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518章 大军来袭

第518章 大军来袭

        听了曹操的计策,张邈点头赞同,张超却一脸的忧虑、犹豫……

        “孟德此计甚妙,公绪(孔伷)是陈留人,陈留乡梓惨遭贼人劫掠,公绪必会前来相救!公绪若出兵来救,袁本初若不来救,    日后再无他人信之。”

        “只是……兄长若是前往酸枣,陈留县又当如何?”

        听了曹操话语,张邈彻底放下了心来,笑道:“有孟德在,孟高(张超)无需担忧!”

        话语说罢,正待开口时,    之前的仆人再次急匆匆奔入厅堂,此次更显得惊慌失色。

        “老爷不好了,    城外逃难百姓说……大股贼兵正向咱们杀来……”

        “什么——”

        张邈、张超惊起,    曹操极为郑重抱拳。

        “张公、张太守还请速速决定,此时贼人尚未围城,一旦贼人困住我等,想要再向外面求援已是千难万难……”

        “来人!立即备马!”

        张邈根本不等曹操话语说完,连忙大喝,厅堂内又是一阵骚乱,张氏兄弟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正如曹操所说,此时他们还能逃出城请求救援,若是晚上一日半日的,一旦城池被围可就全都完了。

        事情紧急,张氏兄弟也顾不了这么多,跑到前厅与一干家主、族老紧急商议,    张邈将曹操的计策大致说了下后……

        “诸位皆知董贼残暴不仁,正值危急之际,若无他人来救,陈留郡必将落入贼人之手,    所以……本官欲以孟德领陈留事,    诸位可有异议?”

        ……

        情况危急,不容张邈、张超兄弟稍有犹豫,陈留各家族同样没有选择的余地。

        张邈、张超带着人奔出陈留县,曹操仅用了几刻钟时间就成了陈留郡“代”太守,也不知董虎知道了后,又会如何的感慨曹操的命好。

        董虎若是知道曹操如此容易成了“太守”的话,肯定会感慨不断,可他却不知,曹操离开了酸枣后,并未趁机一路返回家乡,而是停留在襄邑县观察张辽的动静,直至看到张超领兵离开陈留县后,这才不做任何犹豫,仅带着曹仁日夜不停前来……

        曹操没有直接进入城内,而是在城外一座空荡荡村落停留了两日,直至张超战败逃回城内,这才与曹仁一同来到太守府。

        因曹洪与扬州刺史陈温是好友,    曹操便命他与许褚一同前往扬州,    期望可以获得陈温的支持,而夏侯渊、夏侯惇等人则返回家乡谯县,    一场大败让家乡儿郎尽皆丧命,无论能不能再次从家乡招募到兵马,都需要将抚恤金送到兵卒们家小的手里。

        曹操本想着就此返回家乡,见到张辽真的杀入了陈留郡,他就带着曹仁留了下来,结果还真让他赌对了!

        仅几刻钟时间,曹操成了一郡诸侯。

        张超兵败,城内人心惶惶,兵力不足自是要再次招募兵卒的,躲入城内的各家族无奈,最后也只能再次拿出钱粮,再次招募了数千兵马。

        一日十紧急,未等到无数手持棍棒刀叉兵卒登上城头,城外就已经战鼓阵阵……

        “轰轰轰……”

        战鼓震天,无数兵卒举盾来到城外,看到这一幕,曹操面色冷峻,他没想到此次前来的竟然是孙牛、胡三所领兵马。

        严整军阵轰隆隆横推一切,城头人头无数,却无人振鼓……

        “哈哈……”

        曹操大笑,指向无数严整军阵,仰天大笑。

        “哈哈……”

        “我陈留城高墙厚,董贼军中连云梯都无,如何可攻?如此无能之将领兵,岂有不败之理——”

        “哈哈……”

        曹操大笑,无数人齐齐转头看向城下,可不正如曹操所说?一个个方形军阵看似威武,可却没有一个人扛着梯子!

        “哈哈……”

        无数人轰然大笑,指着城下大笑、讥讽,曹操更加猖狂大笑,眼中却埋藏着他人难以察觉的担忧。

        “哈哈……”

        “凉州蛮子,你们不会是长了翅膀,飞进城吧——”

        “飞进来是不可能,肯定是做挖洞老鼠——”

        “哈哈……”

        城头挤满了哄堂大笑的人,官吏、将领、兵卒、民壮百姓……

        “哈哈……”

        城头震天狂笑传入耳中,孙牛双眼微眯,下一刻又转头看向胡三。

        “一群只敢躲在城内的乌龟,竟然还敢讥笑我等凉州汉子,要不要给他们个教训?”

        “你说呢?”

        胡三冷脸看向城头,孙牛转而看向身后十余将领。

        “传令各营骑卒,给咱狠狠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老子没有长翅膀,也没有挖洞爪子,照样能打的他们哭爹喊娘——”

        “诺!”

        众将轰然抱拳,齐齐拨转马头,仅片刻间……

        “轰轰轰……”

        无数铁骑奔动,即便破军营、山字营只是步兵,两营同样拥有四五千持刀携弓骑兵。

        数千铁骑如同汹涌潮流,向着高大城墙疯狂踢马加速,看到这一幕,数百年来没有遭受过真正战乱洗礼的官吏、兵将、百姓更加讥讽、狂笑,可当无数铁骑距离城墙仅有数十步时……

        “放箭——”

        城头城下无数人张弓射箭。

        “嗡嗡嗡……”

        箭雨如潮,一波又一波,无数铁骑没有丝毫停顿,一队又一队忽近忽远向着城头泼洒箭雨,城头顿时惨叫声不断,原本还一个个伸着脑袋、跳着脚大骂、大笑、讥讽,在一波波箭雨抛射后,哪里还有人敢伸着脑袋、露着身子?

        曹操是后世公认的兵略大家,可他也没有真正见识过草原蛮是如何攻城的,也被一波波箭雨逼得躲在城墙下,他都如此了,其他人又当如何?

        身子、脑袋露在女墙缺口最易被高速奔走的轻骑射杀,这不是哪一个箭手对准一个缺口,而是数人、十数人同时对准一个缺口,而女墙缺口就那么些。

        暴露在女墙缺口的人最易被射杀,但不代表箭矢就不能射杀慌乱奔走的其他人,箭矢是抛物线,只要不躲在女墙下,即便看不到人,箭矢照样可以杀死如无头苍蝇的人群。

        “射箭……射箭……”

        曹操大吼,可此时正值恐慌大乱时,哪里有人愿意听他的?偶尔有些二愣子举着弓箭从女墙缺口冒头,结果箭矢还没射出去呢,脑门上就中了数支箭矢。

        或许他人以为这是扯淡的事情,城头怎么可能会被一群骑马的压制住了呢?可这就是现实,无论这个时代的凉并羌胡攻打城池,还是后世各个王朝,骑兵就是这么压制住城头步兵的,而且往往都是骑兵占据更多优势。

        骑兵奔射只是为了压制城头弓箭,除非用上几个月的时间在城外堆起一个斜坡,一个能够直接冲上城头的斜坡,否则骑兵是没法子直接攻城的。

        曹操没有真正去过边疆戍守,不太了解骑兵的手段,与初恋差不多,没有经验的第一次往往都会吃了大亏。

        一波又一波箭雨,仅一刻钟,曹操就遭受到了沉重打击,而数千骑也返回了军阵,居于庞大方阵的两翼。

        孙牛、胡三远远看着大乱的城头,与一干将领一样,全都嘴角上扬,一副极为不屑的样子,换了他们,可不会这么作死的伸着脑袋又蹦又跳的。

        孙牛踢马上前……

        “张邈老儿——”

        “朝廷大军前来,还不开城投降——”

        孙牛怒吼,无数兵卒用着长矛重重顿地。

        “轰轰轰——”

        “投降!投降!投降!”

        ……

        曹操大怒,站在女墙缺口处,指着孙牛大骂。

        “篡逆贼子——”

        “人人得而诛之——”

        孙牛、胡三认得曹操,双方在中平元年打过交道,听到曹操大骂,心下顿时火冒三丈。

        “曹操!”

        “别以为老子杀不得你——”

        孙牛指向城头,大怒。

        “没有云梯!”

        “没有攻城器械!”

        “尔等贼子就可以猖狂造反吗——”

        “尔等贼子愚蠢无知,以为攻城大军都是自带攻城楼车吗——”

        “可笑至极——”

        孙牛指着面色大变的曹操。

        “曹贼——”

        “你爷爷大阉奴曹腾祸害忠良——”

        “你爹曹嵩身为司农却与十常侍勾结,贪赃枉法、中饱私囊——”

        “你曹操今日更是与贼人一同图谋造反——”

        曹操面色狂变,差点没被孙牛气的吐血,夺过一把弓箭,照着孙牛便射。

        “凉州贼子休得胡言——”

        “看箭——”

        曹操抬手就是一箭,只是他的箭术着实太菜,气势挺足,箭矢却落在孙牛身前数步。孙牛冷脸,看也不看面前箭矢,手指再次指向城头。

        “城内之人听着——”

        “朝廷让张邈老儿担任陈留太守,让他安境保民的,他却与贼一同举兵造反——”

        “今日朝堂平乱大军前来,尔等却甘心从贼反叛,他日大军破城,必诛尔等九族以儆效尤——”

        话语说罢,孙牛转身就走,曹操大怒,指着孙牛就要大骂。

        “董贼废帝篡逆、纵兵为恶……”

        曹操还没畅快淋漓大骂呢,孙牛转身跑回了军阵,犹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下那个郁闷憋屈就别提了。

        曹操自幼熟读兵书,不是不知道任何大军攻城,都不可能从雒阳携带各种攻城器械,没有哪支军队会扛着无数梯子、推着数丈高楼车、沉重攻城锤、投石机的,都是现用现造。

        若不能偷袭杀入城内,攻城战都不是一日两日能够分出胜负的,用上数月、数年是很正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