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500章 由干净的人绘画江山图

第500章 由干净的人绘画江山图

        按照孙牛、胡三送来的消息,董虎知道雒阳城内有董瑁、胡轸领着的五千骑营,徐荣领着过万雒阳营驻扎在荥阳,而且董卓已经领着破军营、山字营增援了徐荣,但他有些没明白雒阳怎么可能还会有危险?

        难道袁术、孙坚自鲁阳越过了霍阳山,杀入了梁县?进入了大谷关?

        董虎心下疑惑不解,看罢董瑁连夜送来的信件后,    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眉头皱了下后,还是将信件交到董旻手里。

        “三叔没必要太过惊慌,叔父既然送信给大公子,王匡过河就不是多大的事情,再说了……就算酸枣县内那些家伙们真的势大难以抵挡,董家带着兵马撤回关中,    咱虎娃带着兄弟们与他们拼命也就是了。”

        “又能有多大的事儿?”

        董虎咧嘴笑了笑,    他还真不怎么担心袁绍、曹操等人,    不是因为他太过猖狂自大,而是现在的他们还没有成长到让他忌惮的地步。

        听了董虎的话语,董旻竟莫名的放下了心来,也不去争夺河东郡盐田、铜矿的屁事了,很是拍了下董虎肩背。

        “三叔是看着你长大的,知道你小子看似妄为胡来,有些事情却极为谨慎,这里的事情交给你……咱也没什么可担心得了。”

        董虎看了眼董旻,又看向无数百姓,笑道:“咱虎娃可以在晋阳立国称王,可以在凉州立国称王,那是因为咱虎娃掌控了凉并的一切,咱说什么就是什么,从官吏到军队,再到百姓,那就没人敢与咱对着干的,可董家能干掉皇帝刘协改朝换代吗?”

        “不能。”

        “叔父只是做了相国而已,    只是取代了了大将军何进而已,冀兖青豫徐荆就有二三十万人反对,朝堂上同样有大臣们反对,军队、百姓呢?看似他们在刀兵强压下低头了,真心希望董家改朝换代者,几人?”

        董虎笑道:“咱不认为董家有改朝换代的可能,咱也从来没有掀翻董家的念想,董家与咱是一家人,大敌当前,一家人不宜祸起萧墙、兄弟相仇。”

        “三叔,咱再一次与董家保证,只要董家没有干掉咱的心思,咱和兄弟们就不会造董家的反,只要董家还能控制住朝廷局势,咱就不会插手朝廷的事情,可若董家控制不住局势,咱就会成为凉州军的头领。”

        “当然了,咱就算成为凉州军的头领,就算成了相国,也不代表董家就此没落,    大公子主理朝廷政务,咱虎娃主理军务也就是了。”

        董旻一阵沉默……

        “这样的话语就不要再与他人说了,三叔会将虎娃的话语转告兄长的,无论兄长如何决定,三叔也认为你的话语不错,你我本是一家人,没必要大敌当前兄弟为仇。”

        “嗯。”

        董虎默默点头,事情到了这一步,一旦董家缩回关中,有些话语就应该当面说了清楚,省的董家自以为董部义从只是董家的奴仆而予取予求。

        董家迁入关中,董虎会亲自坐镇雒阳抵挡各路诸侯们的进攻,他需要绝对的兵马指挥权,凉州、汉中郡、河东郡遭受了战乱影响,凉并地广人稀,自身的经济发展都极为滞后,董虎是不会愿意董家或朝廷掠夺凉并的财富,所以他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表明那些地盘都是自己的,董家可以拥有的只有关中之地。

        相比脾气暴躁的董卓,董旻的性子不像是个将领,更像是个政客,这与他几十年所做的辅助工作有着很大的关系。

        叔侄两人私下里达成了一些口头协定,尽管里面还有一些不确定,也还是在一些事情上达成了一致,诸如两家管控分歧,避免双方走向战争的问题。

        两人交谈,所有人都被赶的远远,他人并不知道两人究竟达成了怎样的交易,直至董虎将董旻送走后,大丫、三丫才带着一干将领来到近前……

        “三叔答应了没?”

        大丫拍打了下他手臂上掉落的枯草,董虎却苦笑叹息。

        “咱做了件不怎么明智的决定,明明知道此事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明明知道今日的所作所为也只是场徒劳,可还是没能忍住。”

        “唉……”

        董虎苦笑摇头。

        “罢了……做都做了,再说这些也没有多少意义,你们小心安置百姓即可。”

        董虎看向一干披甲大将,神情有了些郑重,说道:“大公子送来叔父一封信件,虽然还没有进一步确定王匡是否侵入雒阳,但咱不能不前往雒阳一趟。”

        “三叔已经答应了大丫节制西园八营、十二城门兵马,但咱们不能触动两军的各级将领,除非他们不遵军令!”

        董虎神色郑重道:“迁徙的事情咱就不多说了,无非与咱们以往的做法大同小异,将百姓分成千人大队,由幼军娃娃们暂代大队长,千人大队中的老人们做长老、中队长,小队长则有青壮男女担任,组织百姓彼此互助。”

        “从今日各地反叛情形中,各位就应该知道,无论各大家族有着怎样的仁德名声,对于咱们来说都是不可信的,能够相信的只能是咱们自己人,只能是咱们自己培养的娃娃们。”

        “让娃娃们做大队长是为了培养咱们日后的民官,中队长选择那些老人是为了安稳百姓恐慌,小队长以青壮男女为主,他们手脚麻利,可以更好的帮助老弱妇孺顺利进入关中。”

        “与此同时,还要抽调百姓中的七八成青壮男女,由这些青壮男女率先进入关中耕种,这件事情就由三丫去做,但是要与他们仔细解释清楚,他们率先前往关中耕种不是为了咱们,而是为了他们自己的肚子。”

        董虎看向三丫,说道:“青壮男女抽调出来后,带着他们绕道河东,自河东发放一石粮食、一斤盐巴,算是咱家对他们的帮助,另外给予他们‘借一还一’的允诺。”

        “此事不宜太过强势,以说服为主,抽调的人发放凭证,凭借凭证可以获得一石粮的补助和日后借粮允诺,一家只发放一个凭证。”

        话语说罢,董虎又转而看向董罴、董放、董骨等人。

        谷椁

        “由大丫处置迁都百姓具体事宜,三丫主持耕种事宜,幺娃主持监管,而你们则负责安全,不仅负责夫人们的安全,还要担负娃娃们的安全,要尽可能的给与娃娃们更多支持,要将西园八营、十二城门兵马看管起来,要维持数十万百姓有序撤离!”

        “从现在起,西园八营、十二城门兵马暂为辎重兵,由他们负责驱赶马车,负责托运体弱难行的老弱妇孺……”

        “哦对了,若是有了身孕的妇人,则不宜继续前行,可与家人就近安置在沿途村寨,若是自愿,也可发放凭证,自行返回雒阳安置。”

        一众人,即便是大丫、三丫、幺娃她们也抱拳躬身。

        “诺!”

        董虎将所有人看了一遍……

        “注意事项就这么多,既然咱们接手了百姓迁徙的事情,保持百姓稳定,缓解百姓恐慌、尽可能的减少损失是首要。”

        “该如何做,你们自己商议着来,尽可能的稳妥些,可若是西园八营、十二城门兵将敢与咱们闹腾,一律给咱重处!”

        “事情大致就这些,你们必须尽快做好,咱们可以等得,老天爷等不得,那些造反的家伙们也等不得。”

        一众将领再次抱拳。

        “诺!”

        董虎摆了摆手,一干将领抱了拳后各自带着人前往各处,大丫上前,又一次检查了遍他的甲胄……

        “夫君,要不要让一些朝臣们参与迁都之事?”

        “最好不要让朝廷插手,他们只会扯腿、帮倒忙、甚至恐慌百姓!”

        看着同样一身甲胄的大丫,董虎不知因何突然生气了,大手捏着大丫的脸颊扯动了两下,这才气哼哼开口。

        “咱知道你心下想着什么,但咱警告你,即便那些大臣们是真正仁德名士,即便他们才高八斗,有经天纬地治国大才,咱也不会多看一眼!咱情愿使用一些听话的庸才,也不愿意与朝中大臣们有任何瓜葛!”

        “夫君,将来咱们……”

        大丫一开口,董虎又瞪了她一眼,也将她想要说的话语堵在了嘴里。

        “咱可以允许你做吕后,但咱不允许你拿一张涂满了乱七八糟的废纸放在宁儿面前,否则咱就将一张白纸放在静儿脸前,让静儿自己书写自己的江山。”

        大丫心下一惊,三丫忙上前抱住他右臂,不满嘟囔道:“夫君就会胡说,姐姐怎么可能会做那吕后?夫君就会瞎担心!”

        董虎心下又气又无奈,在凉州时,她就与饥渴难耐的母老虎一样,整日可着劲的折腾他,不还是想要个儿子?要个儿子想做什么?他又不憨不傻的,怎么能看不出来她的小心思?

        狠狠戳了三丫一下后,董虎这才拉住大丫手臂,叹气一声。

        “天有不测风云,作为统兵将领,咱有遭遇不测的觉悟,正值艰难创业期间,即便你们不说,咱也知道培养继承人的重要性,只是孩儿们都还太小,所以咱并不反对你们在凉并“军政民律”体系中拥有自己的影响力,事实上咱很愿意你们如此。”

        “可这种影响力不能假借他人之手,更不能冀望于根深蒂固、盘根错节的名门望族的支持。”

        董虎叹气道:“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别的咱就不说了,就说大将军何进和叔父好了,若何进不依仗各大家族,何进怎么敢一再坚持要杀张让等人?天下又怎么会沦落成了这个样子?你们再看看跑到酸枣造反的那些家伙们,又有几个不是叔父点头任命的大吏?”

        “世家大族存世几百年,彼此相互联姻、依存,这不是一家一户的事情,即便他们之中某个人是真正为国为民,也会因为背后无数家族而改变了初衷,远不如一家一户寒门子弟这么纯粹。”

        “对于咱来说,即便朝中大臣们清廉仁德,那也是脏的,让一群乌漆嘛黑的人来绘画江山,江山也是脏的,想要一个五彩壮丽的万里江山图,就要由干净的人来绘画。”

        大丫突然笑了。

        “嗯。”

        “大丫听大兄的。”

        “呵呵……”

        “好久没听你叫咱大兄了呢!”

        ……

        “大兄今日就要离开吗?”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