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生处处是欢喜在线阅读 - chapter37 老夫老妻的感觉

chapter37 老夫老妻的感觉

        不多时,徐漫桢就到了,杭遂不方便,是晋南晔去开的门,徐漫桢看到晋南晔什么也没说,就往屋里走。

        徐漫桢毕竟在这里住过,轻车熟路就找到了杭遂在的地方。

        她一走进屋就看到了正坐着煮茶的杭遂,杭遂看到徐漫桢后,笑着朝她招手,“漫桢,快来,新煮的茶。”

        徐漫桢面色不善地走过去,然后问她:“怎么搞得?怎么都坐上轮椅了?”

        杭遂反而笑的很轻松,她说:“不小心摔了,把左腿摔伤了,医生不让下地,所以就坐轮椅了。”

        说完给徐漫桢倒了杯茶,说:“快喝呀,刚才知道你要来特地煮的。”

        徐漫桢喝着杭遂亲手煮的茶,她看着杭遂的样子,的确没有大碍,但还是不放心地问:“确定没有事?”

        “真没事儿,医生说的嘛,你怎么跟晋南晔一样大惊小怪的。”说完后,杭遂快速转移话题,她问徐漫桢:“干爸干妈喜欢桂花蜜吗?”

        “喜欢,你送的东西他们从来都喜欢,更何况是你亲手做的呢。”徐漫桢如实回答。

        两姐妹在聊天,晋南晔并没有去打扰,他在另一个房间里和谁打着电话,时不时往外看看杭遂怎么样。

        到了中午,晋南晔出来说:“遂遂现在行动不方便,所以我就点了餐送到家里,徐小姐别介意。”

        徐漫桢知道这是为杭遂考虑,她自然不会介意,虽然刚才杭遂已经和她讲了晋南晔这次回来有多么不容易,又替晋南晔开脱了很多,可徐漫桢还是觉得杭遂受伤和晋南晔脱不开关系。

        徐漫桢愈发搞不懂杭遂和晋南晔的感情,她能看的出来杭遂是真的喜欢晋南晔,晋南晔对杭遂也真的是没的说,可真心,真的是晋南晔那种人会有的吗?

        她一直担心杭遂,甚至于这次杭遂受伤之后,她觉得终于找到了晋南晔的一丝破绽,可见到两个人之后又不是这种感觉了。

        她现在看两个人,跟自己的父母一样,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但是又彼此深爱着,不会有所谓的“七年之痒”。

        她想劝杭遂脱身,可在见到两个人之后,那句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杭遂一向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不是自己的她绝对想都不会想,可为什么到了晋南晔这里就都变了呢。

        徐漫桢再抬头,看到杭遂冲着晋南晔笑的那么开心,她想:罢了,能让杭遂笑的这么开心的人,这个世界上还能有几个呢。

        杭遂一直拉着徐漫桢的手,她和晋南晔说完后,拍了拍徐漫桢,跟她说:“院子里的腊梅花应该就快开了,我记得干妈蛮喜欢的,你一会儿折几支带回去给干妈,插到瓶子里能香好久呢。”

        “行。”

        等到饭菜被送来,摆到桌子上,杭遂看着一桌子很清淡的食物,瞬间一脸不高兴,她吐槽着:“晋南晔,你让我吃斋念佛就算了,怎么漫桢来了还是吃这些啊。”

        晋南晔没管杭遂说什么,继续摆碗筷,他和徐漫桢说:“医生让遂遂清淡饮食,不过这些味道都还是不错的。”

        徐漫桢点点头,和杭遂说:“你自己受伤了不知道啊?听医生的话,在家就听晋南晔的,别由着自己性子来。”

        杭遂撇了撇嘴,一脸幽怨的看着徐漫桢,说:“早知道不让你来了,你来了也是教训我。”

        坐下后,徐漫桢一脸笑意,她悄悄地和杭遂说:“遂遂,你之前可是不这样的,是不是晋南晔把你惯成这样的?”

        杭遂眼睛眨了眨,倒是没有否认,她仔细想了想,似乎还真如徐漫桢所言,自己从前也是谨遵医嘱的,现在有了晋南晔在身边,反倒矫情起来了。

        晋南晔贴着杭遂坐,一直给她夹菜,他点的餐是问过医生的,什么可以帮助恢复,什么对杭遂的病情好。

        晋南晔说的不假,味道是不错的,可杭遂在前几天就因为胃不好,朱阿姨给她做了好久的养胃餐,很清淡,现在就想吃点不那么清淡的。

        吃饭间,杭遂问徐漫桢:“怎么最近不听你给我吐槽吴主任了?”

        “因为我最近表现好啊,他都没有再找我谈过话了,不过也可能是他转性了,我们办公室的老师都说吴主任越来越和蔼可亲了。”徐漫桢带点小傲娇地说。

        杭遂点点头,不再多问。

        吃完饭,杭遂央求晋南晔:“我想去院子里,我不能一整天都闷在家里啊,我就坐在轮椅上,绝对不乱动。”

        晋南晔好声好气地说:“没说不让你去院子里透透气,不过你等我一下。”

        “好。”杭遂很愉快地答应了。

        晋南晔拿着药和水出现,说:“先吃药。”

        杭遂很听话地吃了晋南晔拿来的药,帮助恢复的,然后说:“现在可以出去了吧?”

        “再等等。”

        晋南晔再出来时,拿了一件很厚的短款羽绒服,还有一个很厚的毯子,他让杭遂穿上衣服,又把毯子盖到杭遂腿上,说:“透透气是应该的,但是不能着凉了。”

        把人“全副武装”之后,晋南晔就把人推到了梅花树之下,他记得上午杭遂说过,要让徐漫桢带走几支回家插花。

        被推到梅花树下面时,杭遂还很惊喜:“你怎么知道我想来腊梅树这里啊!”

        晋南晔笑着说:“可能是因为我们两个心有灵犀吧。”

        杭遂就那么盯着晋南晔,几秒后,晋南晔说:“好吧,你上午说过要让徐小姐带几支回去的。”

        她说过吗?杭遂一头雾水,看来这腿受伤之后,脑子也不太好用了。

        杭遂和徐漫桢在树底下玩儿,晋南晔回家里给她们两个找剪梅花的剪刀,他记得祖母从前有很多工具的。

        梅花树下面,徐漫桢推着杭遂,慢慢地走着,徐漫桢突然开口说:“遂遂。”

        “嗯?”

        “你和晋南晔一定要幸福。”

        杭遂回头,对上徐漫桢的神色,那么认真,她笑着摸徐漫桢的手,问她:“干嘛突然这样说?”

        “说实话,遂遂,我之前没觉得你和晋南晔能有结果,可是现在看你们两个,就跟看我爸妈一样,我觉得你们这辈子都分不开了。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让自己开心一点。”

        杭遂抱住徐漫桢,她说:“漫桢,你放心,我会的,晋南晔也会的。”

        晋南晔把剪刀拿过来给两个人,杭遂说:“就剪花骨朵儿吧,回去还能多开几天。”

        “好啊。”

        最后剪了很大一把,晋南晔去找了纸抱了起来,让徐漫桢带着,徐漫桢说:“这下你干妈肯定要高兴坏了。”

        送走徐漫桢,晋南晔就问杭遂:“想回房间还是在院子里?”

        “回去吧,在外面好久了。”

        等回到房间,杭遂就脱下了身上的那些累赘,她喊晋南晔过来,然后抓住晋南晔的手,说着:“你自己都不知道多穿一点,手比我的手还凉呢。”

        杭遂的小手,根本握不住晋南晔的手,和晋南晔的手一比,杭遂的手显得那么娇小,可她还是固执的握着晋南晔的手。

        晋南晔任由杭遂那么抱着自己的手,他说:“手那么小,手指又那么细。”

        “但是我戒指带着就刚刚好啊。”杭遂说完给晋南晔展示了一下自己带在手上的戒指。

        杭遂感慨说:“明天都元旦了诶,感觉这次你走了好久呢。”

        晋南晔声音低沉,他说:“嗯,三个月了。”

        说完后,晋南晔反过来包住了杭遂的手,他说:“遂遂,往后可能会比较忙,离开几个月,以后可能是家常便饭,我……”

        杭遂笑了笑说:“我都能理解,我这段时间也挺忙的啊,我现在可是我们新书的组长,我们就分别忙各自的啊。”

        晋南晔说:“但是年前我肯定就哪也不去了,在家陪陪你。”

        “可是我什么时候可以不用坐轮椅啊?”

        晋南晔皱了皱眉说:“这得听医生的,等医生说可以就可以了。”

        “好吧。”

        晚些时候,晋南晔接了一个电话,随后他出去,就有人跟着进来了,那个人手里端着一个很大的匣子,手上还带着白手套。

        放到家里后,晋南晔说:“放这儿吧,辛苦了。”

        “晋先生客气了。”

        说完,那个人又很客气地离开了。

        杭遂隐隐约约猜到了是什么,她一脸期待地看着晋南晔,晋南晔走过去,打开了盒子,果然,是晋南晔拍的那顶凤冠。

        这顶凤冠保存地很完整,珍珠甚至还有光泽,步摇还轻轻地晃着。

        图片上的确已经很好看了,可见到实物说是惊为天人也不为过。

        “好漂亮啊。”杭遂感叹到。

        杭遂又说:“那这次姑且就不算你败家了,实在是太漂亮了。”

        晋南晔也很配合地说:“多谢夫人宽宏大量哪。”

        第二天,是元旦,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了,可杭遂却是在轮椅上迎来送往。

        杭遂这个伤受得很不是时候,而且受伤的那条腿伸不直弯不了,行动很受限。

        也幸好是现在身边有个晋南晔,不然单杭遂自己,还不知如何是好了呢。

        新年第一天,杭遂睡到了九点。

        因为杭遂现在行动不是很方便,所以晋南晔也在房间里陪着杭遂,等她醒了就可以帮她起床。

        杭遂醒来时,声音还有些囔,喊“晋南晔”的时候,跟撒娇似的。

        晋南晔听到杭遂用那样的声音喊他,挠了挠头发,但还是好声好气地问她:“怎么了?”

        “腿疼,翻不过身来了。”

        晋南晔赶忙去抱起来杭遂,帮她坐了起来,然后又着急地问她:“这样呢?还疼吗?”

        “不疼了,刚才压着腿才疼。”杭遂摇摇头说。

        “不疼了就行,疼了就得再去医院呢。”说完这句话,晋南晔又轻松地说:“今天元旦呢,想吃什么?还是出去?”

        ”不想出去,想喝小吊梨汤。”

        “好。”

        然后晋南晔把杭遂又抱到轮椅上,推她去洗漱,杭遂说:“我的文稿和电脑都在书房吗?”

        “在。”

        “那我一会儿就去工作了,新的一年从好好工作开始。”

        “行,我们杭组长好好工作,然后挣钱,我就等着你养我。”

        杭遂作势要打晋南晔,“你这败家子我可养不起,快带我去洗漱。”

        晋南晔也不恼,只是笑,很开心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