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在线阅读 - 第1540章 难以平静

第1540章 难以平静

        见林柠动真格的,梅浅浅喝的那点酒全醒了!

        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她慌忙对秦陆说:“秦总,我喝多了,又受了惊吓,不知怎么就得罪了小柠。麻烦您帮我向小柠好好解释解释,好吗?”

        她抱拳求他,“拜托拜托!”

        秦陆没应,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对她说:“上车吧。”

        梅浅浅受宠若惊,忙不迭道:“谢谢秦总!谢谢您!太感谢了!”

        秦陆面无表情,走到自己的车前,吩咐司机:“你下车,送梅浅浅回家,万一她出事,林柠会自责。”

        司机照做。

        秦陆拉开后座车门,坐进去。

        林柠正坐在车里,气得小脸鼓鼓。

        换了任何人说她绝情,她都没这么生气。

        唯独梅浅浅,她凭什么?

        养他们一家吃喝就罢了。

        梅妈妈受伤,她连夜跑过去,忙前忙后,分两次给梅深打了共五百万,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了那么多钱。

        结果,千好万好,一个不如她的意,她就骂她绝情!

        秦陆伸手把林柠捞进怀里,轻轻拍拍她的后背,坚硬的声音调柔说:“小柠乖,不生气,别跟她一般见识。”

        说完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活了这么多年,极少这样哄人。

        林柠果然很好哄,很快转怒为笑,茸茸的小脑袋在他怀里拱了拱说:“我不生气了,犯不着。”

        秦陆以前挺烦她的暴脾气,如今觉得暴脾气有暴脾气的好处。

        火气噼里啪啦,发出来就没事了。

        不会郁结于胸。

        他捏捏她肉肉的耳垂,宠溺的语气说:“小柠真好哄。”

        林柠从他怀里起来,仰头望着他,“我跟她好好讲道理,她听不进去,只能借题发挥,把话说死。她以为豪门真那么好嫁?我外公厉害吧?我妈还不是憋憋屈屈过了大半辈子?纤云娘家那么厉害,照样被迫离婚。还有我,我吃了多少苦头才追上你?你爷爷到现在都瞧不上我。那些个艳光四射的女明星,比她漂亮、比她有手段,比她豁得出去,削尖了脑袋往豪门嫁,哪个嫁进去了?”

        秦陆想了想,想不起来有谁。

        大陆这边几乎是凤毛麟角。

        即使勉强嫁进去,以离婚收场的居多。

        林柠继续说:“她除了年轻,长得还行,一无所有。可是年轻漂亮的姑娘一茬接一茬,豪门凭什么娶她当儿媳妇?混来混去,只能落得到个被玩弄的下场。等她身子被玩坏了,名声被玩烂了,到时发愁的是我梅妈妈。”

        秦陆没想到林柠年纪轻轻,想法如此长远。

        对她梅妈妈是真的掏心掏肺。

        他低头亲亲她的眼睛,“不愧是小黄鼠狼,又精又善良。”

        “走吧,回家,回你家。”

        “好。”

        秦陆绕到前座,发动车子。

        途经花店,林柠喊秦陆停车。

        她下车,进去买了一束进口郁金香。

        高贵的紫色花瓣,散发淡雅香气,最适合送成熟女人。

        秦陆以为她要送花给自己,道:“人都到手了,别再下饵了。我不喜欢鲜花,买回去放两天就扔,浪费。”

        林柠白他一眼,“自作多情,我送给鹿妈妈的。”

        秦陆觉得小丫头挺浪漫。

        他很少给自己妈送过花,都是送一些实用的东西。

        回到日月湾。

        鹿宁还没睡,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本军事类的书籍在看。

        实则在等他们。

        嘴上不说,她已经拿林柠当家人。

        林柠换了拖鞋,捧起花跑到鹿宁面前,“鹿妈妈,给!”

        鹿宁接过来,心中涌起一股暖流。

        一家子硬汉硬女,难得收到鲜花。

        林柠凑到她身边坐下,手握成小小的拳头,要帮她捶腿。

        鹿宁伸手握住她细细的手腕,说:“不用,我不累。”

        “没事的,鹿妈妈,我闲着也是闲着。”

        秦陆抄起林柠的小胳膊,把她捞到自己身边,低声嗔:“我们一家实在人,你别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会让我爸妈不自在。”

        林柠朝他鼓鼓嘴,不服气。

        鹿宁瞧见了,提醒秦陆:“阿陆,你以后对小柠温柔点,她性格跟悦宁不一样。”

        林柠连忙摆手,“不用,我就喜欢阿陆的硬气。他如果变温柔了,我还不喜欢了。”

        鹿宁暗道,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日期说:“我抽时间跟你妈约一下,看看这周末上门提亲吧。先商量订婚的事,结婚得等山庄那边婚房全部盖好,你看可以吗?”

        林柠连忙说:“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一激动,连多年的恐婚症都忘了。

        鹿宁微微一笑,“你和阿陆去楼上休息吧,以后晚回来,记得给我打个电话说一声。阿陆是男人不打紧,你一个小姑娘家,回来晚了,我会担心。”

        林柠眼圈突然就红了。

        鼻子一酸,眼泪流出来。

        鹿宁盯着她眼里的泪光,微微错愕,“小柠,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林柠抬手擦掉眼泪,摇摇头,哑声说:“没有没有,您说得对!”

        鹿宁不解,“那你为什么要哭?”

        林柠吸吸鼻子,“这是我从小一直渴望的情景,妈妈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等我回家。”

        鹿宁没想到这么点小事,也能让她感动。

        秦陆捏捏林柠的手,“你去楼上,我跟我妈说点事。”

        “好!”

        林柠噔噔噔朝电梯跑去。

        等她消失在电梯里,秦陆才开口:“妈,我爸告诉你了吗?”

        鹿宁神色微顿,“什么?”

        “林柠小时候受刺激,得过自闭症,2%到7%的遗传几率。我不介意,我爸也不介意,只有我爷爷颇有微词,您是什么意思?”

        鹿宁面色不变,垂在身侧的手却缓缓握了起来。

        秦陆瞥到她握紧的拳头,说:“我知道,这对您来说肯定难以接受,但是我希望您能支持我们。小柠父母感情不和,她打小缺少父母的疼爱,拿奶妈当成亲妈一样依赖。她现在很依赖我,如果我不要她,她会受刺激,我也做不出那种混账事。”

        鹿宁默然不语。

        如果是别家孩子,她不好评判。

        可这是自己的亲儿子,以后生的孩子是自己的亲孙子亲孙女。

        若顺利,一切皆好;万一遗传,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两人已经发生关系,不负责任,不是他们家的风格。

        小半晌之后,鹿宁重重叹了口气,“按照原计划进行吧。”

        说罢她起身朝楼梯走去。

        内心仍难以平静。

        秦陆冲她的背影喊道:“谢谢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