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西凉兵王在线阅读 - 第545章 撬曹老板的墙角

第545章 撬曹老板的墙角

        养马是昂贵且奢侈的,典韦一个猎户出身,又怎么可能刚出世没几个月就成了悍勇骑将?

        见他大踏步走出城门,俞涉不由得意大笑,对于他来说,步将都是泥腿子,就算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

        一声怒喝,    提马便向典韦极速冲杀,仅凭这气势,稍微胆小的就能吓得三魂出窍,就如城头观战的刘辩、小六子宦官,两人全都小脸苍白、双手紧握,可下一刻……

        “当!”

        “轰——”

        典韦一个错步,铁戟挡下致命一击,另一铁戟瞬间斩断了疾驰马腿,    俞涉没能预想到这一幕,    双脚尚插在马镫里,连人带马重重砸在地上,正待口吐鲜血的他想要挣扎躲避战马的踩踏,一道乌光闪过……

        “砰!”

        人头飞出丈余,场中只剩下不断哀鸣、挣扎的战马……

        “贼子休得猖狂,潘凤杀你——”

        朱儁身后一将骤然奔出,举着大斧就要砍杀了典韦,但在典韦轻松斩杀了俞涉后,他也不敢正面直冲,而是看出了典韦的弱点,与他稍微错开了些,只能他的大斧砍典韦,典韦的短戟却够不到他,可他哪里知道典韦是山林中极为善走的猎户。

        “当当”两个回合,潘凤的力气很大,又是长兵器,    而且还一副猫逗老鼠的架势,    交战的典韦还没恼怒呢,城头的小六子却气的脸红脖子粗。

        “卑鄙!”

        “无耻!”

        见到典韦轻松斩杀了敌将俞涉后,刘辩心下恐慌也安定了些,听了小宦官的气愤,也不由点头认同。

        “典韦将军若是骑马就好了。”

        “嗯嗯,公子说的是,若典将军有好马,早将那贼将杀死了!”

        小六子很气愤,城下打斗突然发生了变故,正待潘凤狂踢战马进行第三回合时,典韦却正面疾冲,如同猎豹猎杀正面顶撞的羚羊。

        “死!”

        典韦一个闪步,潘凤欲要自右边劈砍沉重一击,哪里料到典韦竟与他正面对冲,而且还闪躲到了左侧,正待大惊回刀格挡,腰腹骤然剧烈刺痛。

        “啊——”

        一声惨叫,典韦竟然生生将人正面“撞”出一丈,一声轰鸣砸在地上,    尸体翻滚数周,    震天战鼓声瞬间消失。

        戟有小枝,    刺穿敌人身体后就会遭遇小枝的巨大阻力,奔驰对冲的两人在巨大惯性下,双方承受的力量难以相信,本应该将人刺穿,尸体停留在铁戟上的,而此时却如发生了车祸,潘凤先被刺穿腰腹,又被“撞”出一丈,而战马却无知无觉向前奔驰,直至茫然停在战场上……

        “还有何人——”

        典韦暴怒大吼,这段时间里,胸口一直有股难以发泄的怒火,想发泄却不知找谁撒火。

        找董虎打架?

        虽说那可恶小子太过气人,而且自己也差点被他射死,想要找他打架,却突然发现没有了打架的理由。

        说董卓废帝吧?被废了的小皇帝就站在脸前,若刘辩想跑,难道此时不是最好的机会?直接开城跑到朱儁身边,重新做皇帝不香吗?城内除了降兵外,屁个董部义从兵马都无,这又算是哪门子被迫退位?

        不是被迫退位,那就是自愿的,面前的数万大军又算什么呢?

        清君侧?

        造反?

        典韦自己也弄不明白了,更何况董虎也没苛待他,不仅给他治疗伤势,还安排了个小宦官贴身照顾,虽然小宦官挺烦人的,想喝酒都不让。

        典韦心下有火,却不知该向谁撒气,估摸着是几日来被小六子叨叨咕咕烦了,这才跑到城头,才冷着脸出城干仗。

        连杀两员大将,朱儁背后一干将领也都老实了,不再急吼吼跑了出来。

        “哼!”

        见无人再战,典韦冷哼一声,转身就要回城,朱儁踢马上前。

        “你是何人?”

        “史侯何在?”

        典韦回头一看,正是随曹操见过一面的朱儁,双拳抱了抱。

        “一村夫野民尔,不值得中郎将询问,至于公子……将军若真的忠心大汉,城中无一凉并之人,何不孤身入城当面询问废立之事?”

        朱儁冷脸道:“董卓老贼奸诈,临洮小儿狡猾,史侯又包庇祸国阉党之流,同流合污亦不怪异,然史侯终究是皇室子孙,岂能坐视江山沦陷,社稷倾覆?”

        典韦眉头微皱,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要打就打,与典某说这些废话作甚?要说自己与公子去说!”

        典韦不想搭理这种事情,也不愿去想这些头疼的事情,尤其是董虎放了曹洪时,曹操连询问一下他的情况都无,这让他伤透了心。

        此时的典韦跟随曹老板的时间太短,彼此还没建立起浓厚的阶级友情,更何况,当日典韦的伤势确实严重,看着就像是活不了的样子,可他偏偏活了下来,而且伤势恢复的很快,仅一两个月就伤口愈合了,或许这就是常年待在山里的好处吧。

        出征时,董虎没带着典韦,甚至连与他说一声都无,完全一副想走就走,不想走就留着,即使当大爷养着也无所谓,这种态度让典韦又气又无奈。

        看着高顺、典韦收兵,朱儁皱眉良久,最后也只能转身返回军阵。

        正如高顺所说,朱儁手里没有云梯攀爬城墙,没有攻城锤、楼车、霹雳车什么的,没有攻城器械就没办法攻城,想要攻打城门就只有就地建造。

        梯子什么容易建造,攻城锤也容易,这两样常见攻城器械并不难造,无非是多砍些树木,需要些时间打造,楼车、霹雳车就要复杂了些。

        仅从名字就知道楼车大致的样子,如同整了个木楼,直接通过木楼爬到城墙上,防御力比云梯强了不少,而霹雳车就是投石机。

        霹雳车是投石机,在春秋战国时就曾出现过,与董虎建造的配重投石机不一样,配重投石机与跷跷板相似,一头很重就会甩动翘起,与军中投石杆差不多,直接将石头甩出去,而霹雳车是用扭力的方式,或是与弓弦弹射石头,每一次发射石头,投射石头的木杆都会重重撞击在木架上的横杆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声如霹雳,所以才叫霹雳车,与配重投石机的原理不一样。

        投石机在春秋战国时就已经出现,但那都较为原始,大汉朝又是极为强势的王朝,羌胡蛮基本上没有自己的城池,就算凉州羌人、匈奴人、鲜卑人攻下了汉朝境内的城池,他们也无法长时间占有,这与他们放羊为生有很大的关系,牛羊没办法长时间待在城池内,所以大汉朝很少有攻城的事情,以至于没有多少人会造投石机,甚至大儒名士都不一定听说过。

        没听说过,没见过,不代表没有会建造的人,事实上曹操与袁绍干仗时,就打造过霹雳车。

        不管怎么,建造攻城器械是需要时间的,而现在,典韦出城连杀两员大将,朱儁也没法子继续叫阵骂架,只能一边建造攻城器械,一边另想他法。

        敌军退去,朱儁为了安全起见,并未大咧咧的在荥阳城边上扎营,而是选择驻扎在广武城、敖仓、陇城、虢亭四地,东南西北死死围着荥阳城。

        四城距离荥阳城很近,最远的也仅有十里地左右,按理说董虎、高顺是应该派兵驻扎的,如同卫星城。卫星城不丢,朱儁就休想兵围荥阳,但这么一来,兵力就会被分散出去,俘虏的降兵都是鲍信、曹操、卫兹所部,时间太短,谁也不敢说一旦分离出去后会不会立即投降,投降了后又一再催促救援,对高顺来一个引蛇出洞、太公钓鱼什么的,所以董虎根本就没考虑分兵的事情。

        挨打就打,不打就滚蛋。

        董虎又硬又臭,就让刘辩、高顺躲在城内,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敢保证俘虏营会不会呼啦啦投降了朱儁。

        他不知道典韦与他人斗将,若是知道了,估计会又喜又忧,欢喜的是,典韦出城一战,就意味着他又从曹老板手里抢了一员大将,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抢到几员大将,心下是极为欢喜的,可他担忧典韦触发了军中“斗将”习性。

        斗将的风险性太大,普通的小卒死了也就死了,可若因为意气用事而折损统兵大将,他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当然了,这些都是他暂时不知道的事情,也同样不知道吕布在收到他的强硬信件后,大怒的想要将抓住的官吏、富户全砍了脑袋,也幸好手下一群将领齐齐劝解,这才黑着脸将人放了。

        吕布黑着脸,看着同样黑着脸离去的董罴、董放……

        见他人不开口,侯成犹豫道:“咱们现在怎么办?真的要退回雒阳吗?”

        “哼!”

        吕布心下没由来的一阵气愤。

        “不走!”

        “我倒要看看那个虎娃能把咱们怎么样?”

        就在众将默默点头时,一长袍文士突然上前。

        “不可!将军此时绝不可与那董虎相争!”

        “凭什么?”

        吕布猛然转头,与他人一样,有些恼怒开口的文士,而这人是董虎没有见过的人,可若听到“陈宫陈公台”五字,想来他是不会陌生的。

        看着吕布恼怒,陈宫皱了眉。

        “将军可知当年匈奴右贤王在雁门郡之事?”

        众人一愣。

        “当年那董虎与右贤王言,朝廷屁股在他一边,无论他怎么做都是对的,这才逼得匈奴单于不得不舍弃河套三郡,以至于让他一步步做大难制,而今日,相国的屁股依然坐在他身边,即便将军与他发生了冲突,最后吃亏的也依然是将军!”

        吕布算是听明白了,默默点头。

        “还请先生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