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534章 儿子带来的压力

第534章 儿子带来的压力

        董璜对董瑁的胳膊肘向外拐极为不满,他的开口也让一干将领沉默不语,好像在表达着什么……

        “父亲是知道虎娃想做什么的,若父亲想要后军总管,虎娃当不会拒绝……”

        “大兄……”

        “你闭嘴——”

        董瑁尚未将话语说完,董璜就要再次不满,也引起了董瑁的暴怒,    从小到大没发过脾气,骤然大怒,董璜竟被吓退了一步……

        “哼!”

        见董璜不敢开口,董瑁一一看向所有人。

        “且不言河内郡尚在贼人手中,虎娃为朝廷取回肯定是要花费一番手脚的,咱就问你们一句,    河内郡交给你们,    没有虎娃的帮助,    你们能否守住河内郡?”

        “冀州人丁六百万,可募兵五十万,河内郡人丁八十万,最多可募兵五万。”

        “没有虎娃的帮助,你们可否守得住河内郡?”

        “你们前往河内郡,是否就是另一个河内郡太守王匡?”

        吕布突然冷脸上前。

        “大兄这么说兄弟们,是不是有些过了?”

        董瑁面无表情。

        “过了?咱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是河内郡太守,你吕奉先就是第二个王匡!”

        “你……”

        “你不服吗?”

        吕布颇为威武,头戴亮银束发冠,身披兽面吞金连环铠,身材高大却不显臃肿,面白无须却英武异常。

        或许是与董虎相处的太久,也或许见惯了凉并无数披甲将士,    手持方天画戟的吕布压迫力十足,    却像是对董瑁没有一丝影响。

        “你只是并州一无名小人,    诸位同样只是一介草莽武夫,没有虎娃的点头,    你们任何一人都镇压不住河内郡。”

        “别说你吕奉先了,即便是那丁原,若无先帝活着,若非他臣服了四世三公的袁家,你以为他能在河内郡招募到数千兵马?”

        “今日之战过后,虎娃肯定是要得到河内郡、南阳郡的,即便王匡、袁术占着那里,他们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吐出来。”

        “此战过后,无论名门望族愿不愿意承认,他们都需要正视虎娃!”

        舍下冷脸怒视的吕布,董瑁转身看向皱眉的董卓,抱拳一礼。

        “父亲征战了几十年,即便孩儿不说,父亲也当能看出,即便虎娃只是随意遣派一无名小卒,照样能做河内郡太守,河内郡各家族绝对不敢反抗,冀州牧韩馥同样不敢轻易举兵侵入。”

        “冀州牧韩馥若没有一定把握前,    绝对不敢轻易踏步河内郡一步,    可若父亲遣人前往,遣何人前往?朝中大臣?韩馥、刘岱、孔伷……皆成了反贼。信任大将?何人可往?孩儿认为只有徐荣、董越两位将军可以。”

        “河内郡不似关中之地,不似雒阳八关之内,河内郡是与六百万人丁的冀州相邻,一旦冀州来攻,河内郡总管将军就需要挡得住贼人,若挡不住就需要虎娃的协助,想让虎娃相助,就需要得到虎娃的认可。”

        董瑁走到董旻身前,将信件送了过去。

        “虎娃的话语不无道理,此时不是频频开打之时,而是争取更多时间来站稳脚跟,各路诸侯想做什么且不论,咱们自己需要站住脚。”

        “父亲若一定要讨要河内郡,孩儿以为只有徐荣将军一人符合要求,只是……虎娃想让徐荣将军担任雒阳兵部府衙长使,是督管雒阳数万兵马的将领任命职位,同时也是雒阳留守将军府阁老,有参与其他事情表决的重要职司……”

        董卓猛然大手一摆。

        “老子不管!”

        “虎娃说什么就是什么,咱还哪来的威严?叔颖老成持重,让叔颖去做那个什么兵部长使!”

        董卓一声恼怒冷哼,一干将领不知道信件上内容,可听了董瑁话语后,所有人全都一惊,他们很清楚掌管数万董部义从将领的任命是如何大的权利。

        董瑁张了张嘴,不由看向督管雒阳营的三叔,董旻也是嘴巴微张……

        “父亲,三叔是骠骑将军,又督管着雒阳营,雒阳留守将军府与河南尹、司隶校尉差不多,更别说虎娃的兵部长使了,此事……是不是再思量思量……”

        “混账!”

        董卓也不知哪来的脾气,猛然站起。

        “咱还没死呢!咱若死了,那小子想咋整咋整,可咱活着一日,咱就能管得着他!”

        “哼!”

        “回去告诉他,河内郡可以给他,但他必须把那个什么六部衙门给咱搬到长安!”

        “哼!”

        “咱一日不看着他,他就给咱惹出大麻烦!”

        “父亲……”

        “就这样!!”

        董卓不耐烦的猛然一摆手臂,态度很是坚决,董瑁无可奈何,只得低头抱拳,但却极为怪异的看了双十娇媚女子。

        “诺!”

        见儿子终于低头了,董卓心下也松了口气,从没想到残废儿子会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压力,但还是冷脸看向所有人。

        “哼!”

        “一个个的……就知道问咱讨要钱粮!虎娃就没问咱要过一文钱粮!他不也活的好好的?百姓都分给了你们,还问咱讨要钱粮……”

        “都给咱滚蛋!”

        董卓拍桌子赶人,一个个的也只能抱拳退出厅堂。

        ……

        “唉……”

        董卓无力跌坐在硕大的太师椅里,原本还在背后的女人,不知何时已经滑到了肥硕的大腿上,一边用着小手为他抚胸顺气,一边端着杯酒水……

        “夫君手下悍将无数,吕将军就是其中翘首,难道真的非那虎娃不可吗?又何须每每气到了自己?”

        “你……”

        董卓正待恼怒,见到美人含羞隐媚,身子瞬间就酥了,双手更加不老实。

        “美人儿你不懂……虎娃是能统领千军万马的大将,奉先虽勇却只是先锋之将,两者自然是不同的……”

        “夫君,这……这里是议事厅堂……不能乱来的……会被将士们……”

        “对对……”

        董卓起身就要抱着美人去后宅,却被一双纤手推住粗壮手臂,美人含羞带怯,嘴角媚丝摄魂,董卓哪里受得了这个?二话不说,扛着美人就向后宅奔跑,好像年轻了三十岁似的,一路上还不时响起铜铃娇笑……

        “哼!”

        吕布猛然转身,每一脚步都如千斤之重。

        刚从廊柱后走出,就见到一个身影急匆匆跑来,不是别人,正是狗头军师李儒,李儒显然也像是发现了他。

        “奉先?”

        李儒很意外吕布还在这里,眼角余光不由看向后宅方向,但在吕布抱拳时,忙又拱手还了一礼。

        “先生如此脚步急匆,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吕布开口询问,李儒张了张嘴,又摇头苦笑。

        “也没有多大的事情,上军营几个兵卒在倚月楼闹事,本不是多大的事情,只是不知怎么的,一个伤兵回到营地后竟然死了,上兵营不满死了人,想要讨个公道,结果……北地营的人就与上军营打了起来……”

        “什么——”

        吕布“砰”的重重一顿方天画戟,大怒。

        “还真无法无天了——”

        吕布暴喝,再去看时,人已经跑出数步。

        “奉先……”

        “嗨!”

        李儒一跺脚,又急吼吼向着后宅狂奔,他也怕真的闹出了大事情。

        “主公……主公……”

        ……

        董卓扛着美人奔入卧房,大叫着生儿子的他刚扯下外面的衣袍,就听到李儒的鬼哭狼嚎。

        “越来越混账……越来越混账……”

        “哼!”

        董卓跑到房门口,咧着胸口肥肉大怒。

        “李儒——”

        董卓暴怒,李儒脚步猛然一顿,鬼哭狼嚎瞬间没了踪影。

        “你瞎嚎个甚?”

        “这里是相国府!”

        李儒慌忙抱拳,额头更是冷汗直冒。

        “主公不好了……”

        “咱好的很!”

        董卓恼怒一摆衣袖,李儒更加冷汗直流。

        “哼!”

        “越来越混账!”

        董卓冷哼回到房内,李儒这才慌忙擦拭额头冷汗,低着身子跟在后面,更不敢偷看竹帘后影影绰绰。

        “究竟怎么回事?”

        董卓饮下一口凉水,这才冷脸开口,李儒不敢犹豫,慌忙把上军营与北地营对峙的事情说了一遍,说的董卓心下又是一阵恼怒不喜。

        “虎娃越来越混账了,一个堂堂领兵将军,正事不干,尽干一些混账事情!”

        “去,让人把那个什么倚月楼给咱关了!”

        李儒苦笑道:“主公万万不可啊,那倚月楼虽是个不值一提的妓楼,可……可却有一成收益送入虎娃府中,两成送入主公府库,另有两成是北地营的……”

        董卓正值不爽时候,哪里听得进去李儒话语,很是不耐烦大手一摆。

        “什么一成、两成的,赶紧给咱关了!把城内的妓楼全都给咱关了!”

        “一个个的……越来越混账!”

        李儒心下后悔不迭,早知道是这个样子,他还不如直接找牛辅呢!咬了又咬牙……

        “还请主公息怒,倚月楼万万关不得……那个……上个月底,倚月楼送入库中十四万钱……”

        “什么——”

        听到“十四万”钱,董卓猛然站起,面上也郑重了起来。

        “你是说……一个妓楼一年就给咱送上一百五十万钱?”

        “虎娃上个月给咱送入了多少钱?”

        董卓没怎么过问钱袋子的事情,在家时都是董氏、儿子董瑁管着的,之后就是弟弟董旻、牛辅,之后就由李儒管着,而他只是知道库里具体有多少钱粮,具体从哪弄来的钱财并不是太过在意,可一家妓楼竟然给了他这么多钱财,心下还是有些震动。

        李儒犹豫了下,说道:“两百……两百七十万钱。”

        董卓猛然深吸一口气,临洮人就没人不知道虎娃会赚钱养家,可他还是没能想到,仅一个月就送来了将近三百万钱……

        “除了虎娃给咱送了钱财,其他人可有送来?”

        李儒额头冷汗直冒,身子却弓低了不少,见他一声不吭,董卓瞬间暴怒。

        “混账!”

        “砰!”

        一把掌扫落茶盏茶壶,都是董虎送给他的廉县上等白瓷。

        正待董卓大怒,董璜急吼吼跑了过来。

        “叔父……叔父……不好了……”

        “上军营、执金宫卫与北地营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