豫,但你也当知道,我凉州一系在十年前就拜入了你娘门下,或者说拜入了你名下……只是你们并未给予过我凉州一系将领支持,不仅没有支持,反而与他人一样每每扯腿、打压,以至于让将士们对你们极为排斥,而这就是恶缘。”

        “若你们一开始给予董部义从支持,获得军中将士们的好感,叔父就不可能不考虑二十万凉并将士们的态度,你们原有注定的结果就会发生改变。”

        看着泪眼朦胧的少年,董虎心下叹息不止……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九八,可与人言者无二三,有时候,人就要学会面对残酷的现实。”

        ……

        “来年必会再次发生‘清君侧’屁事,上一次是清君侧杀宦官,而来年必会清君侧杀叔父,以你的名义,所以……一旦他们造反,咱会带着你一同前往,无论那些诸侯们愿不愿意就此罢兵息战,咱都给你一个选择,你可以选择做一个逍遥自在的弘农王,也可以在将来前往海外,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君王。”

        “弘农王也好,海外一国之君也罢,你想怎么折腾都可以,至于大汉朝天子……你就别想了,这不是哪一个人愿意与否的事情,而是所有人都不愿,你若不信,来年与咱一同会一会中原诸侯,你就会明白。”

        看着泪眼婆娑的刘辩,董虎使劲揉了揉小脑袋。

        “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若是想带着媳妇、老娘出去赏雪,就让嗣忠陪着你去,但你得保证,甭管在谁面前,那都是弘农王,不能再把自个当成皇帝。”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作为帝国皇帝,所有百姓都如自己的儿女,衣衫褴褛的儿女们省吃俭用供养他们的父母,作为父母呢……不能让儿女们吃饱穿暖,那也不能再让他们忍受战乱之苦。”

        “事实已定,你已经退位了,心思叵测的人就会拿你为借口造反,就会用你的名义来获得好处,而这会让无数百姓惨遭战乱之苦,会有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妻离子散……”

        “战争无可避免,来年必会发生战争,百姓流离是必然,但这不能是因为你的原因。”

        “身为一个帝王,哪怕只做了一日帝王,也要担当一个帝王的责任,这是一个帝王应该有的骄傲!”

        “记着了?”

        ……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