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处处是欢喜在线阅读 - chapter20 杭遂,我很想你

chapter20 杭遂,我很想你

        方津迟的动作还是快的,刚才提到的那位大学生此时已经出现了两人的面前。

        那个女生怯生生地说:“晋先生,您好。”

        晋南晔不过的抬眼看了那个女孩儿一眼,那个女孩儿便低下了头。

        晋南晔嗤笑一声:“无趣。”

        杭遂在还不认识他的时候就敢跟着自己回酒店,还敢怼酒店的工作人员,他要眼前这个胆子像个小鹌鹑一样的做什么。

        方津迟一看局势不妙,忙挥挥手,让这个女孩儿离开了,然后自己凑到晋南晔跟前说:“晋哥,好不容易忙完了出来玩,别那么拘束嘛。”

        方津迟寻思着刚才那个女孩儿就是杭遂那一类的啊,干干净净的,怯生生的,看一眼都害羞,怎么晋南晔就是不喜欢呢。

        晋南晔此刻坐在这儿,就想到了杭遂跟他来的时候,安安静静坐在那儿,吃他递的西瓜。

        方津迟这儿这么热闹,可他突然很怀念那晚回到酒店,杭遂留给他的那一盏灯。

        想到这儿,晋南晔招呼都没打就往外走,他才不信那个拿他名字练字,还是写了整整三页纸的姑娘心里一点儿没他,杭遂那天离开,晋南晔明明就在后面见到她抬手抹泪了。

        送别父母,杭遂的感冒又极速加重,喜悦褪去,苦涩又重上心头。

        杭遂感冒起来很严重,眼肿的厉害,还红红的,浑身乏力,睡也睡不安稳。

        她想起来,那套文房四宝还在酒店里,忘了带出来,真是亏大了,旁的东西就算了,可那套笔墨纸砚她真的是很喜欢,等感冒好了要找个机会拿回来,她想。

        杭遂从小不喜欢医院,生病了吃药也总是有一顿没一顿的,除了极为严重,她才能记得每天按时吃药,这次感冒本就无力,下床都不想,更别提烧水吃药了,于是懒洋洋地窝在床上。

        杭遂的电话响了,陌生号码,她接起来,是那天相亲的那个人,那个人长得没有晋南晔好看就罢了,说是知名大学毕业,却还不如晋南晔底蕴深,杭遂说的什么他都接不上话,对待服务员也不够有礼貌,连句“谢谢”都没有。

        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把晋南晔作为目标来进行比较了,可哪里再去找晋南晔那么好的人呢。

        不过晋南晔也有不好的地方,她想,若是晋南晔还在,一定会带着自己去医院,他那个人,总是小题大做,还一定会一直盯着自己让自己吃药……

        也许是病痛的折磨,击溃了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杭遂对晋南晔的思念愈发浓烈,她甚至已经拿起了手机翻到了晋南晔的电话,可最后还是没有按下去。

        晋南晔对她的好就像烟花,绚丽,盛大,却又转瞬即逝。

        杭遂最后撑着身子去吃了一枚药片,等药效发作,杭遂终于睡了过去。

        晋南晔开车往杭遂家走,他开着车窗,感受着窗外吹来的风。

        等他到了杭遂家楼下的时候,他没有上去,因为他猜测,杭遂现在应该是睡着的。

        于是他坐在车里,抽了一根又一根烟,等待着第二天黎明的到来。

        杭遂那天睡得并不好,梦里她一直在不停的跑,虽然前一天晚上睡得早,可是醒来后却还是很累。

        可是再累又如何呢,作为苦命的“打工人”,杭遂这个月为了陪爸妈已经请过假了,再请假,这个月的奖金就要泡汤了。

        杭遂起来后,倒了杯热水,喝下感冒药,便准备出门去上班。

        当她下楼,见到了那个日思夜念的身影。

        只见晋南晔靠在车上,眼眶通红,那是一夜未眠的结果。

        杭遂愣在了原地,明明是自己思念的人,见到了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办。

        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迎着朝阳,迎着春风,朝着杭遂走来,等晋南晔站在了她面前,她才用囔囔的声音说:“你……你来这儿干嘛?”

        “在这儿我只认识你一个,你说我来干嘛?”

        想到那天分开的场面,杭遂实在不明白,晋南晔还有什么过来找她的理由。

        “找我干嘛?”杭遂的声音,因为感冒,变得已经不像她,她自己却意识不到。

        晋南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反问到:“不是说没感冒?现在怎么成这样了?”

        晋南晔的话一出,似乎两个人还和从前一样,不过是一夜未见。

        杭遂抬头,正对上晋南晔的眼睛,看得出来,他很疲惫,杭遂重新低下头,闭上眼睛,理了理思绪说:“我去上班了,你赶紧回酒店去吧。”

        “我送你。”

        杭遂转身很无奈地说:“晋南晔,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现在又来找我是做什么?”

        “杭遂,我很想你。”

        杭遂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晋南晔会说出这句话,从前还在一块儿的时候,晋南晔也会在电话里说想她,可没有一次,有这么深情。

        杭遂愣在了原地,晋南晔上前,把人抱住,杭遂挣扎着说:“我感冒了,你松开我,别把你传染了。”

        晋南晔不听,反而抱的更紧,杭遂放弃了挣扎,任由晋南晔抱着自己,慢慢的,她的手,也搭上了晋南晔的后背。

        感觉到杭遂也抱住了自己,晋南晔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来自胜利者的笑容,他觉得自己来对了。

        晋南晔的笑容还挂在脸上,杭遂说:“你再不放开我,我上班就迟到了。”

        “我送你去。”

        让晋南晔送自己去上班是现在局面的最优解,上了车,杭遂依旧不太想说话,她自己系上安全带,然后什么也不说,抬头看着正前方。

        晋南晔在车上,还是不放心地问:“感冒多久了?很严重吗?”

        “不严重,只是我感冒起来症状比较吓人。”

        “再带你去医院看看呢?”

        “下班之后再说吧。”杭遂本能地拒绝,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又给晋南晔留下了机会。

        到了文史馆,杭遂下车,却又折回来说:“赶紧回酒店休息吧。”

        晋南晔笑了笑,语气轻快地说:“好。”

        到了文史馆,杭遂拿起自己桌面上的稿子,才想起自己今天有多荒唐,怎么就又和晋南晔扯上关系了呢?

        谈一谈是必须的,可是谈什么呢?又怎么谈呢?

        杭遂一时想不清楚,她的手在和晋南晔的聊天框那里停了很久,也没有发出去什么。

        到了下午,杭遂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斟酌字词,一位女同事说:“遂遂,还愣在干嘛啊?今天下午提前下班。”

        “提前下班?”

        ”对啊,群里已经发了,说是有特殊原因,具体怎么特殊就不知道了,能下班就行了嘛,你也快收拾东西走吧,看你感冒蛮严重的,回去多休息休息。”

        杭遂打开手机,果然看到已经通知了下午提前下班,于是她慢慢地收东西,往外走,因为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同晋南晔开口。

        等杭遂出了文史馆,看到了门口的晋南晔,正面带笑意地看着她,她似乎明白,那个“特殊原因”是什么了。

        她尽量平静地走过去,对晋南晔说:“提前下班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我说带你去医院,你说要等下班之后,那我就只好让你提前下班带你去医院了。”

        晋南晔接过杭遂的包,带人上了车,杭遂的感冒看起来真的很严重,晋南晔说:“我已经和医生约好了,一会儿到医院别害怕。”

        “嗯。”

        经过医生诊断,杭遂就是普通感冒,治疗不及时,拖得久了,有点严重,吊针或者吃药都行。

        杭遂说:“那就开点药吧。”

        医生开出单子后,晋南晔直接接过去结账,杭遂就戴着口罩,坐在后面的椅子上等。

        晋南晔结完账回来取了药,走到杭遂面前说:“吃点清淡的?”

        “好。”

        从晋南晔接到杭遂开始,杭遂一直是淡淡的,不怎么回应,可晋南晔还是不厌其烦,一直在杭遂身边嘘寒问暖,颇有些献殷勤的嫌疑。

        杭遂与他的关系如今还说不清道不明,晋南晔的体贴来的有些太没有由头,哪怕是他骨子里的教养,也不至于此,于是杭遂开口问:“晋南晔,你为什么这样?”

        晋南晔什么也没说,伸手拿了一个什么东西,说:“上次给你的礼物,你忘了拿。”

        杭遂拿起那个包装精致的盒子,她拿在手里,像上次一样没有打开,杭遂说:“所以你是为了来给我送这个东西?”

        “遂遂,你应该打开看看是什么。”

        杭遂打开,是一枚戒指,设计很独特,两股碎钻交叉起来,泛着柔光,像亲密的恋人,相拥缠绵,晋南晔选的礼物,一向都是很得杭遂的心的,这枚戒指也不例外。

        杭遂听到晋南晔说:“不是想谈恋爱嘛,跟你谈,认认真真的谈。”

        杭遂快要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她拿着装着戒指的盒子没有松手,半晌,她才开口说:“晋南晔,这不是开玩笑的。”

        “我很认真。”

        晋南晔的声音仍旧清冷,慵懒,十分悦耳,戒指在旁,晋南晔的这句话像极了在问杭遂“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车子仍在行驶,道路两旁的树木建筑纷纷向后倒去,晋南晔在等杭遂的那句“我愿意”。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了,直到车停了下来,杭遂问晋南晔:“如果这个戒指我不要呢?”

        晋南晔想了想说:“那就随你处置,扔了也成,我是不会把你的戒指再给别人的。”

        杭遂笑了笑,拿起那枚戒指,套在了手上,然后说:“晋南晔,其实这段时间我也很想你。”

        晋南晔终于展露笑颜,这种喜悦胜过他此前半生的任何高光。

        既然晋南晔说了,要和自己认认真真谈一场恋爱,杭遂不介意遵循自己内心一次,再试一次吧,再试最后一次。

        说实话,在杭遂见到这枚戒指时起,她早已在心里替晋南晔找了无数说服自己接受它的理由,而晋南晔那句“我很认真”是最后的敲门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