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苦境:我在德风古道那些年蔺天刑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往事越千年

第十三章:往事越千年

        离开悦皇神都之后,两人依旧没有选择化虹赶路,因为他们有的是时间,毕竟发了信的同时,也决定暂时不回德风古道。

        不过,单从生活上来看,两人的回程要比来时精彩的多。

        或观云海苍茫,白云苍狗;或乘一叶扁舟,随波逐流。

        经过两场与剑道高手的交战,霁无瑕需再次梳理沉淀自身所学,以补不足,蔺重阳便弹奏神儒玄章助她静心,他如今的境界,配合心法早已能让玄章之功效只作用于一人。

        来时的两人,在生活上都与常人无异,回程时则体现出了先天人的风范。

        取清晨之朝露泡茶,餐霞食气,琴剑和鸣,生活平静而舒缓,远离江湖风波。

        那层薄纱被揭开之后,两人之间的感情,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发深厚。

        不过,相处方式依旧如从前那般,发乎情,止乎礼。

        在返程的第一个月,蔺重阳收到了来自德风古道的飞信,信封的厚度大概是往常的三倍以上,字里行间的核心就一个意思,让他快些回家。

        然后,自然是被他回信婉拒,不管是苦境,还是儒门内部,暂时都没发生什么大事,现在他反而不急着回去了。

        感情与理性的调和,在某位儒门主事身上,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具体表现为,先圣看了直点头,蔺天刑看了想打人,也就是夏戡玄跟其他老兄弟退隐了。

        在那之后,蔺重阳收到的飞信便多了起来……

        不止有慕辞和凄城这两个师弟的,还有师姐慕灵风以及小徒弟夏承凛的,就连远在文风谷,被迫退休返聘的师兄夏琰,也和纵横子一同发信问候。

        不管是在职的长辈,还是退休的长辈,皆发了飞信表达关心。

        这还不算什么,慕辞那臭小子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顺手还给帝龙胤发了封飞信。

        然后,蔺重阳隔天就收到了一封,来自阎罗鬼狱的开山大弟子的关心慰问。

        虽然他们这一脉在繁文缛节上不太讲究,但措辞上该注意的地方,还是要注意。

        最终,在霁无瑕的帮助下,蔺重阳挨个写好了回信,一同给众人发了回去,并在心中痛斥飞信这个小术法的发明人。

        好在这种大规模书信往来,在那之后并没有发生第二次,之后的时间里,也就师父那边给他发过一封飞信之外。

        其中所表达的也很简单,就是让他们两人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等玩腻了记得回家,非常难得的没有嘴硬,若非笔迹没有问题,蔺重阳都要认为是师弟或者尹兄代笔润色的。

        他很想说,没必要因为要维持良好的长辈形象委屈自己,反正等往后回去了,该知道的都会知道。

        不管怎么说,经过一轮交流,这件事便在儒圣明德一脉被彻底定性,其他儒脉想传什么流言,都需要先掂量一番自己的斤两。

        在即将离开北境地界之时,蔺重阳与霁无瑕并未直接回返中原,而是如来时那般,准备再走一遍西武林。

        纵观中原之外的四大武林,东武林在目前的时间段比较祥和,以儒门势力居多;南武林相对而言更神秘一些,道门势力居多;西武林除了大量的佛门势力外,尚有冥界盘踞其上。

        昔年天魔一统魔界,有部分魔族不愿低头,更不愿意被封于天魔录中沉睡,故而选择出走魔界。

        这就导致,西武林不止有佛门势力,更有零零散散的魔族,整体混乱程度不下于北境江湖。

        甚至,因为北境有王朝镇压,而西武林的佛门势力不怎么管事,导致在某种意义上,其实西武林的混乱程度,隐隐高于北境。

        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出几个人杰,亦属正常。

        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昔年与天策真龙争霸的魔剑道之主,诛天。

        只不过随着魔佛身亡,欲界覆灭,天策王朝退至北境,魔剑道亦因昔年之败,而沉埋于历史。

        沿途路过西煌佛界,确定自封仍未结束后,蔺重阳给好友留了信息,转头便带着霁无瑕前往拜访阎罗鬼狱。

        虽然不久前他才与帝龙胤通了信,但距离他上次前来,已是时隔十数甲子。

        哪怕是千年后的当下,阎罗鬼狱的鬼依旧没能从当年走出来,无法克服灵魂深处对太阳的恐惧。

        除此之外,帝龙胤将鬼狱治理的很好,两人并未多做停留,在离开之前,蔺重阳找伏夜笙借了间书房,给帝龙胤默写了不少典籍。

        武道一途,只拥有强悍的武力可不够,研读各家典籍都是必要的,蔺重阳希望帝龙胤不要浪费自己的天赋,能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起码别和东皇天下一样,走了平行时空的老路。

        这份师徒之情,虽源自昔年神辕帝龙王意外之举,但身为当事人的帝龙胤与蔺重阳,都对其非常珍惜。

        在对三名徒弟的教授上,蔺重阳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名合格的师尊,只不过……

        确实不太负责就是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即便自当年一别,两人的联系并未断过,常有书信往来,但在很多时候,都是由慕辞这个当师叔的代劳。

        对于此事,蔺重阳也多有感慨,这些年来,若是没有师弟从旁辅助,他的计划别说一半,估计连三分之一都执行不下去。

        毕竟,又要闭关修行,又要处理内务,还经常天南地北不着家,个人精力是有限的。

        …………

        “说起来,鬼族好像很怕你。”

        离开阎罗鬼狱后,两人暂时没了目标,索性继续在西武林游历,霁无瑕想起了在鬼狱的见闻,有些好奇。

        “都是往事了,无瑕若是感兴趣,我可以讲给你听。”

        “好。”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当年,阎罗鬼狱的第一次入侵说起,那也是我第一次独自行走江湖……”

        牵着身旁之人的手,蔺重阳说起了从前,除了当年的释魔魇之祸外,与鬼族的交锋才是他正式出道第一战,也是真正意义上,他第一次独自行走江湖。

        一转眼,已经过去了接近两千年,若非时间相隔太久,以他对西武林的了解,本当仅次于中原与南域。

        可惜,苦境这地方别说千年,就算是数百年甚至数十年,也会物是人非,他当年救下的百姓,说不定连后人都没了。

        ------题外话------

        感谢好友弃天赞助的武戏,明天要去考试,可能要请假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