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463章 叔父您真的老了

第463章 叔父您真的老了

        董虎知道董卓一定会在来年迁都,他人霸占雒阳再多田地,人都被强行迁入关中,今日霸占田地又如何?来年后不还都是他的田地?

        任谁霸占田地他都不是太过在意,他在意的是宦官田地上种下的麦子,在意的是军队的口粮,是这些田地上的产出!

        八月底雒阳发生了政变,    这些只是朝堂上的事情,与普通百姓没有一根毛关系,该种地的还是要种地的,而宦官被人宰了个七七八八,这些田地上的麦子就成了无主之物,那董虎就愿意将这么一大笔口粮扔给各大家族吗?

        两万骑全部出动,谷城、新城、梁县、偃师、缑氏、巩县,一个村寨一个村寨抓人,每个村寨抓十来个老幼妇孺啥的,    分开审讯,三下两下就能确定了宦官们的田地来。

        中原百姓还是挺老实的,一个村子抓了十余人,想欺骗、串供也难,再加上一群如虎似狼的兵卒吓唬,一面是成为董部义从佃户,只需要缴纳三成佃租,余者不再缴纳赋税,一面是赤裸裸的刀子威胁,百姓又不憨不傻的,无论是给宦官还是大户人家耕田种地,那就没有不超过五成佃租的,甚至不用刀子吓唬,在得知董部义从的佃户只需要缴纳三成佃租,人头税、更赋税、算赋啥的全都不要交了,就全都老老实实交代了清楚,    嚷嚷着自己是董部义从佃户啥的。

        确定田地所有权并不是很难,无非是时间的问题,    需要两万骑一个一个村寨确定,在各县留下一个管事,将各县田地数字汇总即可,这些事情本身是不难的,难就难在有些田地已经被各大权贵家族,尤其是当夜攻杀各宦官的将领家族,以及后来凉州军各将,田地被这些人吞掉了不少,这才是最为麻烦的事情。

        半个多月的汇总后,看到各家吞掉的田地数量,董虎毫不犹豫带着兵马来到袁家门前……

        董虎极为强势,不仅仅只有袁家,连牛辅、董璜门前也站满了兵卒,在董部义从的强势下,两人也不得不拿出一箱箱地契,但他们也都无一例外的跑到董卓面前告状。

        一大帮人跑到董卓面前,地上跪了一地,董卓身边还有一大帮幕僚,或是告状的,或是前来劝解的,而董虎和两个小从事刘辩、小董白也跟着站在一旁等待挨训……

        这么多人告状,一大两小却神态迥异,大的一脸不服别头,刘辩、小董白则低着小脑袋,看到这一幕,董卓心下也不知是个啥滋味,浑小子太过胡闹,中平元年时就曾征募过三岁的小庞统犟娃子做从事,如今竟连自己亲孙女也征募了,让他暗自生气又无可奈何……

        “那个……”

        “侄儿不服!”

        此时的董卓可不是半个月前的样子,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掌控住了尚书台,已经正式成为真正的上公相国,正值人生得意之时,听了浑小子的顶嘴,顿时就不乐意了。

        “砰!”

        “你还不服?你眼瞅瞅你闯的大祸——”

        董虎依然一副不服气模样。

        “叔父只是看到了宦官名下田地之多,看到了凭借这些田地上的粮食可以自养……”

        说到这里时,董虎猛然转身,冷脸看着牛辅、董璜和一干将领。

        “咱承认!那些田地上的粮食可以让你们的兵卒吃饱肚子,只要你们当着叔父的面,与咱说西园八营、雒阳营、五千骑营、十二城门自食自养,不用吃咱一粒粮食,咱现在就把田地全都给你们!”

        “虎娃你……”

        “别他娘的与咱唧唧歪歪——”

        董虎大怒,一脚踹在跪在地上的牛辅身上,吓得一干府掾全都轰然站起,全惊骇看着这一幕。

        “你们只需要与咱说,自今日后,不需要咱一粒粮,田地、佃户就都是你们的!”

        ……

        与其说牛辅是武将,还不如说他是个谋士文臣,在董虎大怒时,心脏狂跳如雷……

        “虎娃。”

        董瑁开了口,董虎强忍着怒气,仅两步便来到他身边,大手直接按在他肩头,没让他站起身,脸上不悲不喜看向牛辅等人。

        “宦官所属田地超过百万亩,咱就依照百万亩田计,一亩田以三石粮计,共收粮三百万石,以三成佃租计,可得九十万石,一名兵卒以年耗二十一石粮计,可养四万兵卒,西园八营、雒阳营、五千骑营、十二城门所有兵卒加在一起也就四万人。”

        “太仓无钱粮,军中无钱粮,但不代表雒阳以及各县富户也无钱粮,所以咱想着个折中法子,以百万亩田地上的粮食为抵押,以三分利向各富户借贷五十万石粮,军中省一省,也就度过了当下太仓无粮的困境。”

        董卓神色郑重,董瑁心下叹息,董虎却冷脸看向牛辅等人。

        “你们也算是知道了咱的算计,你们若想要田地,百万亩田……咱一亩都不要,咱的兵马咱自己养活,不用雒阳一文钱一粒粮供养!”

        “咱唯一的要求就是……当着叔父的面,只要你们与咱说,从今日之后,自己的兵自己养,不需要咱一粒粮一文钱,你们就爱怎么整怎么整!”

        话语说出,跪在地上的牛辅不知道其他人如何作想,他是犹豫了,但他也能从董虎话语里听出自养的可操作性。

        谷煏

        三成佃租……就能养活手里兵马一年,若是四成、五成呢?

        三分利……给富户两分利呢?一分利呢?或者一分利都不给,只是单纯的借一还一呢?至于富户愿不愿意合作,手里有刀子,不合作那就是阉党中一员!

        不仅牛辅、董璜、李傕、郭汜等人犹豫,徐荣同样犹豫不决,他不是犹豫着占有那些田地,而是犹豫着是不是与一众兄弟分开些,越是了解董虎,越是畏惧他的不满恼怒,越是怀疑同样的事情,自己的兄弟是否真能达到自养的目的,可抬头看向紧皱眉头的董卓,心下又是一叹,低头不再言语……

        成了卫尉的董璜突然站起,冷脸看了眼董虎,这才向董卓抱拳开口。

        “侄儿以为百万亩田地足以自养!”

        雒阳兵马大致隶属于三个系统,其一是光禄勋(郎中令),其二是执金吾(中尉),其三是卫尉。

        在西汉时,光禄勋掌宫内郎卫,执金吾掌北军,卫尉掌南军,但在东汉时,因财力匮乏,北军八营兵马大肆裁撤,原本的八营更是合并成了五营,而整个南军则被全部裁撤,但卫尉还依然保存下来,掌十二城门。

        可现在一切都乱了,执金吾原本是应该执掌北军五营的,雒阳营是原北军五营,西园八营是现在的北军五营,而这两支兵马分别被徐荣、牛辅执掌,与执金吾董虎没有了一丁点关系,但牛辅、徐荣又是中郎将,而“五中郎将”又是光禄勋(郎中令)下的一员,按照官制统属,“北军”又跑到了光禄勋李儒名下。

        反正挺乱的,但不管怎么说,牛辅所领西园八营、徐荣所领雒阳营、董璜所领的十二城门,以及李儒所领的宫内郎卫全都掌握在董卓手里,董璜开了口……

        李儒看向一干将领,犹豫着靠近皱眉不语的董卓,轻声说道:“下官以为卫尉大人话语可行,有百万亩田足以自养。”

        董卓抬眉看向面无表情的董虎,他又不憨不傻的,能够听出浑小子话语的可行性,只是……

        “牛辅,你可愿自养?”

        董虎抬了下眉头,但他什么话语都未说,而牛辅与一干将领对视了一眼后,重重抱拳。

        “牛辅愿意与兄弟们自养!”

        董瑁有些担忧看向董虎,董虎只是向他摇了摇头,冷脸看向所有将领。

        “你们记着今日话语,你们自己养活自己,从今日起,你们要敢眼红咱一丁点东西,咱就剁你们的头颅!”

        众人大惊,董卓面色陡然一变,他太了解面前的浑小子了,看似没有任何问题的事情,心下竟生出一股莫名的心慌,正待开口时……

        “庞德。”

        大将庞德上前抱拳。

        “庞德在!”

        “将整理出来的账册全都交给牛辅。”

        “诺!”

        庞德退下,董虎沉默了数息,大踏步站在董卓面前,极为郑重行了个军礼。

        “我军前来时仅随同携带了二十万头羊、五万石粮,如此粮食辎重不足以供养我军五万兵马半年所需,原本侄儿想着,太仓空虚无粮,可用百万亩田地上的粮食与富户们借贷,尽管这些粮食不足以养活将近十万兵马一年,但也能够支撑到来年夏收,有半年缓冲时间,侄儿就可以自太原郡、河东郡调粮。”

        “既然牛辅、徐荣、胡轸、董璜他们愿意自养,侄儿也就没什么可以担心了的,侄儿五日后就带领骑军回转河东郡,尽可能的减少军中粮食辎重压力,黑牛、胡三所部由大公子统领照看即可。”

        乍一听董虎要带着兵马离开雒阳,董卓本能的察觉到有些不妥,可当他听到孙牛、胡三所属两万五千兵马隶属于儿子后,提起的心又放了下来,很是不满看向牛辅、董璜等人。

        “一群混账……”

        “哼!”

        董卓冷哼过后,看着董虎面无表情,皱眉道:“他们可以混账,你不能也跟着他们一样!”

        “诺!”

        董虎一脸肃然抱拳,下一刻又当众说了句所有人面色大变话语。

        “叔父您老了!”

        “真的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