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525章 亡国与亡天下者

第525章 亡国与亡天下者

        “陛下……我陈家冤啊……老夫要见陛下……要见陛下……”

        “拉下去!”

        陈纪冷脸摆手,虽然狼狈不堪老人哭嚎、哀求,小长使大人还是毫不犹豫签下“发配五原郡”字样。

        “下一个。”

        陈纪冷脸开口,不一会就又有十余人被拖入厅堂。

        “姓名,籍贯,祖上可有出仕任职?”

        冷厉话语说出,厅堂上跪着的十余人却颤抖的无法说出话语。

        “若不开口,    你们就会被发配边军为奴。”

        “董贼……”

        “发配燕然山为奴。”

        陈纪头也不抬,只是摆了摆手,纸张上刷刷写下几个字,对于发配为奴的,也没有必要太过询问。

        兵卒上前锁拿,十余人顿时哭声震天,    更是有数人挣扎大骂,陈纪像是没有听到似的,再次拿出一张空白文书。

        “下一个。”

        ……

        富户家族不反抗还好,    还能被划拉进送入雒阳八关之内,可一旦反抗了,尤其是武装对抗,基本上都要被发配凉并戍边。

        戍边与戍边也不同,老老实实配合的,可以与边地百姓一样耕种放羊,可若咒骂董虎,就会被砍掉拇指,在脑门烙下“董”字,自此就是牧场中的奴隶。

        或许是刘辩看着无数人哭嚎于心不忍,就带着跟班唐昭寻到了董虎,犹犹豫豫说着自己看到的凄惨情景,但董虎好像并不是太过在意。

        “慈不掌兵,义不守财。”

        董虎指了指一旁弓着身子的男人。

        “他叫张义,原本是临洮曲侯,现在是老刘……刘胜的上将军。”

        刘辩知道“曲侯”是什么职位,初时还没怎么在意,    一旁的唐昭却惊呼出口。

        “刘晟?是清河郡王刘晟吗?”

        唐昭惊呼,    刘辩这才意识到了什么,而董虎只是抬眼看了唐昭一眼。

        “慈不掌兵,说的是将领往往直面生死,不仅要见惯生死别离,还要选择牺牲掉哪些兵卒,甚至……必要时,牺牲自己。”

        董虎说道:“文远孤军进入陈留郡,本身就要面临诸多危险,抓捕百姓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充实河南尹二十一城人丁,是为了收割雒阳地里的麦子,是为了给将士们提供充足的粮食辎重。”

        “抓百姓看似残暴……确实,在抓捕过程中死了些人,可若稍微将目光放长远一些,就应该能看到,死了的人本就是注定要死了的人,抓捕他们,反而是在挽救他们的性命。”

        说着,    董虎看向甚是恭敬的张义。

        “张义,    你是我凉州人,    应该知道凉州十余万反贼的情况。”

        “昨日凉州十余万反贼,大小头领无数;今日作乱的各路诸侯又岂是心齐之人?”

        “昨日韩遂杀北宫伯玉、烧当老王,杀边章、王国;今日各路作乱诸侯,十年后又有几人可活?”

        张义身子更加卑恭,董虎转而看向刘辩。

        “昨日凉州各路反贼,今日关东各路诸侯,本质上并无不同,以小见大,以史为鉴,你我无须亲眼所见,仅需看一看此时的凉州,就当知道日后的中原。”

        “棋局上有一句话语,叫……金角银边草肚皮。”

        “棋盘线条纵横若天下各州郡,中原实乃四战之地,无论哪一方开战,中原必先遭战火,所以呢,咱们今日看似用鞭子将百姓抓了,实则让他们远离了战火,是救了他们一命。”

        董虎叹气一声,指了指身边椅凳,刘辩很老实的跑到边上坐下。

        “文远孤军深入,本可以暴烈直接抓人,然却给了每个村寨两刻钟选择时间,两刻钟虽短暂,对于速度取胜的骑兵却极为危险。”

        “为什么文远要如此冒险拖延?”

        ……

        “先是喊话,自己老老实实走出来的,不仅自家的钱粮可以保存,咱还给他们分田,减轻他们的负担,让他们的孩子们读书……”

        “当然了,你所说的那些凄惨的人,大多都是富户,有些还是朝廷功臣之后,他们家田地较多,自然是不会愿意离开,为了保住田产,甚至会拿刀子与咱们拼命。”

        “但大兄也是说了,此时的天下已与造反的凉州没有太大区别,中原混战无法避免,而一旦打仗,钱粮就是必须品,有资格躲入城内的都是些顶级家族,文远没有攻打城池,自然是抓不到陈留郡名望大族的,能抓住的都是稍小些的富户。”

        “天下一旦大乱,如大兄这般军阀,一旦军阀入主陈留郡,为了最短时间内站住脚,军阀就要获得陈留郡本土大族的支持,自然不会轻易对名望大族动手,可城外村寨的土财主呢?”

        “呵呵……”

        “一者军队需要钱粮辎重,二者城外的小家族影响力较小,不值得拉拢,所以他们是最先被军阀吞噬的人,会死的渣都不剩。”

        “大兄可以给他们一个选择,只要在两刻钟内老老实实走出来,他们就能够保住钱粮、家人,而袁绍、袁术、韩馥、王匡、曹操他们却不会,他们不会给城外富户选择的机会。”

        “原因很简单,除了清河郡王刘胜外,那些诸侯们都不是本地人,你们现在看到的十万、二十万兵马,不是那些诸侯们自己掏出的钱粮,就算他们能够从家中拿出钱财,他们的家族也支撑不了多少时间,支持他们的各大家族也支撑不了太久,至于用正常的赋税养兵……那更是扯淡,朝廷十三州都养活不了十万兵马,他们一州之地能养活?”

        董虎继续说道:“战争是个无底洞,要花费无数钱粮,仅凭一家一户是不可能支撑下去的,背后必须要有庞大数量的百姓支持,而那些诸侯们没有庞大的百姓直接供养,他们与大兄一样,看似有着诸多威望,实则没有丁点根基。”

        “辩弟若是不信,咱不需要与他们开战,咱就与他们这么耗着,一两年后,他们一准哭着喊着投降,十余万兵马硬耗也把他们耗死了!”

        众人心下一惊,董虎只是无所谓笑了笑。

        “大兄能给陈留百姓选择的机会,那是因为大兄背后有凉并两百万百姓的支持,有并州数百万石粮食,有千万头牛羊,有河南尹治下二十一城百万人种下的麦子,有这些资本做底,大兄即便不要他人一文钱、一粒粮,数万兄弟也不会出现挨冻受饿情形。”

        “反观各路诸侯呢?除了老刘情况好一些,老刘是清河郡王,在清河国是有家业的,当年咱送给他五万黄巾军俘虏,而这就是五万户佃户,他自身情况要比其他人好的多,其他人却不行,各大家族不可能给予他们长时间的支持,他们只能自己解决。”

        “自己解决?怎么解决?穷人手里没有钱粮,名望大家族不能轻易触动,剩下的也只有弄死了那些城外富户,抢他们的钱粮、田地、佃户,只有如此,他们才能养得活手中兵马。”

        “所以,送去凉并戍边的那些人,本就是该死之人,今日虽鞭打他们,将他们扔并州边地,那也是他们自己选的结果,再说了,凉并虽然寒冷一些,日子却不见的有多苦,塞上江南没你想象的那么不堪。”

        看着坐立不安的刘辩,董虎只是笑了笑。

        “并州以北有万里草原,凉州之西是万里西域。”

        “上至商周,下至秦汉,中原始终都有草原胡族侵扰之忧,故而方有燕赵、秦汉修建长城以挡,且不言前朝之事,仅以我朝为例,我朝与匈奴人的战争延续了三四百年之久,匈奴西迁后,鲜卑人又在草原崛起。”

        “亡国者,改姓易号。”

        “亡天下者,仁义充塞,率兽食人。”

        ……

        “秦亡六国,虽秦法严厉,然却车同轨书同文,却统一了度量衡。”

        “修河渠以富地方,修长城以挡外敌,虽律法严厉,并非无有礼教以治天下。”

        “秦亡汉代之,我朝亦是以儒孝治天下,大兄相信,正在造反的各路诸侯们,无论谁取汉而代之,依然以儒教礼法治理天下。”

        “何故?”

        董虎伸手指向西方。

        “因为秦始皇一统天下,因为秦始皇做到了车同轨书同文,因为秦始皇统一了度量衡,因为秦始皇教会了咱们什么是‘天下’两字!”

        “秦始皇乃古今第一帝,他让咱们知道什么是天下,让七国之人无分你我,共同生存在中原天空之下,虽然咱是凉州之人,虽然你是雒阳人,虽然他人是幽州人、交州人、岭南人……但咱们都是中原天下之人,读的书是一样的诸子百书,书写的是一样的文字,虽然样貌可能不大一样,自幼受到的教育却并无不同。”

        “所以,即便大汉王朝被人取而代之,也是亡国者,而非亡天下者。”

        董虎拍了下刘辩肩膀,叹气道:“草原人与中原人不同,他们有自己的语言、传统、文化,仅以匈奴、鲜卑、乌丸人、高句丽、夫余人的习俗就知道,他们与咱们是不同的,一旦他们获得了天下,你我就只是他们的奴隶、牛羊。”

        “他们是亡天下者。”

        “中原的真正生死大敌不是正在造反的那些家伙们,而是北方胡蛮……”

        董虎一阵沉默……

        “谋士五境,谋己,谋人,谋兵,谋国,谋天下。”

        “谋天下,谋万世。”

        “秦始王一统天下,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修长城,此为谋天下,因为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修建长城必然影响万世子孙后代,秦虽二世而亡,却恩泽万世子孙。”

        “草原胡蛮是中原之大敌,因何?因为他们是亡天下者!”

        “何为亡天下者?仁义充塞,率兽食人。”

        “如何彻底干掉亡天下者?”

        “边地汉民增多以防,行秦始皇之谋以教化。”

        “车同轨书同文,羌胡读写圣人之文,行仁义礼法之道,让万里草原、万里西域成为天下一部分。”

        董虎笑道:“张辽跑去陈留郡抢人,并非没有给予他人选择的机会,他们非要与咱捣蛋,那也怪不得咱用鞭子抽打,让他们前往并州,一者增加些汉民百姓,二者也是救他们一命,省的几年后被一波波诸侯们杀了干净,三者他们大多都是富户,都是读过书的,可以教授羌胡娃娃圣人礼法,逐渐将羌胡变成天下的一部分,不再成为亡天下者。”

        “至于咱不允许他们五代之内经商入仕,那是因为他们与咱捣蛋,甭管是不是真的贤良什么的,他们既然敢与咱捣蛋、动手,咱就不能轻饶了他们!”

        “大兄我可不是这么好脾气的人,好言好劝不听,咱就敢用鞭子抽!”

        说着,董虎又一手指向张义。

        “张义,你这次跑过来,是不是也想寻咱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