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544章 典韦请战

第544章 典韦请战

        大地在震颤,初时没人意识到什么,荥阳城是虎牢关以东各城最完好的一座坚固城池,大多数百姓都已经撤去了雒阳,城内只剩下腿脚难行的老人,战争遗留下来的伤员,一些无法远距离行走的大肚子女人。

        没人会注意到大地轻微的震动,    直至一个大肚子女人做饭取水时,呆愣看着微微波动的水缸……

        骚动几乎是一瞬间,一瞬间整个城池大乱,街面上到处都是来回奔走的慌乱兵卒,直至一个披甲将军大怒,带着百余骑来回鞭打,骚动才渐渐平静,街道上也留下了一地杂乱。

        街道上空荡荡,    城外战鼓阵阵,    城头上却安静的让人心慌……

        “擂鼓!”

        高顺冷漠看向远处,好像极为不满被吓住了的亲随。

        “擂鼓!”

        高顺再次冷漠开口,年岁不大的亲随才像是反应了过来。

        “擂鼓——”

        声音尖锐,颤抖,沉寂的战鼓轰然炸响,仅片刻,无数战鼓轰鸣,原本惊恐的脸上也多了些安定……

        “吴侩。”

        听到将军叫自己,吴侩额头“董”字上瞬间多了些雾水。

        “末将……末将在……”

        “本将军不管你,你们此时想着什么,大敌当前,谁不奋勇杀贼,本将军就砍他脑袋!”

        “董将军的仁德只有一次,本将军同样不会给你们第二次仁德!”

        吴侩额头冷汗直冒,由低身抱拳变成了单膝跪地。

        “末将绝不敢背叛公子和将军,誓于贼人血战到底!”

        高顺冷脸看着手下大将,数息后才看向低头的十余烙字将领。

        “前来的人是朱儁,    本将军对他不甚了解,但本将军知道,知道他明明可以招降定颖城内黄巾而不愿,可以招降宛城黄巾贼却一意杀死所有人。”

        高顺手按着腰间利剑,双眼一一扫视着城头所有人……

        “你们是俘虏,是董将军在战场上击败的反贼,今日,董将军正带着无数兵马野外杀贼,你们却躲在高大城墙内。”

        “你们是反贼,是俘虏!”

        “无一兵卒看押你们!”

        城头跪满了一地,无一人开口……

        “仁德。”

        “信任。”

        “可以有无数次,也可能只有一次!”

        “董将军没有留下一兵一卒看押你们,将公子和荥阳城交给你们,此城若失,你们今生都不会被第二个人信任!也绝对不会让你们有第二次守在城墙之内!”

        高顺冷脸指向城外潮水一般的敌人,冷笑道:“区区五万人,连攻城器械都无,如何可攻打坚固城墙?伐树造云梯?十日内可否建造足够云梯?”

        “哼!”

        “本将军不需要你们坚守数月,    董将军十日之内便可击退贼人!”

        “五万大军?二三十万大军?若董将军十日内便将二三十万贼人击败,今日尔等若心怀二心,    今日可活命,    他日就是俘虏营中一死尸!”

        吴侩冷汗直流,猛然起身拔剑,冲着无数兵卒怒吼。

        “兄弟们,董将军仁义,咱们与那些贼人拼了——”

        “与贼人血战到底——”

        ……

        城头震天怒吼,高顺提起的心放了下来,朱儁领五万大军,袁绍领十五万,两路合兵就有二十几万,如此之多兵马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沿着城墙行走了一圈,将所有事情交代了一遍,这才带着百十骑急匆匆来到县衙,不等坐立不安的刘辩起身,唐昭便是急吼吼开口。

        “朱儁他……他真的杀过来了吗?”

        高顺没有理会唐昭的废话,向着神情不安的刘辩躬身抱拳。

        “董将军已经击败了南面孙坚、李旻的兵马,袁绍当不敢轻举妄动,如此就只剩下面前的五万兵马,我军足以将贼人挡住。”

        高顺的话语如同一针强心剂,刘辩连连点头道:“高将军说的是,只要我军上下一心,贼人……贼人肯定败退……”

        唐昭再次上前,苦苦哀求道:“公子,咱们还是撤回雒阳吧,昨日俘虏营便是人人惶恐,皆言朱儁战无不胜……”

        “闭嘴!”

        高顺心下没由来的生出一股怒火,手中利剑也拔出了一尺,吓得唐昭慌忙躲在刘辩身后。

        “你若再敢动摇军心,高某必杀你!”

        高顺指着唐昭大怒,刘辩的神情也紧张无比,“当啷”一声,利剑归鞘,高顺再次低身抱拳。

        “那朱儁在军中颇有威望,兵卒恐慌也算正常,但末将认为,只要公子还在城内,俘虏营就不敢临阵投敌,还请公子莫要相信小人之言,万万不可出城涉险……”

        “都……都是你……若不是你一再阻拦,公子……公子早就回到了雒阳,又怎会被贼人困于孤城?”

        唐昭指着怒视的高顺,见高顺又要抬脚上前,忙又躲在刘辩身后。

        “哼!”

        “若非是你,军中又怎会恐慌、不安?”

        高顺极为恼怒唐昭的所作所为,若非刘辩一直护着,早被他挥刀砍成八半了。

        就在这时,一名兵卒急匆匆走入。

        “报将军,城外有敌将在阵前辱骂。”

        高顺想也未想,冷脸道:“传令各城门,无本将军亲至,任何人不得开城,违令者斩!”

        “诺!”

        兵卒跑去传令,高顺抱拳道:“贼人明知公子在城内,那朱儁还是领兵前来,若公子不登城,贼人更加肆无忌惮,末将恳请公子登城以振军威!”

        “公子万万不可啊,贼人攻城,箭矢纷飞,万一伤了公子可怎么办啊?公子万万不可登城啊——”

        唐昭“扑通”跪倒,哭嚎哀求,高顺额头青筋直鼓。

        “闭嘴——”

        “贼人连云梯都无,如何攻城?贼人距城数百步外,又如何箭矢纷飞?你这谄媚小人再敢胡言乱语,老子现在就砍了你——”

        高顺是真的急眼了,指着唐昭便是大骂,行军打仗,哪一家不是到了地方才打造攻城器械的?朱儁刚刚跑到城外,又如何攻城?若不攻城,又凭什么要靠近城墙?

        “哼!”

        见唐昭不开口了,高顺这才恼怒冷哼,撩袍单膝跪地。

        “请公子登城以振军威!”

        看着一脸冷漠的高顺,刘辩心下莫名的不安与恐慌,最后还是轻“嗯”答应。

        无论是对于城外的朱儁,还是俘虏营兵卒,有无刘辩都是不同的。

        当刘辩、高顺、唐昭等人登上城头,城头瞬间爆发震天欢呼,也正如那小卒所说,正见到城门前有一将大骂叫阵。

        “俞涉在此——”

        “临洮小儿出城受死——”

        ……

        “威……武……喝喝……”

        ……

        俞涉指着城头叫阵大骂,背后数万大军此起彼伏“威武”助威,看到城外无数兵马时,刘辩、唐昭便是心惊肉跳。

        “高将军,此时……此时该当如何?”

        刘辩惊慌,高顺心下叹息,脑中突然冒出个念头,若万年公主在城头又会如何?

        不知道。

        高顺也不知道公主刘妍会不会表现的更好些,但还是低身抱拳。

        “公子不用担心,此时正值贼人兵多气盛,我军只需紧闭城门……”

        “区区一人又有何惧?”

        众人一惊,转身去看时,正见一员大汉出现在城头,旁边还跟着个小宦官,不是古来恶典韦又是谁?

        高顺知道典韦是谁,却有些诧异他出现在城头,但还是抱了下拳。

        “典将军伤势可好了些?”

        “皮外伤,不值一提。”

        典韦淡淡回了句,这才看向城外,俞涉像是察觉到了城头出现了大人物,猛然一提缰绳,战马竟然原地踏空,马槊指向城头。

        “城头可是解渎亭侯刘辩——”

        战马原地转了一圈,俞涉指向城头刘辩。

        “董贼祸国殃民,淫秽宫闱,残暴杀戮良善……刘辩——你本是大汉天子,不思振兴大汉社稷,却奴颜舔股认贼作父,与虎狼为伍……”

        “该杀——”

        听了这话后,城头一干人气的肚子疼,偏偏高顺、典韦都不是善于口舌的人,而面色苍白的刘辩更是不知该如何辩驳……

        “住口——”

        刘辩、高顺、唐昭还没恼怒呢,典韦却是火冒三丈。

        “开城!”

        “典某只一人出城。”

        典韦提着两杆铁戟,也不去管他人答不答应,大踏步就向城下走去,高顺犹豫了下……

        “公子稍候,末将与典将军去去就来。”

        高顺听过董虎对用戟将领的点评,虽然不知道典韦具体的本事,但他知道董虎的话语是有些道理的,是不能轻视任何善于用戟将领的。

        城外大骂刘辩的数典忘祖,偏偏还没有口舌利索的与之对骂,气势上明显低了一头,见到典韦愿意出战,刘辩、唐昭本能的就想答应,但还是担心典韦的伤势。

        “典将军被箭矢所伤……此时出城,是不是太危险了?”

        高顺犹豫了下,说道:“典将军既然敢出战,想来是无碍的。”

        “那……那好吧。”

        刘辩最终还是答应了,高顺抱了拳后,大踏步走下城头,而下面正有千余“配字军”俘虏等待随时出战。

        吊桥放下,城门吱吱呀呀打开,看到这一幕,俞涉心下大喜,叫骂了半个时辰,终于有人出来应战了,可他又哪里知道典韦个人武力值的厉害。

        城门刚一打开,就见典韦提着双戟大踏步走出,看到这一幕,城外全都响起震天大笑。

        “哈哈……”

        “原来只是个步将啊——”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