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人生1984在线阅读 - 第335章 大股灾

第335章 大股灾

        第336章大股灾

        央视广告部成立于1979年,一直到1995年,才将大部分广告业务外包出去,只将黄金时段的广告拿出来自己拍卖。

        在这段时间里,李云海要广告,都是直接和央视接洽。

        摄制组到达西州,这次来的广告片导演,名叫朱强,是个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大热天的也戴着墨镜和一顶鸭舌帽,可能是为了防阳光吧。

        李云海将他们安排在天华大酒店住下,当天晚上接风洗尘的时候,介绍龚洁、陈泓和他们见面认识。

        朱强见到龚洁,不由得双眼放光,哎唷一声,说道:“这不是龚洁吗?这次的广告片,是由你来主演吧?四海集团现在的广告片,那个女主演好看是好看,就是没什么名气,如果由龚洁来演的话,那效果肯定不一般!”

        龚洁笑道:“朱强导演,我已经退出影视圈,我现在是四海集团的工作人员。本次参加广告片拍摄的女主角,是这位陈泓同志。”

        朱强这才看向陈泓,说道:“不错,这位同志也很不错。”

        他对李云海道:“李总,既然有龚洁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不用她来拍广告呢?”

        李云海道:“我们这次的产品,翻译机、学习机、pc,都是面向年轻群体的。所以还是选一个年轻人比较好。龚姐已经做出新的人生选择,我们应该尊重她。”

        朱强这才不再拿龚洁说事,他了解了一下陈泓的演艺经历,觉得没有大问题。

        几个人讨论到广告创意。

        李云海想先听听朱强的想法。

        朱强一边吃喝,一边说道:“关于电脑学习机的广告,我是这么想的,西州有西鹿书院,这可是江南四大书院之一,咱们就以一场古今的对比来拍摄学习机。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先让陈泓女扮男装,学祝英台嘛,在书院求学读书,台上有名师在教学。然后镜头一转,她坐在宽敞明亮的现代家庭中,用电脑学习机学习。广告词嘛,就用:一台电脑学习机,抵得上古今中外名师指导!”

        这个创意还算不错。

        看来这个朱强有点料,不愧是广告部的杠把子。

        李云海微微点头:“很好!那翻译机呢?”

        朱强呷了一口酒,说道:“翻译机的话,我听李总你介绍过,这款机子能翻译六国语言。那我就有个想法啊,把女主角化妆成六个国家不同的造型,戴上假头套,穿上服装道具,拍六组不同的镜头,她的手里都拿着四海翻译机,广告词是:天下词汇,尽在掌握。”

        李云海和龚洁都笑道:“有点意思。”

        朱强的想法得到了肯定,很是高兴,但他也懂得谦虚的道理,说道:“关于外星人pc的广告,那就得费些思量。李总,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李云海道:“们用过一款叫星空的软件吗?就用一张星空的图片,然后无限放大,可以定位到地球,最后是我们电脑logo的外观特写,广告词的话,就用:外星人电脑,成就你的非凡梦想。”

        朱强道:“这个创意可以。李总,你还有什么修改意见?”

        李云海道:“先这么拍着吧!看看拍出来的效果。”

        朱强道:“最近天气好,我们明天先拍西鹿书院的外景吧?”

        李云海说好,对陈泓道:“你休息好了吗?可以的话,明天就开拍。”

        陈泓道:“我随时可以开工。”

        几个人随便一谈,便是几个小时,饭后来到酒店的咖啡厅继续。

        李云海谈完事,走出咖啡厅,正好看到沈秀兰从电梯间出来。

        “秀兰!”李云海喊了一声,“你怎么在这里?”

        沈秀兰挎着包包走过来,说道:“我来处理那个女服务员的善后。”

        李云海道:“补偿款到位了吗?”

        沈秀兰道:“今天全部结算了。”

        李云海和她一起出来,请她上了自己的车子。

        沈秀兰道:“他们女儿明明是在我们酒店出的事,我给他们赔偿款时,他们还要对我感恩戴德,看着他们那个卑微的模样,我心里很难受。”

        李云海默然。

        到了宿舍楼,沈秀兰道:“你肯定没空去我那吧?我就不留你了。”

        李云海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没空?我有空。”

        沈秀兰指着旁边那幢楼,说道:“你看,那间没有亮灯的宿舍,就是她生前住过的,现在都没有人敢住了。”

        李云海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不管是谁,只要知道这件事情,心里估计都会过不了这道坎,便说道:“那就拿来当杂物间好了。”

        他停好车,和沈秀兰上楼来,进了她的房间后,问道:“你一个人睡,怕不怕?”

        沈秀兰道:“有什么好怕的?今天我见着她的父母,他们说做梦都想再见女儿一面,哪怕是鬼也行。可见所有的鬼,也只是别人日夜思念却不得见的亲人。”

        她请李云海坐下,泡了一杯茶端过来。

        李云海端着杯子,轻轻闻了闻茶香,笑道:“好香啊!你换了茶叶?”

        沈秀兰嫣然笑道:“你经常来喝茶,我便准备了一些好点的茶叶,这是衡山的云雾茶,也不知道真假,你能尝得出来吗?”

        李云海呷了一口茶水,说道:“真正的衡山云雾茶,只在800米以上的广济寺等地一带才有,早在唐代就被列为贡品了,普通人喝不到的。其实只要是衡山上的茶,喝起来也没有太大分别。”

        沈秀兰又拿出一条烟来,放在茶几上,笑道:“专门替你买的。她管得严,你在家里不能抽,你就来我这里抽吧!”

        李云海哈哈大笑,拿出那条烟来,拆开包装,拿出一包,抽上一支,说道:“你可真是我的知己。”

        沈秀兰端来水果,放在茶几上,说道:“上次在花城,我看你半夜跑到书房去抽烟,我便知道她管你很严。”

        李云海翘着二郎腿,舒适的靠在沙发上,说道:“其实也不是她管得严,只是我不想打扰到她休息。”

        沈秀兰把一个苹果削了皮,递给李云海。

        李云海道:“你喂我吃。”

        沈秀兰白了他一眼:“削给你还不够?还要喂到你嘴里啊?你可真是老太爷了。”

        说归说,她还是听话的喂给李云海吃。

        李云海握住她洁白如玉的小手,放到嘴边亲了一口。

        沈秀兰晕红双颊,轻轻打了他一下:“说好了,我们只做朋友。你别又想乱来。上次在火车上,已经是最后一次了。”

        李云海道:“你这叫饥饿营销吧?明明有货,就是不卖,每次只拿出一两个来,吊人胃口。你就是想吊我的胃口,让我对你魂牵梦萦。”

        沈秀兰噗嗤笑道:“啊?我可没这么想过。”

        李云海道:“可是你是这么做的。”

        这时他腰间的bb机响了起来。

        沈秀兰幽幽的道:“肯定是她在呼你回家了!”

        李云海一看还真是,有了这个传呼机以后,就跟孙悟空戴上了紧箍咒一样,一到时间就会滴嘀响个不停。

        但是大家都办了bb机,李云海一个老总,总不能拖着不办吧?

        李云海喝完了茶,说道:“我回去了。”

        沈秀兰嗯了一声:“好走,不送!”

        李云海听出她语气中的幽怨,却也无力安慰。

        沈秀兰听着门哐啷一声关上,再看看瞬间冷清下来的房间,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她默默的收拾好东西,冲凉睡觉。

        李云海回到家里。

        林芝笑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李云海道:“和他们聊了聊天,谈广告拍摄的事,他们都是些健谈的人,一聊起来就不知道时间过得快。”

        林芝道:“那个陈泓还真的是漂亮,比狐狸精还要漂亮!”

        李云海道:“有吗?没仔细看。”

        林芝扑哧笑道:“你就装吧!我就不相信,你没关注到她的美?”

        李云海淡然说道:“她美不美,跟我也没有关系。我只是请她拍几个广告片而已。”

        第二天,广告片开机拍摄。

        李云海派了两辆车给摄制组使用。

        现在买车早就放宽了限制,四海集团新买了几辆小车和中巴车。

        龚洁没有跟着去西鹿书院,而是来向李云海汇报工作。

        上海分公司成立以来,销量总体是上涨的,上个月的销售额,首次突破了千万大关,快要追平花城分公司。

        再加上翻译机和电脑学习机的上市销售,上海和北金这些大城市的销售更会直线上涨,这两座城市都有超过千万的人口,而且大多是工人阶级,对孩子的教育舍得投入,买得起这些千元机器的人更多。

        转眼十天过去,陈泓参与拍摄的广告,全部摄制完成。

        这些广告没有什么特殊的高难度动作,拍起来很顺利。

        李云海请大家吃了餐饭,感谢众人的鼎力帮助。

        饭后,李云海来到龚洁房间,陈泓也过来了。

        谈话间,李云海提到要请几个展台模特的事情。

        当时的国内,模特队伍特别少,敢穿比基尼的模特就更少。

        穿着比基尼游泳,和走上大众舞台,任由别人观赏、拍照,甚至登上报纸,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情,国内的大多数女性还接受不了这一点。

        上海纺织公司有一支模特队伍,也是国内最早的模特队。

        李云海想请龚洁回到上海后,联系一下上海纺织模特队,从里面请两三个模特,参加明年一月份的拉斯维加斯ces展。

        如果在内地实在请不到人,李云海只能到香江或者邰湾找模特。

        陈泓问道:“李总,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尺度?不用全脱吧?”

        李云海笑道:“那不可能全脱,这是一个电子展,可能会穿得比较少,最多就是比基尼这样子。米国社会风气开放,其实这样的表演,并不算特别。”

        陈泓笑道:“那有多少报酬呢?”

        李云海道:“只要有人愿意去,身材脸蛋都可以的话,每个人给一万美元的报酬,差旅费全部由我们公司出。”

        陈泓道:“那还不错哦!还能顺便去米国旅游一趟,拉斯维加斯,那可是世界有名的赌城。”

        李云海道:“是的。你有朋友介绍?”

        陈泓站了起来,在他面前展示自己高挑曼妙的好身材,笑道:“你觉得我怎么样?”

        李云海道:“你别开玩笑了,你能答应当这个模特?”

        陈泓得意的扬了扬下巴:“为什么不能?我当模特,不比那些专业的差。不就是穿比基尼吗?都什么年代了,这有什么穿不出去的?游泳的时候,不都是这么穿?那国家花样游泳队员不参加表演了?还是说你看不上我?”

        李云海道:“如果你能去,那当然好了!你身材这么好,有前有后,又有点丰美。”

        陈泓道:“你要招三个人?另外两个,我帮你找吧!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够不够?身材脸蛋,都跟我差不多的。”

        李云海道:“不会吧?你们上戏有这么多的美女?我觉得你已经是颜值的天花板了!”

        陈泓抿嘴笑道:“谢谢李总的夸奖,反正我能帮你找到就是了。等我回到上海,我帮你联系她们,确定好以后,我再联系你。”

        李云海道:“那得尽快,你们还得办理去米国的签证,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办签证的费用,全部由我们公司负责。总而言之,这次出国,只会让你们赚钱,不会让你们自掏腰包。”

        陈泓道:“行,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李云海也没想到,自以为很伤脑筋的事情,就这么轻易搞定了!

        陈泓回到上海后,很快就找到了两个朋友,然后打电话告诉李云海。

        李云海说,我相信你的眼光,有三个人够了,你们先办签证,在一月份之前,一定要办下来,费用你们找龚洁报销就行了。

        当年很多人都想出国玩,签证费用倒是不算高,也就一两千人民币,但来回一趟的机票钱,却高达几万,再加上在那边的花销,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现在四海集团包了所有的费用,她们免费去趟米国,还能拿一万美元的酬金,这是何等美事?

        关于米国展览会申请的事情,李云海交给郭婉华负责。

        国内的消费水平总体不高,这一点从富豪排行榜就不难能看出来。

        80年代,江浙地区出了很多富翁,能查到的富翁,他们的家财也就几十亿的样子,当然更多的人是在闷声发大财,有钱也不会显山露水。

        财不露白,锦衣夜行的观念,深入国人的脑海。

        李云海过得也很低调,身上连一件皮尔卡丹都没有,除了郭婉华送给他的劳斯莱斯,其他的车子价值不超过二十万一辆,当时很流行的奥迪100,只卖四、五十万,他也没有买。

        他太明白枪打出头鸟的规则,天天叫嚷着自己多么有钱,是全国首富,那无异于在找死。2000年以前的那些首富,后世还有几个留存下来?

        且说四海集团的电脑学习机面世以后,很快就登上了电子类消费产品的榜首。

        这款不到1000元的学习机,成了普通家庭也能买得起的电脑产品。

        只用几百块钱,就能让孩子体验到电脑的乐趣和功能,很多家长都愿意掏这个钱。

        四海集团现在是每年召开一届经销商大会,公司留有各地经销商的联系方式,出了新产品以后,第一时间通过电话、传真等方式,通知各地经销商,欢迎他们到各个分公司看货订购。

        再加上广告的宣传,新产品可以很快得到推广。

        学习机的销量,远远高于pc和打字机,这种产品制造简单,所有的元器件都是模块化的,焊接组装起来就是一台机器。

        李云海的工厂,不断的进行扩建,同时也在全国范围内寻找新的代工厂。

        九月份,学习机出量货达到了30万台!

        虽然每台机器只赚几百块钱,但巨大的出货量,也为四海集团带来了上亿的利润。

        学习机因为结构简单,很快就会被别人拆解仿造。

        李云海估计,到明年就会有大量的竞品出现。

        这种产品也不存在什么更新换代,因为功能就这么多,从一面世就已经定型。

        到最后大家拼的就是品质和价格。

        但李云海占尽了先机,可以通过这几个月时间,赚到几个亿!

        只要他出货足够快,可以在半年之内,让市场达到一定的饱和度,让后来跟风的人,只能喝些汤汤水水。

        进入十月份后,四海集团备战秋季广交会。

        李云海跟林芝说了,这届广交会他不能参加,交给林芝去主导。

        林芝问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李云海说要去趟香江。

        因为他即将面对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场股灾。

        他要稳住的,不仅是香江四海集团的股票,还要趁这个机会,在全球收购大量的公司股票。

        林芝生活在国内,没有接触过股票,也不知道股市的凶险。

        她听李云海说得煞有介事,也吓了一跳:“有这么严重的股灾吗?为什么会造成这么大的股灾?”

        李云海说这个事情很难说清楚,有人说是因为某个精英团体在操控全球的股市,他们要收割一波钱财,所以造成了这场股灾。也有人说,是因为英国的一场气象大风暴,它摧毁了英国1500多万棵树,淹没了木材市场,同时也摧毁了股市。

        林芝像在听天方夜谭,觉得不可思议。

        李云海说,这场股灾,很可能让全球股市损失1.79万亿美元。

        林芝重复了一遍这个数字,无法想象的巨大!

        她不解的是,这些钱去了哪里?难道这么多的钱,会凭空消失?要这么说的话,那股市的资金,岂不就是一个泡沫?

        李云海说,散户炒股票是需要附加费的,服务费包含印花税、过户费和交易抽成,印花税被税款机构拿走了,过户费也是被国家拿走,而交易抽成是被证券公司拿走了,亏的钱当然是流进了别人的口袋。

        林芝还是无法理解,究竟是谁赚走了这么多的钱?

        李云海笑着说,你不用管这些了,你就管好广交会,尽量多开几个订单。

        他这次去香江,可能要多待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林芝说,那等广交会结束,我去香江找你吧?

        李云海说可以啊,你来香江,我带你到处玩玩。

        十月中旬的一天,李云海带着庄勇和苏红等人,来到了香江。

        李云海这次到香江,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身边需要一个秘书,就带上了苏红。

        到达香江后,李云海把庄勇和苏红安排住进了浅水湾附近的酒店。

        这一天的香江股市,还是风平浪静,甚至可以说是股市的狂欢。

        李家成发布最庞大的集资计划,名下的四家企业,共集资103亿,抽取市场大量资金,被视为提振市场的表现。

        很快,恒指达到了3949.73点,冲到了有史以来最高点。

        之后,大市一直在高位徘徊。

        香江四海集团的股价,上涨到了56.8元港币。

        10月16日星期五,恒生指数下跌超过100点后下午反弹,收市3783.20,下跌45.44点。晚上,米国杜琼斯指数大幅下跌91.55,触动电脑程式沽盘,引发全球股市连锁式下跌。

        10月19日星期一,恒生指数开市下跌120点,中午收市下跌235点,全日收市共下跌420.81点!

        所有股民都知道,股市崩盘了!

        接下来引发更大的抛售潮,股价一泄千里。

        联交所咨询了财政司、金融司及证监专员后,宣布10月20日至23日股市及期市停市四天,以便清理大量未完成的交收工作。

        李云海虽然知道股市会大跌,但他并没有沽空港股。

        如果像大时代里面那样,他学丁家父子的,大量买空的话,他起码能赚到上千亿的资金!

        然而李云海并没有这么做。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那他就成了丁蟹那样的人物。

        吸港股的血,李云海没必要。

        赚这样的钱,李云海也害怕有朝一日像丁蟹一样,被人逼迫携妻带子跳楼自杀。

        香江四海集团的股价,也降到了28块港币,李云海纸面上的财富,瞬间少了一半,亏损几十亿。

        然而李云海比任何时候都要镇定自若。

        全球股民都是人心惶惶,期待下周一的开盘。